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王妃超甜,王爷逆天宠(苏语,君墨言)

王妃超甜,王爷逆天宠(苏语,君墨言)

王妃超甜,王爷逆天宠(苏语,君墨言)

来源:奇热联盟 作者: 分类:古代 时间:2020-11-28 11:59:55

“我被禁足,暂时都不能出去,以免惹祸上身。但许家娘子的案子若不趁热打铁,再无翻身机会。”苏语大步往房间走,快速说:“你让她换上厨娘衣衫,就在我王府住下,她是小百姓,没人会理会她在不在家,对外只称她回乡下娘家养伤,快去。” 念恩立刻就从后门出去,苏语进了房间,念安已经准备好了水,让她梳洗,又端来了茶,让她定神,这丫头一直很伶俐。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你太放肆了。”苏语抓了墨就往上面泼。

“画得不好吗?美人卷珠帘,深坐蹙蛾眉,苏语就是生得漂亮,所以男人才爱。”他也不在乎,把沾了墨的一叠丢开,一挥手,摆在旁边的一堆画轴尽悉跌在地上,散开来,全是苏语……

苏语挡了这个,挡不了那个,又急又羞,双手把所有的画卷都拢来,恨恨地瞪他,“你、你要画也得画个穿衣的!”

“为何要穿衣裳,到了我这里,本就不用穿衣裳。人本赤条条来,何苦用那伪装。”他幽瞳斜斜扫来,淡淡一笑。

“可笑,那你何必穿着衣裤,戴着铁面?干脆全不要。”苏语抱着画轴起身,不客气地嘲讽。

“哦,那我们就全都不要了吧。”他放下笔,一手拉住了腰带……

“啊……你不要脸!”苏语赶紧转身捂眼睛,手里的画轴落了一地。

低笑声在身后响个不停,她哆嗦了半天也不敢放下双手,最后心一横,拔腿就往外冲。狮子没吃她,只低低呜咽几声,像是在吞口水。

她跌跌撞撞跑出小院,回头看时,那狮子已经踱进了屋子里,笑声歇了,院子静了,只那几株美人蕉在暮色里轻舒叶片。

就像梦一样,而她,再没胆量踏进小院。

埋头往王府别院赶去,念恩又在后门处焦急地等着她,一见她就扑过来,匆匆说:“娘娘去哪里了,我和念安找了一大圈,也没找着您,宫里下了禁足令,您要再不回来,可要出大事了。”

“进屋再说。”苏语眼角微扬,环顾了一下四周。这后门开得巧妙,外面有大树遮掩。

“许家娘子的案子败了。”念恩跟在她身后,小声说。

苏语轻吸一口气,歼商金富身后有朝中人撑腰,许家娘子无财无势,又没拿到真凭实据,想打赢官司,那是难于上青天!

“许家娘子在衙门外哭晕了,又挨了二十大板……”

“混帐,凭什么打人?”苏语大怒。

“说她诬告好人。”念恩同情地轻叹。

苏语恨得牙关直痒,父亲在生时,常为这些老百姓们出头说话,主持公道,因而得罪了许多人,遭人陷害,她是苏御史的女儿,血管里流的就是苏家人刚正的热血!这案子是她接的,她就不能善罢甘休!

她抚着额,在院子里停住脚步,想了片刻,小声说:“你去把许家娘子请来。”

“什么?”念恩一怔。

“我被禁足,暂时都不能出去,以免惹祸上身。但许家娘子的案子若不趁热打铁,再无翻身机会。”苏语大步往房间走,快速说:“你让她换上厨娘衣衫,就在我王府住下,她是小百姓,没人会理会她在不在家,对外只称她回乡下娘家养伤,快去。”

念恩立刻就从后门出去,苏语进了房间,念安已经准备好了水,让她梳洗,又端来了茶,让她定神,这丫头一直很伶俐,早上又挨了骂,所以这会儿比往常更殷勤,尽心尽力地服侍。

念恩去了不多会儿就来了,许家娘子挨了打,走路不利索,只知道是来见余大状师,没想到面前坐的是女子。

“你是……”她犹豫地看着苏语。

“我是苏语,化名余安,家父,苏朝思。你的案子本是我接的,因为要进宫面圣,所以未能亲自上堂。”苏语平静地看着她。

“齐王妃。”许娘子是见过些世面的,一听完,立刻就跪下了。

“你我都是女子,所以不必多言,我的身份你知晓就行。我知道金富身后的人是谁,但是我拿不着证据,如今只有一个法子,你可愿意与我一起冒险,为你夫君讨回公道?”

“王妃女中豪杰,民妇许娟,愿粉身碎骨!”许娘子立刻磕头,眼噙热泪。二十大板真的板板到肉,她早就死了,也是衙役心软看不下去,又和余大状有交情,所以只打了几板,其余的都是做做样子。便是这几板,也让这娇小的娘子吃足了苦头,痛得嘴唇发白。

“你起来。”苏语过去,扶起了她,沉吟了一会儿,小声说:“我知道你和许秀才青梅竹马,他满腹经伦,只可惜他一届贫寒,又不懂得奉迎,所以一直未能施展抱负。你的才华也不输于他,你写的诗,我也读过。这世间,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你和我都是这世间的另类,所以你的心,我懂。”

许娘子的眼泪顿时化成倾盆雨,又要俯身下跪。

“不必跪我,我父亲在生时一直告诉我,天下,众生平等……”

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也只有苏语敢说!许娘子紧拉着被坊间贬得一钱不值的齐王妃,说不出半字来。

“金富制假药,又养了许多名伶,供贵人们玩乐,所以一直扳不倒他,我要你把这些写出来,我来配画。把这些给书商,刻印成册,再放出口风,这都是金富干的事,让天下人知晓,让他自己先慌了,怕了……”

“可是他们敢印吗?”许娘子犹豫不决。

“呵,我们写的画的,是趣事……你我既是另类,又何必拘束礼法?我化名余安,你化名午言,就看你敢不敢。”

许娘子脸顿时涨红,嗫嚅着,看着苏语亮闪闪的眼睛,还有满脸的红疹,好半天,才重重点头,“午言今后全听余大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