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天降萌宝爹地那是妈咪

天降萌宝爹地那是妈咪

天降萌宝爹地那是妈咪

来源:麦子云 作者: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1-27 10:46:49

结婚五年,换来的是未婚夫和妹妹的双重背叛。 婆婆恶语相向,后妈心思恶毒。 就是唯一的父亲,也想把她送上老男人的床。 一纸协议,C市最矜贵优雅的人向她伸出手。 只是,怎么和传闻里面的不一样。 苏青柠捂着自己的腰,腿有些颤抖。 说好的不近女色,冰冷淡漠呢。 假的,全特么是假的。 退货,她要求退货。 俊美强势的男人紧紧搂着怀里的女人,笑的一脸的温柔

在线阅读

苏暖暖露出一抹笑意,甜甜的酒窝若隐若现的,“是管家…伯伯,爸爸呢?”

四处看了一下,看到那辆限量的银色迈巴赫的时候眼前一亮,指着车子说着:“妈妈,是爸爸,爸爸来接我了,我们回家。”

透明的车窗摇下,露出一张线条分明的俊脸,剑眉星目,鼻梁高挺,性感的薄唇紧紧抿着,浑身的气质森冷凌冽,那双眸色好像万年不化的寒潭一般冰冷刺骨,那刻意压制再漆黑眸色里的暗沉,仿佛哪浩瀚的黑洞一般想要将人吞噬瓦解。

看到这张脸,苏青柠瞳孔剧烈的收缩,身子颤抖了一下,脑海中有什么东西一闪而逝,无法捕捉,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心脏的位置,针扎一样的疼痛袭来,血色褪去,脸色徒然苍白了起来。

“妈妈,我们去找爸爸好不好!”

稚嫩的嗓音唤回苏青柠的思绪,僵硬在脸上的笑意有些勉强。

抱着人走过去,迎着男人的视线,有些如芒在背的感觉,缓解一下语气客气的说着:“先生,这是你的孩子?下一次可要看好了,这里是幼儿园外面,要是遇到了人贩子怎么办,这样不安全。”

远看已经是极品了,逆着光线,近看那张脸俊美的越发不真实。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个人盯着自己的眼神,带着些许掠夺侵蚀,好像哪潜伏在暗处的猛兽,一个不小心,就将自己吞没。

“名字!”

“啊?”听到这里,苏青柠有些懵,感觉有些跟不上这个人的节奏。

傅锦臣看着那无数次午夜梦回之际让自己魂牵梦绕的身影,眼里的情绪暗潮涌动,只是最终都归为平静。

不可能的,那个人已经死了不是吗?

这一定又是陷阱,那些人以为送一个一模一样的过来,制造这一场刻意的偶遇,自己就会心软么?

只会让自己更想要摧毁。

想起那些人的目的再看看眼前这张脸,态度顿时越发的冷漠厌恶,说出口的话也越发冰冷凉薄,“我说,你什么目的,这一次要多少钱?”

这下,苏青柠大概是知道,这个人把自己当做什么人了,脸色也冷了下来,讽刺道:“做父亲就要有一个做父亲的样子,工作在忙你也要好好的照顾孩子,你知道你的孩子刚刚发生了什么嘛?不要以为谁都会抱着目的接近你!自恋是病,得治。”

长得好了不起,长得好就可以这样侮辱人?抱歉,她苏青柠受不来这个委屈。

傅锦臣深邃的眸色凝聚着风暴,周围的温度不断的降低,眼神几乎化为冰刃,想要将人凌迟。

没有,从来没有人敢对他这样说话,更何况还是一个女人。

嘴角扯出一抹冷笑,让苏青柠有些不寒而栗。

但是光天化日的,她就不相信这个人能把自己怎么样!

亏她看他长的还不错,白瞎了那张脸,就是一个自恋狂,还没有小包子可爱。

心里憋着一口气,但是想着自己的处境,现在不合适惹是生非。

深吸一口气,转过头把怀里的小包子交给管家,伸出手抚摸了一下她乌黑秀丽的长发,轻声说着:“好了,阿姨走了,你乖乖的听话知道吗。”

说完之后迫不及待就跑了,好像后面有什么洪水猛兽追着她一样的。

看着离去的背影,傅锦臣漆黑深邃的眼眸危险的眯起,指尖微颤,声音低沉冷漠,带着不容置疑:“查,她是谁?”

“是,总裁。”

一边的助理恭敬的说着,看了一眼那个女人的背影,眼里有着好奇。

刚刚没注意看,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人让傅锦臣情绪起伏的这样大。

要知道,因为当年那件事,这个人失去了爱人以后脾气就更加的喜怒无常。

就是这些跟在他身边的人都是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生怕惹怒了这一位活**,这一位小姐倒是敢说话。

管家怀里的苏暖暖挣扎着,漆黑明亮的眼眸有些紧急,看起来可怜巴巴的:“妈妈,爸爸,你去追妈妈,我想要妈妈。”

看着自己乖巧可爱的女儿,傅锦臣冰冷的眸色柔和了下来,伸出手把人抱在怀里,“暖暖乖,那不是妈妈,妈妈…”

说到这里,性感的喉结滚动了两下,声音干涩,话语戛然而止。

暖暖有些委屈,眨巴着大眼睛盯着傅锦臣,“那是妈妈,我喜欢妈妈,爸爸,你把妈妈找回来。”

苏暖暖从小就被傅锦臣娇养着,对于自己的女儿一直都是有求必应的,因为这是心爱的女人带给自己的宝贝。

想到家族里面那些老古董美名其曰诞下继承人而强行塞给自己的女人,傅锦臣冷笑,眸色阴冷嗜血。

从来没有人,能够近过他的身,那些喜欢妄想的,现在估计都在藏獒肚子里。

而他的暖暖,对于那些人更是排斥厌恶,所以,这个女人怎么就突然出现了。

他的女儿,有轻微的社交障碍,这还是第一次,暖暖主动想要一个人,

思及此,漆黑深邃的眸色更加深沉,闪过一抹嗜血。

不管是谁,他不介意玩下去的。

“爸爸,我想要妈妈。”看着爸爸不理自己,苏暖暖嘟着嘴有些生气。

傅锦臣低着头,寒意散去,眼眸里荡漾着淡淡的宠溺:“好,暖暖要是喜欢,爸爸就给你弄来。”

语毕,朝着一边使了一个眼神,助理点点头。

苏暖暖笑意灿烂,搂着傅锦臣亲了一口,“爸爸真好,我们马上就要和妈妈在一起了,这样的话,以后爸爸就不会伤心了。”

明亮漆黑的眼里闪烁着星辰一般璀璨的笑意,让傅锦臣冷硬的心脏瞬间软成一团,“暖暖真乖。”

心里也下了决定,不管那个女人有什么目的,只要暖暖喜欢,那么她就有存在的价值。

日落时分,苏青柠才拖着行李箱回到了别墅,看着熟悉的地方,苏青柠有些迟疑。

想起自己的父亲对于自己的警告,现在自己主动离婚,越加集团一定会撤资,苏氏集团资金链短缺。

那个人,不会放过自己的。

自己的母亲死了,自己最后的退路也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