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重生后王爷每天都在火葬场

重生后王爷每天都在火葬场

重生后王爷每天都在火葬场

来源:麦子云 作者: 分类:古代 时间:2020-11-26 16:55:24

当初就是一场误会,你怪我失信你也罢,你气我也罢,何必说出这些话来堵我?比起你这装作不认识的模样和京城中传出你与四皇子的婚约,难道不是更过分么?”陈锦茗越听越是蒙圈。这到底是谁家的公子,难道是自己以前惹上的桃花?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宇文颢又开口对着陈锦茗发问道:“你当真要嫁给四皇子?”

在线阅读

陈锦茗抬起头来看正想要向面前的这个男子道谢,没想到她一抬头看到眼前人的面容,让陈锦茗万分惊艳。

这公子好生俊俏,那眉眼之间满是惊艳,也不知道家中是否有婚配。

宇文颢看到她这样子盯着自己,随之唇边是掩饰不住的笑容。

“不知道姑娘一直盯着在下看,是因为在下脸上有东西么?”

陈锦茗被宇文颢这么一说红了脸,她低着头,转移话题说道:“多谢公子帮忙,小女子不知道何以为报,不如……”

“不如姑娘以身相许吧。”宇文颢俯下身子,低声在陈锦茗耳边说到。

陈锦茗听完一惊,抬头就撞上了宇文颢那带着浓浓笑意的眼神之中。

这下陈锦茗耳根子更加红了。

“公子您可就别拿我开玩笑了,不如我请公子喝茶,就当作是谢意了。”

陈锦茗说完后,正要扭头出门,宇文颢便一把拉住她,陈锦茗一个不注意,倒回了宇文颢的怀中。

“你!”陈锦茗面容有些恼怒,转身一把将宇文颢推开。

“公子,我看着您长得俊俏,穿着得体,原以为是温文尔雅的世家公子,却不知男女授受不亲,和外边那些登徒子有什么区别!”

陈锦茗面庞带着些许愠怒,还不忘拉开与他的距离。

果然还是人不可貌相!

要不是看在这个公子刚刚帮了自己,就凭刚刚他那句话,早就不客气了。

宇文颢看到陈锦茗那眼神之中的情绪,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他抵着门,低头看着陈锦茗,“你可是还因为之前的事情欧气?”

“什么?”陈锦茗一脸疑惑,“不知道公子说的是什么事情,之前我未曾见过公子,莫不是公子认错人了?”

陈锦茗一说完,宇文颢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些,眼神中伤神之意越发深重。

“你说什么?什么叫做未曾见过?认错人?”他双手握住陈锦茗的肩膀,声线带着些许的颤抖。

陈锦茗看到他眼神之中带着的情绪不由得心中颤了颤,想要说些什么却被他身上散发的寒气给压住了。

“当初就是一场误会,你怪我失信你也罢,你气我也罢,何必说出这些话来堵我?比起你这装作不认识的模样和京城中传出你与四皇子的婚约,难道不是更过分么?”

陈锦茗越听越是蒙圈。

这到底是谁家的公子,难道是自己以前惹上的桃花?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宇文颢又开口对着陈锦茗发问道:“你当真要嫁给四皇子?”

陈锦茗不去看宇文颢的眼神,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一字一句竟莫名的让自己揪心。

“你和四皇子的事情只是传言,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想去陈府却害怕贸然前往会吓到你,但今看到你这番模样,街上的传言倒全部都是真的了?”

他说完,陈锦茗只觉得头大。

他看陈锦茗不做声,叹了口气:“你可知道四皇子想要娶你是什么目的?好,我便当作你被他外表迷惑不知其中深意,为何将军多次与你说起你不听劝,非得等要无法挽回的境地才知道对错么?”

不知怎么的,宇文颢这番话越说越是严厉,陈锦茗听得一阵不舒服,心中一阵堵得慌,眼眶一下子就红了起来。

宇文颢看到陈锦茗这样子,倒是有些慌乱起来,还没等到和陈锦茗说些什么,陈锦茗突然开口说道:“既然公子说要我以身相许,若是公子做得到,那我便嫁你。”

管他是什么世家子弟还是几百年前的桃花债,正愁着怎么样才能不嫁给四皇子,但凡此人有本事能让自己躲过这圣上的赐婚,倒也不是坏事。

陈锦茗说完,便转身跑向外面去,留着宇文颢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旁边的护卫影择看着,不禁摇着头。

前一秒刚刚夸赞王爷终于正眼看姑娘了,没想到后脚就把人家姑娘给气走了,哎!

陈锦茗离开茶馆后生怕柳氏觉得不对劲,赶紧回了陈府里面去,抢先柳氏一步回到自己的屋子。

陈锦茗这才坐下歇息不到一会儿,柳氏后脚便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柳氏看着陈锦茗,还没等到开口说出些什么来,陈锦茗便笑着对柳氏开口说到:“姨娘您怎么来了?难道是妹妹没回去告诉姨娘吗?妹妹也真是,还得姨娘跑了一趟。”

陈锦茗说完后,还不忘上前去帮着柳氏擦去额角上的汗珠。

“为何姨娘额角上都是汗水?”

柳氏听完陈锦茗说的,那笑容瞬间僵在脸上。

“这……”

陈锦茗看到柳氏那有些心虚的模样,眼神之中划过的尽是笑意。

“想来也是姨娘着急来看茗儿,毕竟姨娘置办府里面的活儿实在是太忙了,这还要让姨娘抽空过来看茗儿,茗儿心中实在是过意不去啊。”

陈锦茗说着,面容上出现了自责的神色。

柳氏看到陈锦茗这样子,不由得心道:“刚刚在茶馆里那个人应该不会是她,依照她的性子,若是她知道了,见到自己怎么可能还会和自己这么好声好气的说话?”

柳氏心想到这里,还不忘看了看陈锦茗的样子。

和以往一样也没什么变化,还是自己多虑了。

柳氏笑了笑,突然握住陈锦茗的手,笑着开口说道:“下次可别贪玩再去玩水了,都是要做皇子妃的人了,理应稳重。”

陈锦茗听到这里,笑容有些僵住了,但还是故作娇羞模样。

“姨娘您说什么呢。”

柳氏确认陈锦茗没有出去过后,随便客套几句也就走了下去。

看着柳氏走后的陈锦茗坐立难安,还在考虑今晚宴席上面的赐婚要怎么拒绝。

寻思了好些时候的陈锦茗也没想到什么,她揉了揉太阳穴,只觉得一阵头疼。

眼看着时间快到了,也只好换上一身干净的衣裳,随着陈烨进宫参加宴席。

随着宴席慢慢推进,陈锦茗真的想看看这个所谓的十六王爷,也就是后来的摄政王究竟长什么样,说不定以前见过只是因为时间太久了给忘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