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穿成偏执九爷心尖宠

穿成偏执九爷心尖宠

穿成偏执九爷心尖宠

来源:麦子云 作者: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1-27 11:34:15

唐苏若莫名穿成狗血总裁文里怀了黑马大佬孩子的炮灰女配! 想想即将要面临挑断手筋、被迫流产的结局,她慌了。 不行,小命要紧,她要远离那个有毒的男人。 谁知道却一次次被他抓了回来,“若若,你是我的。” “不,你不是喜欢女主吗?” 吃醋?我明明只喜欢你。” 说好的不近女色,狷狂高冷的人设呢? 现在把我压在墙上的人是谁? “若若,不要再逃离我身边了

在线阅读

晚上,水木菁华园。

独立的复式别墅,欧式的华丽富贵不失典雅。

进入大厅,螺旋上升的金色扶手、硕大华丽的水晶灯相交辉映、金色浮雕的墙壁和光可鉴人的地砖无一不彰显着主人家的富裕奢华。

楼梯口处,****人穿着一身月白色绣花手工真丝旗袍,虽然已经上了年纪,但是她保养得极好看上去依然是风韵雅致。

“小野种,真是长本事了是不是!竟然敢勾引你未来姐夫!。”那双眼睛里带着浓浓的恨意和不屑,红唇勾起一个阴冷的笑容。

“你不如问问你的宝贝女儿,她昨天到底做了什么。”在她的正下方,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少女低声回答,苍白的小脸上挂着倔强而清冷的淡淡笑意。

像是悬崖便绽放的伶仃小花一样,稍有不慎就会被风雨倾倒。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这朵小花竟然昳丽的在暴风雨中生存了下来,一如少女挺直的脊梁一样,无所畏惧。

她这不卑不亢的态度让妇人心里稍稍有些惊讶,从前,不管自己怎么骂,唐苏若从来不敢顶嘴的。

怎么?

难道是以为自己攀附上了秦家,翅膀就硬了!

“还敢顶嘴,你就和你那个妈一样,犯*。”恶毒的话尹刚刚落下,妇人几步路冲下了楼梯,扬起了手。

一记耳光狠狠的打在了唐苏若的粉颊上,她长长的指甲故意划拉而过,五道抓痕了浮现。

顿时,那张精致绝美的脸红肿起来,血珠隐隐,任谁都会对这柔弱的美人心生怜惜。

“我母亲不是**,她不是!”少女忍着痛意,抬起头,那双明亮的眸子定定的看着女子坚定而倔强十足的道。

“又在闹什么?”一道极为低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唐苏若抬眼看去,只见楼梯口,一位中年男人约莫着四十七八岁,穿着一身昂贵的灰色阿曼尼手工高定西装走了过来。

男人面上一冷冷一哼,极为不满的看着少女怒斥道:“报纸都刊登了,我怎么就养了你这样一个不知羞耻的女儿。”

这个男人便是原主的渣男父亲唐思明,唐氏集团的总裁。

年轻时候哄骗了唐苏若的母亲在外面过了一段潇洒日子,后来被张琴发现后立刻便丢下了二十万块钱拍拍屁股走人了。

直到母亲过世,唐家老爷子从幼儿园里将原主带回来时,他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流落在外的孩子。

原主见到他的次数,一根手指都数的过来。

是以,感情也没有多深厚。

看着少女疼痛而扭曲的面容,一旁的唐梦却是故意装作一副很委屈的样子,擦了擦眼泪哽咽道:“既然若若喜欢,她又是我唯一的妹妹,我…我让给她就是了。”

“你啊就是太善良了。她不过一个私生女,要不是我大度让她借住在这,早饿死街头了!”张琴话声落下,唐父心虚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当年他也不过一个刚从部队里退伍下来的军人,能有今天的成就,还是因为娶了一个有钱的张家千金。

所以,看着妻子这样辱骂那个孩子,他虽然觉得有些过分却是不敢说话。

而且,他从内心里也是比较相信唐梦。

倒是唐苏若,每次听到她的名字,总是和各种麻烦事情绑在一起。

“快给你姐姐道歉!”

唐苏若此刻真为原配女主感到寒心,这个所谓的父亲十几年来不闻不问就罢了,现在还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叫自己道歉。

“我没有勾引九爷,都是唐梦故意陷害我的。”少女冷声道。

“你敢说你没有喜欢过他?你房间里的书信,课本里的照片……被我发现以后,你还哭着求我带你去酒店见他。我哪里知道你会那么阴险的给人家下药,唐苏若,你好手段啊!”

唐梦连声的质问气势汹汹,一边指责一边用不屑的目光看着她道。

果然是以后要当演员的人,当真是戏精本精。

“到底是我好手段还是你好演技?分明是你和我说,你和他只是因为从**有婚约。也是你在我数次想放弃的时候鼓励我追他,那些情书也是你帮着我送出去的!”唐苏若静静的站在那,冷嘲道。

“我难道是傻子吗?迫不及待的给自己戴绿帽?唐苏若,你得了便宜现在还倒打一耙,你别忘记在学校我是怎么照顾你的!”

照顾?

你所谓的照顾就是让我被同学孤立、让我在全校同学面前被水泼……

“谁知道唐大小姐你是不是心里有什么疾病,就喜欢这种变态的做法。”

唐苏若的话音刚落,一旁的渣父眉心跳动,立刻大声的呵斥了她,“事到如今你还不悔改,快给你姐姐道歉!”

“啪。”

这一巴掌,是唐父打的。

而少女原本就瘦弱的身体现在像是断线的风筝一般,冷不丁的便从楼梯上滚落下去。

这一幕,让一旁的佣人们看了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啪嗒”

鲜血从少女白皙的额头滴落到地板上,顿时绽放出一朵朵妖冶的花。

她抬起了头,缓缓了笑了。

这笑容像是开满在地狱两边彼岸花一样,魅惑而凄凉。

少女明若秋水的眸子中带着丝丝水雾,像是湖面上罩着一层轻纱似的。

她明明是那么的孱弱,却是不卑不亢的站在那,让人无法忽视她的风骨傲然。

唐梦的眼底不由闪现出一丝嫉妒之色。

素面朝天、穿着寒酸的唐苏若,凭什么拥有那么美丽的一张脸?

“呵呵。”一阵嘲讽而清丽的笑声响起,在这宽阔的大厅里不断回荡在众人耳边,极为刺耳。

“悔改?我的好父亲您不问青红皂白,就打了我一巴掌,只不过是因为我不是你喜欢的女儿,只是你年少风流的产物罢了!”

十二年来,这是唐梦第一次看到唐苏若发火的模样。

之前的她,任由自己怎么欺负,都是低着头不敢出声。

今天,竟然敢公然呛声。

她……她真的还是那个畏畏缩缩的小野种唐苏若吗?

唐梦心里疑惑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