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快穿打脸系统:BOSS吻上瘾

快穿打脸系统:BOSS吻上瘾

快穿打脸系统:BOSS吻上瘾

来源:微小宝 作者: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1-30 11:53:56

“恭喜宿主,手撕白莲花成功,奖励冷酷校草BOSS一枚,开启恋爱模式” “恭喜宿主,打脸心机婊成功,奖励霸道总裁BOSS一枚,开启撒狗粮模式” “恭喜宿主,虐渣成功,奖励邪魅太子BOSS一枚,开启甜宠模式” “......” “系统,说好的打脸任务,送BOSS怎么回事?可以不要赠品吗?”苏清溪扶着酸痛的腰控诉。 “宿主,赠品无法退还。”系统擦汗,本系统都是BOSS的,我能怎

在线阅读

“好吧。”楚白有些好奇黎洛的判断,不过黎洛一向神机妙算,还是决定信他一次。

……

“苏清溪,去一趟校长办公室。”苏清溪刚从一班回来,还没进教室,就被李璐趾高气扬的喝住了。

苏清溪懒得理会她,直接掉头朝着校长办公室走去。

“哼,看你还嚣张。”李璐气呼呼的看了苏清溪一眼,一跺脚回了教室。

校长办公室在隔壁栋楼的二楼,苏清溪到了校长办公室,苏清溪就见杨娜娜正呜呜的哭着,此刻已经换了一身米色的短袖加黑色九分裤,配一双卡其色单鞋。

杨娜娜旁边站着一个珠光宝气的女人,苏清溪刚查过杨家的资料,知道她是杨娜娜的母亲,看上去很年轻不过三十来岁,化着浓妆,不过苏清溪一眼就看出来她打了玻尿酸,还垫了鼻子削了下巴,实际年龄在四十岁左右。

苏清溪摇摇头,一把年纪了,还要削成网红脸,也不怕脸垮了。

此刻那女人正跟校长说话,“钱校长,那个苏清溪太嚣张了,竟然敢这样羞辱我女儿,我们娜娜可是我们杨氏的掌上明珠,未来杨氏财团的继承人,那个死丫头算什么东西,心思歹毒、不学无术,这样的人,学校必须开除!”

“杨夫人先别生气,先坐下来喝杯茶。”校长一边抹汗,一边赔笑,“你放心,等等我们就好好教训她,如果情况属实,一定开除处理。”

钱校长不敢把话说死,昨天的事,他后来反复想了想,虽然是黎震南出面,但说不定是苏清溪跟黎家有什么关系,否则以黎震南的身份,又何必亲自给他发信息呢?今天的事还是看看再说。免得到时候的罪不能的罪的人。

苏清溪走到校长办公室门口,门开着,苏清溪伸手敲门。

‘笃笃笃’

里面的几人同时看过来。

“苏清溪!”杨娜娜看到苏清溪,美目喷出火来,恨得咬牙切齿。

“你就是苏清溪?”杨夫人目光阴鸷,一张人工脸气的扭曲,显得有些狰狞。

“杨夫人何必多此一问吗,你女儿不是说了吗。”苏清溪对于这种明知故问的话,很是无语。

“这就是你说话的态度吗?没有家教的小**,看我今天不替**教你!”杨夫人气的不轻,上来就是一巴掌,丝毫不顾及贵妇形象。

苏清溪一把握住她的手,冷笑,“我母亲已经过世了,你要怎么替她?不过论家教,你一口一个小**,上来就甩人巴掌,请问你**家教呢?”

“你……你……你竟敢在校长室骂人。”杨夫人一口气堵在胸口,气的说不出话来,她这些年养尊处优,身边的人哪个不是对她毕恭毕敬,从来没有人敢怎么对她说话。

“杨夫人,你误会了,我说的是****家教,可不是骂人哦。”

“你这个**,看我不打死你。”杨夫人想要挣脱苏清溪的手,却发现挣脱不了。

“死丫头,快松开。”杨娜娜见母亲吃亏,立即跳起来去拽苏清溪头发,却被苏清溪反手用力推开。

杨娜娜趔趄几步,腰刚好撞到办公桌上,疼的眼泪都出来了。

开玩笑,原主这种太妹,经常打架练身手,身体素质又岂是你们这些养尊处优的贵妇小姐能比的。

“杨夫人不仅刻薄没家教,连女儿都教不好。难怪杨氏集团老总要找小三了,还养了一堆私生子。”

“你……你说什么。”杨夫人面色一变。她知道杨建国是个不安分的,所以这些年,她努力折腾自己,让自己保持年轻!为的就是杜绝小三上位。

杨娜娜此刻也顾不上疼了,目光锐利的盯着苏清溪,“你别胡说八道。”

“你都不上网吗,刚刚有人曝光了杨氏集团老总的私生子,还不止一个,最大的已经十五岁了。”苏清溪一脸无语的看着两人,“你们有心情来找我麻烦,我还以为你们跟私生子们已经和平共处了。”

“你胡说。”杨娜娜气的青经暴跳。

苏清溪掏出手机,上面赫然印着几个大字,杨氏财团私生子大揭秘,上面写的有板有眼的,下午一点三十分发上去的,此刻已经成了热门第一搜索。

杨夫人抢过手机,看到上面有几个名字,都是杨建国曾经的几任秘书,顿时脸色大变,严防死守,竟然还是让这些**们得逞了,勉强镇定下来,杨夫人将手机往办公桌上重重一放,对着校长道,“这事你看着处理,决不能轻饶了她。”

杨娜娜还想说什么,见母亲面色铁青,知道这事十有八九是真的,忙跟着匆匆离去。

钱校长忙点头,亲自将两人送出门后,才回到办公室坐下,重新打量起苏清溪,眼前这个少女穿着校服,看上去斯斯文文的,但刚刚那气势,却不像是是表面上看的那么柔弱,心想着能不惧杨氏母女,难道她真的有后台?这么想着,钱校长笑了起来,语重心长的对苏清溪道,“苏同学,黎洛的事,毕竟不是重大错误,我们决定不追究了,但是杨娜娜的事,你最好能解释清楚,否则这次我不能再帮你了。”

苏清溪呵呵,到底是老狐狸。不过钱校长能这么说,也是她意料之中,毕竟能爬上这个位置都是人精,她刚刚故意给杨氏母女难堪,就是让钱校长有所顾忌。

“钱校长,胶水不是我粘的。”苏清溪微笑着解释,“校长,你可以查看学校监控,我是在最后两分钟进的教室,当时我手中可没有胶水,你觉得我可以再两分钟内弄到胶水,再跑到杨娜娜的座位上,在众目睽睽之下用胶水涂到杨娜娜椅子上吗?”

“这……”校长有些为难,“苏同学,我也想相信你,但没有证据,我也没办法帮你。”

“那是不是只要我找人作证不是我做的,就可以洗清我的罪名了呢。”苏清溪微笑着问。

钱校长想了想,点了点头,笑的和蔼,“是的,只要你找到证人证明你的清白,这件事就跟你无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