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何锦绣殷启言小说

何锦绣殷启言小说

何锦绣殷启言小说

来源:麦子云 作者: 分类:古代 时间:2020-11-27 10:27:09

殷启言挑了挑眉,冷声道:“何姑娘与我此生,再无半点瓜葛。但公道自在人心,有些事,还是不要太过的好。 "前世她便是如此不通情理,未曾想今世竟然更盛。便是为了他,原身才会早亡!何锦绣愤愤,忍不住呛声道:“做人问心无愧就好,我一没杀人放火,二无作奸犯科,做了何事太过?”“最好如此!”殷启言冷笑,招呼人把东西放下,看着何锦绣嘲讽道

在线阅读

何大志一看媳妇的眼泪,慌的手忙脚乱起来,只会一个劲的说别哭了。

就在这时,房门响了两下。

“嫂子,是我。”

小妹怎么来了!

夫妻俩对视一眼,何大志赶忙藏起窝窝,然后才打开了房门。

何锦绣端着饭碗进来了,四个小窝窝码在头上,底下还配了辣炒的小菜,看着就有胃口。

“不吃饭哪行,快凑合着吃点吧。”

说着,她把碗递了过去。

何大志颤抖着手接过碗,夫妻俩眼中都溢着满满的感动。

小妹(小姑子)长大了,居然还会心疼人!

第二天,何老太亲自做饭,郑翠容则是一大早就被指派下地了。

娘俩个挎着菜篮来到外头地里摘菜,何老太一边摘,一边咬牙切齿道:“居然敢偷偷煮鸡蛋!不好好收拾她一顿,老何家就能翻了天!锦绣你别气,她怎么把鸡蛋吃下去的,娘就有法子让她怎么吐出来!”

何锦绣:脑壳疼!

还没等她把现任**想法扳回来,隔壁的桂花婶子叫唤了一声,何老太嘱咐老闺女两句,提着菜便忙不迭的过去了。

何锦绣摇摇头,何老太在不断刷新她的世界观,再不想法子把她的思想扭过来,她迟早得郁闷死。

叹口气,她扭身就要回家,身后却传来一道男声。

“都说最毒妇人心,今日一看,果然如此!”

何锦绣下意识转头,正好看见殷启言领着三个人提着东西正冷冷瞧着自己。

星眸里浓浓的嘲讽厌弃,毫不掩饰。

她皱眉,到底为什么,男人对自己的敌意会那么大?

“你我已决定退亲,贸然的评论别人,是最不好的,你说是不是?”

殷启言挑了挑眉,冷声道:“何姑娘与我此生,再无半点瓜葛。但公道自在人心,有些事,还是不要太过的好。"

前世她便是如此不通情理,未曾想今世竟然更盛。

便是为了他,原身才会早亡!

何锦绣愤愤,忍不住呛声道:“做人问心无愧就好,我一没**放火,二无作奸犯科,做了何事太过?”

“最好如此!”

殷启言冷笑,招呼人把东西放下,看着何锦绣嘲讽道:“东西在这儿了,何家的高门,我们就不进了!从此以后,你我各不相干!”

说罢,便领着人转身离开。

何锦绣看着放满了一地的东西,只觉得脑壳更疼了。

原身的所有麻烦事,好像都堆在她身上了。

叹息一声,她叫来了何老太,一边搬东西,一边半威胁半哄骗道:“娘,殷启言并着一起来的几个伙子都知道了您要收拾嫂子,就算是为了老何家的名声我的名声,您可千万得三思啊!”

何老太眉毛皱的能夹死苍蝇,只愤愤骂了几句小*蹄子敢坏我闺女的名声,便再不多说。

何锦绣估摸着现任娘贼心不死,可对方不搭腔,她也不好说话,只能在心里憋着劲,琢磨怎么劝解。

越想越心累,何老太这沉甸甸的母爱啊,她有预感,想修补一家人的关系,大概何老太就是最大的阻碍了…

说到底,都是因为穷啊!

要是生活条件好转了…

等等!

她有丰富的医理知识还有临床经验啊,为什么就不能当个大夫养家呢?

思及此,她强挤出一丝笑,哄了老娘两句,便小心翼翼试探起来,“娘,咱这有几位大夫啊?”

“统共也就村东头老刘家,锦绣,闲着没事问这干啥?”何老太疑惑道。只要闺女不受欺负,她的怒气也就少了大半了。

何锦绣皱眉,要是自己当个赤脚大夫,三瓜两枣的,也算是为家里添份进项。

打定主意,她一本正经道:“娘,我想当个当大夫。”

“啥?你开啥玩笑呢!”何老太惊的坐起身,眼睛瞪的像牛眼一样大。

闺女是误打误撞救了人,可要是碰上别的病症,能有把握吗?万一看坏了人,那可不是好玩的…

何锦绣眉头皱的越发深,沉吟片刻,她叹了口气,一字一句:“娘,我实话跟你说吧,白胡子**说了,学到的东西,就要好好的服务别人,我觉得他是想让我治病救人。”

何老太眼睛瞪的越发大,这附近也没有女子当大夫的啊,可闺女说是神仙的安排…

挣扎许久,她才咬牙道:“你可以先试试,但是重病急病可不许治!”

