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我被前夫通缉了(司樱顾承宣)

我被前夫通缉了(司樱顾承宣)

我被前夫通缉了(司樱顾承宣)

来源:奇热联盟 作者: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1-29 11:45:38

“看来这个时间段,这条路总是堵是真的,以前听别的职员说,我还以为是借口呢。”车厢一直安静的出奇,代真还以为是单杭心情不好,所以才主动说些话来让气氛活跃一点。“哦,是这样啊。”单杭也还算是捧场,应了代真的话。然而他还是会时不时的扫一眼后视镜,看看后面沉默寡言的女人又在做什么。

在线阅读

司樱面色凝重的走了出来,她欠单杭太多了,可是她始终接受不了单杭的爱情。

这一辈子她该要拿什么来还?

而报仇的事虽然是挂在心里,心心念念着,要怎样着手,从哪里开始,她一点头绪都没有。

回想着顾承宣和江曼丽牵手并肩站在一起的画面,对手的防备密不透风,像钢筋盔甲一般,她呢——司樱轻轻的嗤笑一声,为什么她像是成了一个笑话。

自从她和单杭从酒会上离开后,网络媒体就迫不及待的把她这个神似司氏千金司樱的傻瓜替代品,大肆的宣传了一番。

本以为自己是华丽转身,没想到还是灰头土脸的出现在仇人面前,他们当时的心情应该是不屑一顾的吧,呵呵,她竟然成了小丑。

现实和想像真的还是有很大差距,即便是这样,她也不会灭了心中的执念。

扶在围栏那里站了差不多十来分钟,当她听到楼下单杭在叫自己时,才回过神来,站太久,竟然脚都麻了。

“小心!”楼下的单杭看到司樱莫名向前一扑,他吓得心都快停跳了。

索性他自己快步上了楼,“你不要这么魂不守舍的好不好,一会儿,你跟我出去,我和代真要到公司去一趟,你一个人在家里我也不放心。”

不放心司樱一个人胡思乱想。

“哦,好。”

三个人很快驾车离开,直接目的地就是单氏集团。

“看来这个时间段,这条路总是堵是真的,以前听别的职员说,我还以为是借口呢。”车厢一直安静的出奇,代真还以为是单杭心情不好,所以才主动说些话来让气氛活跃一点。

“哦,是这样啊。”单杭也还算是捧场,应了代真的话。然而他还是会时不时的扫一眼后视镜,看看后面沉默寡言的女人又在做什么。

一撇眼中,赫然看到跟在他们后面的车居然是顾承宣。这是个意外还是巧合?

还好没容她想太久,红灯启动了,代真踩下油门,速度刚跑进来,后车突然追尾了,车子后面传来一声闷响后,车子也是往前面一冲。

司樱的头朝右侧一撞,额头强烈的剧痛传了过来。一车的人还没有回过神,竟然有人敢过来用力的拉门,单杭又要看顾司樱,又要看向外面的人是谁,有些顾头顾不了尾了。

“老板,是顾承宣。”代真看清了外面的人,正要痛呼出声的司樱只得往左边一倒,“昏迷”在后座上。

“顾承宣,你会不会太过分了!”哪知单杭这头推门下车,那后面的人顺势也拉开了车门,“我又不是故意的,这不已经赶过来看你这车上人的伤势了吗?”

难得顾承宣一次说这么多话,但是单杭显然不会让他主动靠近司樱。

“麻烦你让开,顾总,你要搞清楚,司秋是我的老婆,你这样会不会太主动了点。”单杭看他的话对于顾承宣并不起任何作用,手已经接触到了司樱的衣衫。

单杭脸一沉,此时顾不得什么涵养不涵养,一把将躬身进入车后座的顾承宣给用力拽了出来。

“她昏迷了,你放心,我会负责任的。”顾承宣站在门边,看着单杭没好气的瞪了自己一眼,他的眸色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采。

“你当然要负责,毕竟你是追尾过来的。”坐上后座,单杭扶住司樱的身体,额头已经破皮了,有血渗出来,不过还好,看起来不是很严重。

“秋秋,你要坚强一点,我们马上上医院。”顺势拉上了后车门。

还没等他开口叫代真开车,副驾的门突然被人拉开,顾承宣不由分说的坐了上来。

“顾总,你这样上了我们的车,自己的车不要了吗?”顾承宣这人还真的可以,他们还没去找他,他倒是自己主动送上门来。

只听前面传来一声极其淡漠的声音,“你的人你不关心,倒是关心我的车了。没事,赶紧开车。”

单杭:“……”

五分钟后,代真将车开到就近的一所医院。看着自家老板抱着司樱,旁边那位冷冰冰的男人倒像是监工一般的走进了医院大门。

“没事,只是有些淤血,不会太严重,一会儿等片子出来,就可以基本确定了。”医生收拾起桌上的仪器,不停的对着顾承宣交待。

直到他看到单杭将司樱从护理床上扶起来,患者悠悠醒来,还叫了对方一声老公时,他才惊讶又尴尬的发现,自己竟然把患者的老公都搞错了。

不是,也不能全怪他啊,明明眼前这个男人看起来更焦虑一些吧。

但是当他再一次看向顾承宣想要确定时,对方对中的狠戾,让他吓了一跳。

“秋秋还还痛不痛?”单杭不那么担心是因为他一直都知道司樱是装晕,而不是真的晕。

不过医生的判断错误,他完全不介意,这世界上的事,不是你认为的就是事实。

“痛啊,秋秋好痛,臭老公,我们回家好不好,这里好难闻。”当司樱抱着单杭的腰,诉苦时,并没有看到帘布外还站着顾承宣。

而顾承宣听到最后一句话时,全身竟然是一震,很快他恢复了平静,只是勾了勾唇,倏的一下拉开了帘布。

“看样子,单夫人应该是没什么事了吧。”

帘子突然一动,走出来的人竟然是顾承宣,司樱一时收不回惊愕的表情。

顾承宣定神看向她,哪里有半点傻气,这两个人睁眼把司樱说成是另一个人,还真把自己当傻子了?

“臭老公,快走快走,这个人好凶,那天他就好凶,我们快走,他是坏人。”司樱移开视线,直接避开了顾承宣的对视。

单杭自然也是懂司樱的想法,“好,我们走。”

“等等,急什么,报告还没有出来,再等等,不然我怕以前你们再有个什么事来讹我。”顾承宣整个人向左边一挡,不然单杭带着司樱离开。

他们越是心虚离开,顾承宣却是越镇定,说什么这个女人是司秋,他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