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陈锦茗宇文颢小说

陈锦茗宇文颢小说

陈锦茗宇文颢小说

来源:麦子云 作者: 分类:古代 时间:2020-11-26 16:57:15

宇文颢淡淡一笑,对着陈烨道:“原先的婚约也可能是随口说说罢了,可早在之前,本王心中的人一直是茗儿,将军大可放心,本王对茗儿的心天地可鉴。”随之又转过身,对着广帝恭敬道:“本王愿以珠宝美玉和三座城池为聘,十里红妆迎娶茗儿,望皇上赐婚。”三座城池!??陈锦茗瞬间傻了。哪里有人拿城池做聘礼的!?她心想着,悄悄的看了一眼他那认真的模样。

在线阅读

陈锦茗想到这里,手下意识的抖了一下,她看着宇文颢那模样只觉得一度不真实。

就连广帝都没见到过自己的弟弟对谁这样,当年皇后和太后挑选的侍寝婢女和小妾迎进府,他看都不看一眼,这么些年也未曾听说过他喜欢什么样子的女子,原是早已心有所属。

“皇叔!我与您无冤无仇,为何要抢我心爱之人,这未免也太说不过去吧!”说完这句,又赶紧转身,对着陈烨开口道:“陈老将军,我知道您不看好我,还退了我的聘书,可我对茗儿是真心的。”

陈锦茗听到这里,冷笑一番,心中越发觉得恶心。

要不是看着这么多人在场,陈锦茗巴不得上前去把这个虚伪的男人打一顿。

陈烨听到宇文轩说的,像是抓住了什么东西一样,眼神中突然出现欣喜的神色,开口说道:“既然四皇子已经说老夫退过聘书,这其中的原因是时候说出来了。”

陈烨顿了顿,又继续开口:“摄政王早在五年前就和老夫就订过茗儿的婚事,只不过当初没有告知茗儿,谁知茗儿竟喜欢上了你,老夫本想等着摄政王归回时和摄政王说说情,但现如今……”

他说着,又看向宇文颢那边去。

宇文颢知道陈烨的意思,接下话开口说道:“现如今本王的态度很坚决,既然本王已经按照约定回来了,就一定要娶。”

听着他这么一说,不仅是在场的人,就连陈锦茗都想不清楚,不由得开口发问:“什么约定?”

“本王会在你十八岁之时将**打下来,带着战神的名号向你提亲。”

陈锦茗嘴角略微抽搐。

不管怎么说听起来都像是假的,就像欣儿说的一样,这个摄政王一直都在军营里,五年前自己还是个野丫头,怎么会碰个面呢?

广帝看到这里,有些为难。

这么些年倒也没有听说过十六弟和这位陈家小姐有什么传言,但这件事情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就凭刚刚轩儿在殿前的事情和那个婢女一捣乱,这件事情难免不会被传出去,这前后,败坏的可不仅仅是陈家小姐的名声了。

广帝想到这里,长呼出一口气,拍了拍宇文轩的肩膀。

“轩儿,既然陈将军在之前就和十六弟定下了婚约,不如就……”

宇文轩连忙打断,“可是父皇,感情之事哪里分什么前后!”

“既然轩儿这么说,本王倒也觉得不太合理,要不这样吧,本王收回了……”

“不能收回!”陈锦茗连忙开口,下意识的揪住宇文颢的衣袖。

好不容易想破脑袋怎么躲过这个赐婚,这到手的机遇可不能说算就算了。

陈锦茗发现自己太过于激动,赶紧解释道:“既然**和王爷早在之前就定下了婚事,要是退了岂不是让**失信与王爷了,**不告诉茗儿是考虑了茗儿,可是茗儿若驳回,实在是过意不去,对于四皇子茗儿很抱歉,也许是上次见面送给四皇子花灯让四皇子误会了,茗儿只想表达对四皇子的崇拜之意。”

“茗儿,你上次不是这么说的!你说……”

“住口!”连忙赶到这个地方的贵妃开口喝住。

就连皇上都已经这么明显的暗示轩儿了,怎么他就……

贵妃心想着,回头对着陈锦茗笑着开口:“陈小姐,轩儿的话唐突了。”

说完,贵妃还不忘瞪了宇文轩一眼,连忙把宇文轩拉往自己的身后。

而一旁的宇文颢看到陈锦茗紧张的这般模样,忍不住笑了。

“丫头,本王想说的是,本王收回了**掠夺的失地,皇兄许诺了一个赏赐,本王想请求皇兄赐婚。”

听完他这么一说的陈锦茗巴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宇文颢淡淡一笑,对着陈烨道:“原先的婚约也可能是随口说说罢了,可早在之前,本王心中的人一直是茗儿,将军大可放心,本王对茗儿的心天地可鉴。”

随之又转过身,对着广帝恭敬道:“本王愿以珠宝美玉和三座城池为聘,十里红妆迎娶茗儿,望皇上赐婚。”

三座城池!??

陈锦茗瞬间傻了。

哪里有人拿城池做聘礼的!?

她心想着,悄悄的看了一眼他那认真的模样。

难道自己和他有过什么不可告人的往事?

“准了。”广帝说完,挥了挥手,“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这件事情还请陈老将军放心,朕会派人处理好的。”

等到广帝走后,宇文轩上前,“茗儿,你……”却不料被贵妃一把拽住。

“轩儿!陈小姐是准摄政王妃,这声名讳可是你能随意叫的?真是失了规矩!”

说完,贵妃赶紧将人拽了下去。

“走吧。”宇文颢淡淡的开口道。

陈锦茗就这样被他拉了出去,也不知怎么的跟着他上了马车。

“我想问问你,五年前我们见过吗?”

陈锦茗这一开口,宇文颢脸色瞬间有些难看,转过头不做声。

茶馆遇见她就是这副模样看着自己,原以为这个丫头还是因为原来的事情故意气自己的,可现在看来这模样这不像是假的。

所以自己不在的这五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陈锦茗看到他不做声,尴尬一笑。

“摄政王这么优秀,我怎么可能会见过呢?刚刚的事情,还得多谢摄政王了。”

陈锦茗说完,宇文颢转头看着她,挑眉发问:“看你这般模样,是不想嫁给祁轩了?那你们之间相传的酸诗词呢?一月前怎么还手牵手相约看花灯呢?”

“那都是…谣传。”她有些没底气的说出这话来。

宇文颢没有做答。

马车停下,陈锦茗前脚下了马车,正准备和宇文颢道谢,宇文颢后脚就跟着她下来了。

“本王去趟将军的书房,有要事商讨,你先回去歇息吧。”

陈锦茗应了一声,张嘴想要发问什么,但还是没有问出口。

书房里,陈烨看到宇文颢进来,面容上倒是一脸平静,像是已经知道了他要来一样。

“请摄政王先坐下吧,老夫知道你要问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