先哄着老闺女吧,说不定她干了两天,又跟往常似的要闹着回家呢。

何锦绣喜的眉开眼笑,何老太做人不公正,但是对闺女,真真的没话说。

第二天,她捣鼓起来。家里搞定了何老太,就是抱了条粗大腿。

老何家人知道她的打算,在何老太的威压下,纵然有疑惑有意见,也没人敢多阻扰。

何锦绣打算上山看看,大山都是宝,一定有不少药材,医生要是没有药,那也是无济无事。

吃了早饭,她背着背篓准备上山。

可刚刚来到村口,便有妇人冲着她指点开了。

“听说殷家小子亲自去老何家退了婚,这才多久啊,她居然就出门了!脸皮可真厚!”

“是啊,听说殷家小子为了退婚,可是出了三倍定礼呐!殷家小子可是十里八村有名的秀才郎啊,这何家闺女,真是没福气!”

“得了吧,就何锦绣那懒样,还奢望嫁秀才郎呢?做梦去吧!”

何锦绣原本不想理,可两人的说笑声越来越大,平白的,她胸腔里也生出丝恼意。

她回身看着两名妇人,挺直了胸膛一字一句道:“我双亲尚在,又没有犯过法,两位婶子的意思,是要我去死?”

两位妇人想到何锦绣那个疼闺女跟疼眼珠子一样的娘,不由的颤了颤,他们也就是图嘴快,说着好玩…

何锦绣在心里哼了一声,背着背篓继续上山。

一路往上,走到半山腰之际,她眼尖的看到一株太白贝母,连忙跑过去小心的挖了出来。

这可是好东西,可用于治疗肺热燥咳、肺虚久咳、痰少咽燥,痰中带血等等疾病,也算是实用的药材了。

就是不知道在古代,值不值钱了。

出师大捷,何锦绣越发兴奋的往上走。

大山都是宝,除了太白贝母,她还挖到一株看起来十来年份的人参。

人参补气,是难得的滋养佳品。

再往上走,怕就是密林深处,恐有野兽了。

何锦绣不甘的看了一眼,还是决定折返下山。似乎是老天都在眷顾,下山路上,她居然看到一大窝的蘑菇。

把药材都放在背篓底,她捡着没毒的采了盖在头上,谁也看不出底下有什么。

兴冲冲往家赶,到半山腰时,又见一株小人参藏匿在林间!

当真是老天助她!

何锦绣忙不迭的朝着小人参奔去,却是一个脚下打滑,栽进了猎人捕猎用的陷阱里。

陷阱不大,也就两米来深,估计就是想猎些兔子野鸡啥的,但就是这点距离,何锦绣也出不来。

周围都是土,一抓就直往下掉。

眼下只能等着有人路过…

叹口气,她放下背篓,大声喊起救命来。

可喊了十几分钟,连一点回应都没有。

何锦绣绝望了,就在这时,耳畔传来一阵脚步声。

她雀跃起来,连忙大声喊道:“有人过路吗?我掉到陷阱里了,能不能帮帮忙?”

“何锦绣?”

殷启言疑惑着上前,何家人疼她跟疼眼珠似的,她居然也会上山?

声音有些熟悉,何锦绣没多想,连忙应道:“是我,烦你帮帮忙吧!”

殷启言站立在陷阱口,皱起了眉头,不管前世今生,他都不想再跟她有牵扯,可这个时节,要不是像自己这般要给母亲采药,一般很少有人上山…

何家人那么疼她,吃饭时间不见人,必定会来找吧。

男人冷漠的看了眼四周,默默转身离开。

何锦绣:…

她已经看到殷启言站在洞口,就算是普通人,也该伸把手吧?

怎么婚姻不成,反而被如此怨恨了呢?

她想哭。

把背篓放在一旁,她眼巴巴看着洞口,只期望有人能过路看见。

就在她脖子僵硬到不行之际,殷启言又来了,这次还带着捆绳索。

男人慢慢的把绳索放了下去,冷冷道:“系腰上,我拉你上来。”

何锦绣一愣,反应过来连忙照做。

一番艰难,她重回地面。

解下绳索递给男人,她感激道:“谢谢,要不是你,我还得在里面待一阵子。”

殷启言皱眉,疑惑的目光探向对方。

前世过了一辈子,他深知她脾性。像今日这种情况,不救定会惹她怨恨,救了也不会得句感激才是。

看她如今的感激作态,却是完全不作假的。

想不通,便不再去想。

男人收回目光,淡淡道:“福兮祸兮,还未可知。”

说罢,便冷着脸大步离开了。

何锦绣一脸懵逼,福兮祸兮,这是字面意思?

没等她多想,耳畔却传来何老太焦急的喊声。

“锦绣!你在哪儿呢?”

何锦绣连忙应答。

不一会儿,何老太率着郑翠容气喘吁吁跑了过来。

“闺女,咋那么久呢?没遇到啥事吧?”

郑翠容却是指着背篓里露出来的人参,结结巴巴道:“锦绣,这、是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