首页 > 古代 > 

重生后我踹了世子前夫

重生后我踹了世子前夫

重生后我踹了世子前夫

来源:麦子云 作者: 分类:古代 时间:2020-11-26 16:40:43

瞧你这话说的,卫七娘子虽品德不端,却贵在年轻啊。”那人笑道,却似想到什么,“怕只怕你家卫七娘子眼界儿太高,嫌人家岁数太大,不肯当人家第十七房……”王姨娘眼睛一眯:“这你放心吧,我,自有妙计。”“青枝,柴房里柴火不够了,你去后院劈点柴。”菊香嗑着瓜子,颐指气使。菊香姐姐,我一会就去。

在线阅读

众人一瞧,那可不就是一个钱袋子,做工精致,拿到集市上卖少说也得几十文,孙屠户一个大老粗,是断断不可能用这样的钱袋子的。

事情变化太快,让人始料未及。众人瞠目结舌,不敢相信。

孙屠户看着钱袋子,懵了,刚才要教训卫七时的凶神恶煞顿时消失的一干二净。

“我,我没偷你的钱袋子,我怎么会偷你的钱袋子?!”

“铁证如山,你还狡辩?”

“杨长老,你要信我,我刚就在你身边!”孙屠户急忙向杨长老求救。

“你自己做的丑事,还要谁为你证明?”阿祥并不理会,“走,随我去见官!”

人赃并获,杨长老就算不信也难。

“孙屠户,老朽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说罢,一甩衣袖,愤愤离开了。

众人也深觉无趣,纷纷离去,再也没人管刚才卫七的那档子事。

卫七转头去看不远处的马车,车帘子垂着,看不清里面的人,但一瞬间,卫七觉得自己与车中人的目光撞上了。

那人的目光带着审视,卫七心中别扭,转身进门。

县衙就在不远处,人赃并获,孙屠户很快被打了十个大板丢了出来,在众人的围观中,骂骂咧咧地回家了。

但孙屠户不是善类,受了这种气,岂能善罢甘休。

很快,十里镇再次流言四起,这次不说卫七在山上和人苟合了,而是指名道姓,说卫七勾搭上的就是那天诬陷孙屠户偷钱袋的马车里的人。

“哎哟,你们可听说,那个卫七娘子,竟勾搭上了殷三郎君。”

“哪个殷三郎君?”

“还有哪个,咱们洛城首富殷家的独子啊!”

“果然有一些手段,我看她眉眼里尽带着狐媚劲儿。”

“我看就是那*女人拜高踩低,有了殷三郎君便甩了孙屠户。”

“也是,殷三郎君岂是乡村野夫能比的,要是我……”

……

十里镇里议论纷纷,话自然传到了王姨**耳朵眼里。

王姨娘正在打叶子牌。

“哟,镇上都传遍了,你竟还能坐得住。”一个牌友戳了戳王姨**胳膊。

王姨娘充耳不闻,“小*蹄子的事,与我何关?”

“瞧你这话说的?她不是你们卫家的人儿?若这些谣言传到卫老爷耳中,你还能回得去?”那人看王姨娘神情微怔,掩口笑道,“到时卫老爷定会责怪你教导不严。”

王姨娘深觉有理,“那你说我能怎么办?”

“自是替卫七娘子找一门好亲事了。”那人凑到王姨娘耳边,“我这里倒是有一桩美事,你且听听。”

王姨娘听着,连连点头,却有些担忧,“人家好歹也是个地主,能瞧得上卫七那小*蹄子?”

“瞧你这话说的,卫七娘子虽品德不端,却贵在年轻啊。”那人笑道,却似想到什么,“怕只怕你家卫七娘子眼界儿太高,嫌人家岁数太大,不肯当人家第十七房……”

王姨娘眼睛一眯:“这你放心吧,我,自有妙计。”

“青枝,柴房里柴火不够了,你去后院劈点柴。”菊香嗑着瓜子,颐指气使。

“菊香姐姐,我一会就去。”青枝端着茶,打算侧身离开。

“死丫头,我的话你也敢不听?”菊香怒目圆睁,双手叉腰。

说罢,大力将茶夺了过来,语气不耐,“耽误了姨**午饭,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可是……”

自打进了这药庄,菊香每日必定欺负自己,因为不想自家娘子为难,青枝只好忍了下来。

“可是什么?不就是给娘子送茶吗,我去不就得了。”

青枝无奈,转身走向后院,但走到一半,就折了回来。

娘子喝茶向来是喝热的,自己得催着点菊香,谁料再看见菊香的时候,她竟然正在往茶水里面倒东西。

“菊香,你在做什么?”青枝又惊又怒,扑过来一下子抓住菊香的手。

白色的粉末掉落一地,菊香恼怒愤恨。

“你个小*蹄子,果然和主子一样**。”菊香挣脱不得,口出脏言,“快点松开我!”

“不松,我不能让你害娘子……”

“就凭你?”菊香不屑,随手拿起茶托恶狠狠地摔在青枝的脖颈上。

青枝的身体缓缓滑落。

菊香得意极了,端了茶水准备去找卫七,却冷不防与人撞了个满怀,抬眼一看,正是卫七。

“你在做什么?”卫七扫了一眼地上掉落的粉末,“你为何打晕青枝?这又是什么?”

“娘子见多识广,自是晓得这是什么。”菊香并没被发现的窘迫,反倒一派淡然,“既已被娘子发觉,那我也不再隐瞒了,姨娘为娘子定了一门好亲事。”

菊香悠闲的开口。

卫七哪有不知道的。

前世出了事之后,她名声尽毁,王姨娘听从牌友之计,欲将自己嫁给一个年逾七十的地主做妾,最后紧要关头是青枝替自己嫁了过去,后来受尽折磨,遭不住,一根绳子上了吊……

但是这辈子,卫七唇角略含冷笑,抬眼看向菊香。

菊香眼里,卫七还是那个任人拿捏的包子,她端起茶杯,凑到卫七嘴角。

“娘子,姨娘可都是为你好,你切莫不知好歹。”

“你觉得这桩婚事是个好归宿?”卫七接过茶来,幽幽开口。

菊香以为卫七想明白了,连忙点头,“自是极好的。”

“那就好。”卫七了然点头,迅速在菊香身上一点。

菊香惊叫一声,猛然发觉自己身子酸麻,竟然动弹不得了。

“你……”

卫七将茶杯轻凑到菊香唇角,猛地灌了下去:“君子不夺人所好,你既觉得极好,娘子我怎好抢了你的归宿?”

“你……唔……”菊香挣扎起来,却怎么也动不了,她欲大叫,卫七适时捂住了她的嘴。

菊香缓缓倒了下去。

卫七先把青枝救醒。

青枝迷迷糊糊,看到菊香成了这样,自然惊讶。

卫七没有跟她多说,只让她帮忙把菊香抬回她的屋子。

如果自己所料没错,地主的人就在后门。卫七冷笑,人都到了门口了,她又怎可辜负王姨**一番美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