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我被前夫通缉了

我被前夫通缉了

我被前夫通缉了

来源:奇热联盟 作者: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1-29 11:45:21

哈哈哈哈……”看完这一切,被迫跪在碎石上的司樱突然笑起来,好像她看的不是自己被人诬陷的罪行,而是一页很好笑的笑话一般。她不该是这个反应!江曼丽有些生气,转过身,一脚踩在司樱白皙而修长的手指上。果然那刺耳的笑声嘎然而止。都死到临头了,这个贱女人居然还敢在自己面前笑,真当她江曼丽是好惹的?“司樱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这个时候。

在线阅读

外面明显就是废弃的工地,机场路走外环,也走不到这种地方来。

人都上车了,再挣扎又有什么用,三个大汉意会的互视一眼,“不就是送你出国吗,你难道想回**去待着?”

和司樱一同坐在后面的大汉,突然反手将司樱一缚,她疼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她原本就是温室的花,怎么能经得起这种待遇。

“你们说好送我出国去机场的,是不是顾承宣反悔了?”

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样出尔反尔,把自己当什么了,要这样的玩弄于肌掌之中。

她看错他了,而她的父母也信错了她。

被强行押下车的司樱,一步步被大汉推到了一座废弃的空楼里。

“你们放开我,你们这样做是犯法的!”这个世界还真是要被这些人一手遮天了么,她想挣扎,想反抗,但是得到的只是肩膀撕裂般的疼痛。

“来,司小姐,看看你的死因真相。”身后熟悉的女声传来,司樱不可置信的回头看了一眼。

“原来一切都是你在*纵,你这个虚伪的女人,还我孩子!”司樱盯住穿得花枝招展的江曼丽,恨不得能在她身上盯出一个洞来。

看着司樱跟疯了一般向自己冲过来,江曼丽冷冷一笑,勾起的唇角边满是鄙夷。

与此同时,押着司樱的大汉立即将司樱摁在地上,不能动弹不得。再怎么说也不能让这个疯女人伤了他的金主。

“怎么,你想打我啊?”江曼丽居高临下的看着司樱,这个女人曾经得到了一切,然而这一切却是让自己完全毁灭性了,真的是好痛快啊!

不由的,江曼丽大声笑起来,越笑越得意,甚至感觉到眼角沁出泪滴。

轻轻拭去眼角的湿意,她等这一天很久了。

“司樱,看看这个吧,今天将是你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天了。”

一张黑字白纸飘落在司樱眼前,她不想看,却也不得不去看,因为标题太令她震撼了。

司氏千金昔日辉煌不再,欲上位拿小孩作**,事情败露引火**。

下面则是将司刚毅夫妇俩双双跳楼自杀一事也扯出来说了一大段,接着是说她怎么插足顾承宣和江曼丽的关系中,生了孩子又因为要挟不成后,在某处烂尾楼引火**。

“哈哈哈哈……”看完这一切,被迫跪在碎石上的司樱突然笑起来,好像她看的不是自己被人诬陷的罪行,而是一页很好笑的笑话一般。

她不该是这个反应!江曼丽有些生气,转过身,一脚踩在司樱白皙而修长的手指上。

果然那刺耳的笑声嘎然而止。都死到临头了,这个*女人居然还敢在自己面前笑,真当她江曼丽是好惹的?“司樱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这个时候,难道你不觉得你该求饶吗?跟我斗了这个么久,是想表达你要笑到最后?”

看着司樱的手被自己踩得血淋淋的,江曼丽的心情才好受了点。

不过她也得佩服司樱居然这么能忍了。

“我跟你求饶,你会放过我?”这连她死的理由都替她写好了,所以求饶有用?

“当然不会,为什么你之前不会聪明一点呢?”像是自己已经找到答案,江曼丽双手抱臂,又灿然一笑,“哦,对了,人家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所以你现在是要表达你现在是智商在线了吗?”

司樱四处巡视了一眼,这里除开江曼丽不算,壮汉六个人,看来她是没有机会能逃得掉了。

只是她还是不相信这一切会是那个人做的,不然他为什么不在场,如果他真的要她死,那也没必要在最后都不敢露面吧。

“哟,你还在期待什么呢?想跑吗?司樱,我告诉你没可能了。你们几个赶紧把场子搭起来,要到万无一失。”江曼丽轻慢的用手指将耳边的碎发绕到耳朵。

她终于能看到这个女人带着满身心的怨恨离开了。再也不能回来,简直不要太开心。

几个男人分工合作,很快架起了材料,一直羁押着司樱的男人丝毫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想法,将司樱猛的拉起来,江曼丽看到司樱膝盖上已经血迹斑斑。

于是掩了嘴,装着心疼的样子,“你们几个看在人家已经要出国的份上了,还是手下留情吧。”

真是的,怎么能对京都之花下这么重的手呢。

不过谁都听得出江曼丽话里真正的意思。

甚至押着司樱的大汉还有了别的想法,为了讨好金主,他们可以做得更多,“老板,你看这女人长得也不错,直接烧死了多可惜,不如让我们哥几个好好侍候侍候她,她一样可是**而去。”

听了大汉**献计的表情,就连江曼丽想着那场面也觉得很刺激,她斜睨了一旁的司樱,对方眸子里像是淬满了毒。

如果真能照这个男人说的那样,她当然愿意,这会让司樱后悔来到这个世上,谁叫她招惹的人是自己。

满以为江曼丽会答应,刚将司樱一把推过去时,却听到江曼丽拉长的声音,“慢着!”

此时司樱或许猜着自己接下来会遭遇到什么,脸色是一片苍白。人为刀俎,她为鱼肉,闭了闭眼。

为了最后的尊严,司樱挣脱了放松警惕的大汉的束缚,在对方当下反应过来要抓她时,她已经一头撞上了墙柱。

反正逃不了,死也死个干净。

“啊!”看着一脸血的司樱,江曼丽吓了一跳,对方那近乎死忘的苍白脸更是让她不得不浑身一颤。

“你看我做什么,这一切都是顾承宣叫我做的,他连看都不想看到你!”说完这一切,江曼丽有些生气。

她为什么要跟司樱解释,她这种女人也配吗?“好了,你们几个不要再乱想了,赶紧按原来说的做。谁都不准去碰她!”

倒不是江曼丽不想用大汉的计划,只是她想过,如果司樱真的受了这六个人的侮辱而死,那顾承宣的心里会不会生出别人的情绪?

而且她总不能再叫人把这几个人都灭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