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重生后我踹了世子前夫(卫七殷承)

重生后我踹了世子前夫(卫七殷承)

重生后我踹了世子前夫(卫七殷承)

来源:麦子云 作者: 分类:古代 时间:2020-11-26 16:44:13

卫七算是看明白了,上一辈子,自己那好姐姐通过眼泪得到了不少东西,那自己也要好好发挥一下才行,不就是掉眼泪么,谁不会。王姨娘直着舌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卫七的眼泪终于吧嗒落了下来。卫七本就生得美,此时一哭,更是梨花带雨,让人看了心疼。这一哭,在场的人都看向王姨娘,那眼神里有厌恶,不屑,反感,刺的王姨娘头皮发麻。

在线阅读

谁知卫七紧接着说道,“王姨娘身边的贴身婢女菊香已经嫁给了刘老爷做妾室,按理说,两家该是姻亲才是,刘二郎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

王姨娘一听不好,脸上的笑僵在那里。

赵捕快皱眉,“此事当真?”

“这……”

“王姨娘,今儿白天刚发生的事情,您莫不是忘了?”

“狗屁的姻亲!”不等旁人说话,刘成忍不住破口大骂,王姨娘暗道不好。

卫七一副了然的表情,“原来不是姻亲,那刘二郎这般做便也不奇怪,赵捕快,您动手吧,夜半私闯民宅,定是贼人。”

虽说讨厌刘成,可赵捕头也不会故意找他麻烦,“你说说,半夜三更到这里做什么来了?”

王姨**手绞着手帕,微微发抖,她知道,刘成这是要把自己供出来了。

“王姨娘,莫不是更深露重,冻着了?脸色怎么如此难看。”卫七关切的问道。

“你别得意。”这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卫七也不生气,只是笑了笑,这种狠话可吓不到她了。因为接下来,王姨娘才会是倒霉的那个人。

“都是王姨娘,她为了讨好我爹,便想要将卫七娘子嫁给我爹做妾室!”

刘成想起大难临头王姨娘居然只顾着自身,自己被狗咬了一身的伤,怎么想都觉得憋屈,干脆和盘托出。

“什么!”赵捕头声如洪钟。

“千真万确,王姨娘说,卫七娘子性子刚烈,绝不会同意,故而要我们夜里偷偷的来,直接将人绑走,生米煮成熟饭。”

“王姨娘,果真如此?”卫七一脸悲戚。

王姨娘看到卫七这张脸就觉得厌恶,跟她那狐狸精亲娘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如今演起戏来,也是一模一样。

“千真万确,不然我们怎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宅子。”刘成接着说道。

卫七涨红了脸辩解道,“这不可能。”

王姨娘咬着唇始终没开口,卫七捏了捏对方的衣袖,“王姨娘,麻烦您告诉大家,这事定是误会。”

“就是王姨娘出的主意!”刘成咄咄相逼。

“姨娘~”卫七轻咬着唇泫然若泣,等待着王姨**回应。

卫七算是看明白了,上一辈子,自己那好姐姐通过眼泪得到了不少东西,那自己也要好好发挥一下才行,不就是掉眼泪么,谁不会。

王姨娘直着舌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卫七的眼泪终于吧嗒落了下来。

卫七本就生得美,此时一哭,更是梨花带雨,让人看了心疼。

这一哭,在场的人都看向王姨娘,那眼神里有厌恶,不屑,反感,刺的王姨娘头皮发麻。

眼前的局势已经再清楚不过,王姨娘不辩解,刘成所言定是真的。

“王姨娘,菊香已经被您嫁了过去,为什么还要将我也嫁过去?”卫七哭泣着,在场之人无不动容。

“王姨娘,你可真是舍得,送了自己的丫鬟还不够,居然还想把自己的女儿也送过去!”

赵捕头气愤极了,平日里这王姨娘倒也是人模人样的,没想到私下里居然是这样的恶毒妇人。

见赵捕头火气旺盛,刘成赶紧添油加醋的说道,“这王姨娘早就看卫七娘子不顺眼了,想法设法的要将她赶走,这不,看上了我们刘家这颗大树,求着要将卫七娘子送给我爹。”

“刘成!你话别说得太过分了,要不是刘忠良见色起意,非要七娘子,我也不会这样,我又怎么敢得罪他。”

话都说到这份上,跟刘家算是撕破了脸,刘成想让自己背黑锅,王姨娘绝对不认。

“我也是听说七娘子被人欺负了,不想让她被别人指指点点,我也是为她好啊。”王姨娘揪着胸口的衣服,失声痛哭起来。

“王姨娘,我敬您是长辈,旁人污蔑我,您不辩解,反而要草草打发,女儿实在是寒心。”卫七继续哭道。

这场景任谁看见了不说一句卫七真可怜,故而对恶毒的王姨娘是更加生厌。

赵捕快眼里都是不耐烦,大半夜的被叫来处理这档子事,心里别提又多烦了。

“给我将刘成拖走,回衙门仔细审问。”

王姨娘好歹是这家的人。家长里短的事情,还是留给他们自己解决好了,至于刘成,一定是夜半入侵者,带回去仔细问问。

“我是无辜的,我不是贼人!”刘成想要反抗,只可惜屁股到现在还疼着,使不上力气,“哎哟,别拽我,疼死了!”

刘成嚎叫着被其余的捕快拖走,赵捕头站在原地,“我看这事还是请杨长老来定夺吧,好自为之。”

这话分明是对着王姨娘说的,做出这样的事情,实在有损十里镇的民风。

“辛苦赵捕头。”卫七轻拭眼角泪痕,送别赵捕头。

虽说是家中事,但赵捕头明显是向着卫七这个弱女子的,离开没多久杨长老便来到了庄子上。

“真是胡闹!”杨长老气得胡子吹了老高,十里镇真是许久未见这般荒唐之事。

“杨长老别生气……”

“我怎么能不生气,居然闹出这样的笑话!”

事情的经过赵捕头已经悉数告知,杨长老心中生气,不顾深夜亲自前来处理此事。

王姨娘嗫嚅着唇,此时辩解已毫无意义,那么多人在场,都是人证,而杨长老又是十里镇最有威望的人,她害怕极了。

杨长老盯着王姨娘半晌,一拍桌子,“老朽给你两条路,一,立刻搬出十里镇,我们这里民风淳朴,容不得你这样心机狡诈之人。”

“那二呢?”

王姨娘苦着脸,自己已经被发配到庄子上了,若离开这里,便无处可去,也再无可能回到主家。

“打扫祠堂一个月,不会有任何人帮忙!”

“此事大错已成,我愿诚心弥补,多谢杨长老给的机会。”言下之意,便是选择打扫祠堂一个月。

杨长老挥挥手,身边一老仆上前来,“阿忠会送你去祠堂,并有专人看守,王姨娘最好安分守己,珍惜这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