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叶方方周明宇小说

叶方方周明宇小说

叶方方周明宇小说

来源:麦子云 作者: 分类:古代 时间:2020-11-27 16:22:10

叶方方已经累得不想动了,她侧头看到拿着纸币的周瑞宇,她有点想骂人,但还是忍着画出了草药的样子。时代不同,她口中的药物跟这里的有出入怎么办,还是画最明显直观。周老二要治,她能拿实验室中的药物,但周老二不能凭空就好了,表面样子还是需要做一下的。她画完,不习惯用毛笔,又花了不少时间,加上口头讲述,已经很清楚了。

在线阅读

“什,什么……”韩氏舌头跟打结一样,眼中满是不敢相信,但双手已经放开了,不敢阻拦叶方方。

当下,丈夫情况的确糟糕,死马当活马医吧!

叶方方忽略婆母宋氏投来的探究目光,病人要紧,她小跑着走入屋中。

韩氏则是跪在了地上,双手合十,磕头求着满天神佛,救救她家当家的吧。

叶方方步入屋中,无一例外,周家人都看着她,她淡定极了,身上散发出一种令人折服的魅力。

“明宇,家中有酒吗?”

“有。”

“去拿些来。”

周明宇快速跑了出去,叶方方往前,公公周老大拉住了她的手。

她抬头,公公眼中有着疑惑,那态势仿佛不是很相信她。

叶方方丝毫不退让,“公爹,二叔,我有本事救。”

“好,信你一次。”周老大放开了手,他站在叶方方身后,不允许任何人再来捣乱。

叶方方拔下头上的木簪子,周明宇拿来了酒,她直接把簪子尖端跑入酒水中,泡完后按照中医治疗痉挛抽搐的法子刺下穴道,手势稳准狠。

可惜没有银针,不然效果能更好。

肉眼可见的,周老二抽抽稍微缓了点儿。

叶方方丢开簪子,双手泡酒,简单消毒后,开始缓解按摩手法,从额头开始,再是手臂,一寸一寸。

最后,周老二还有些抽抽,她手掌化为手刀,直接对准脖子砍下去,周老二昏迷过去。

“当家的!”韩氏扑上来,看着昏迷的丈夫,心疼的不行。

做完物理性应对治疗,她的注意力一退,脑袋一阵眩晕,额头冒出冷汗来,有些站不稳。

周明宇快速上前,扶住了叶方方。

她抬头,看到了他关心的眼神,笑着摇摇头,用于安抚。

出声:“二婶,二叔已经没事了,这是刺激性……这是因为小腿伤而引起的抽动,还需要些药物。”

叶方方换了个周家人能听懂的方式说。

“我去采药!”周老二的儿子周瑞宇主动开口,他一直旁观,但大伯守着,他不敢阻拦叶方方,好在爹真的没事了。

现在,他迫切想为爹做点事。

叶方方询问:“有纸笔吗?”

“有,我去拿。”周瑞宇跑到自己房中。

叶方方让婆母宋氏拿来针线跟热水,周老二暂时没有事了,但小腿伤已经严重了,方才一番抽抽,血液流出来的更多。

她解开乱缠着的布,看到伤口已经化脓,“还需要一柄小刀。”

周明宇拿出怀中的匕首,交给叶方方。

她把刀消毒,再把自己双手消毒,去掉浓水跟发白的部分,用木簪子刺令部位**的穴位,再开始清创。

此刻,应该用云南白药,再打破伤风针,可这儿什么都没有,叶方方自己随身实验室倒是有,但她不敢拿出来。

周明宇离开了一阵,又折回来,拿出一瓶药,“方方,这个药可行?”

叶方方接过,她倒出一点点,放在鼻尖闻了闻,能够仔细分辨其中的药物,跟云南白药的方子有五分相似。

她伸出舌头,略微尝了一点儿药粉,大多数成分出现在脑海。

“能用!”叶方方说出,周家人大喜。

韩氏跪在地上,磕头谢天谢地,周老二这劫算是度过去了。

叶方方拿着药敷在周老二身上,心中则是惊讶,她心目中落后的古代,竟然已经有了那么复杂的药方,可真是了不起。

她不知道的是,这药是周明宇视若宝贝的,平常根本舍不得拿出来。

叶方方做完清创处理,最后进行缝合,实在是太疼了,周老二再次醒来,周老大等人拽住他的身体,她花了好大的力气才缝完。

打完结,身体颤颤,下意识往左边走,双手撑在周明宇的肩膀上。

他拍着她的肩膀,周明宇很高兴叶方方的反应,这是依赖。

就这样混乱中,小夫妻俩抱着,有种无名的温馨。

周明宇低头,看着她疲惫不堪的样子,伸手擦掉她额头的汗水,心疼的抱住她,“辛苦了!”

叶方方已经累得不想动了,她侧头看到拿着纸币的周瑞宇,她有点想骂人,但还是忍着画出了草药的样子。

时代不同,她口中的药物跟这里的有出入怎么办,还是画最明显直观。

周老二要治,她能拿实验室中的药物,但周老二不能凭空就好了,表面样子还是需要做一下的。

她画完,不习惯用毛笔,又花了不少时间,加上口头讲述,已经很清楚了。

周老大从大夫那儿拿了大半的药,还有五种,周家兄弟连夜上山去采。

叶方方靠在自己的屋子中,周明宇最熟悉山上,所以不再屋中,她忽然有点后悔,他不再,她竟然有点想念。

早知道,她画少点儿就好了。

等等!

想念!

有了这种想法,叶方方腾得坐起来。

她觉得这种想法非常奇怪,她认识周明宇才几个小时,才见了几面。

怎么心中,竟然有了依赖的冲动,这……未免太快了!

叶方方摇摇头,散掉脑海中的想法,意念一动,回到实验室,又服用了阿司匹林,然后拿了现成的药液出来。

现在堂屋中,韩氏紧紧守着周老二,叶方方无法靠近半分,也不能把药直接喂,还是要等周家人回来后,她才能找借口把药物拿回来。

实在是太困了,她就在屋中睡着了。

……

山上,周老大掐住了儿子的脖子,目光凶狠,“说,叶方方是什么身份,你是不是把那个地方的人带过来了?”

那个地方充满能人异士,但对于周家的人来说,是个十足危险的地方。

周老大一点也不想让周家沾染。

周明宇摇摇头:“爹,方方绝对不是。”

周老大看看左右,确定无人,才把手放松了,“你看到她的手法跟态势了吗?叶方方平常藏得可真够深得,连你都被拐了进去。”

他说着,眼神中聚集起危险,仿佛还有一抹杀意。

“爹,方方救了二叔,家中恩人!况且她真的不是那边的人!”周明宇着急了。

周老大手一抬,懒得听解释,“十日内,让她病死吧。”

“爹!”周明宇决绝起来,“有我在,您休想动方方半分。”

“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