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你是我的桃花劫(玄拓秦婉菁)

你是我的桃花劫(玄拓秦婉菁)

你是我的桃花劫(玄拓秦婉菁)

来源:微阅云 作者: 分类:古代 时间:2020-11-30 16:40:49

玄拓的俊颜刹时阴翳,仿如雨前沉沉欲坠的天际,是谁在他昏睡的时候杀死了母妃?是谁这样的阴狠,竟是要超尽杀绝?彼时轿辇已至坤仪宫外,玄拓的面庞忽地一扫阴翳,转眼如初,淡定从容,扶着清福的手下得轿来。婉菁徇着石砌的台阶,轻移莲步紧随在玄拓身后。那遥遥红毯的尽头,高高在上,着九龙黄袍,居中而坐的正是玄拓强度给他的记忆里的那一位圣上,国号宣统

在线阅读

但今日玄拓与婉菁要去的却只是坤仪宫和淑妃的藕荷宫。

进得宫门,一行所见太监宫女皆素衣淡妆,虽未缟素麻衣,玄拓已猜出宫里有人没了。

只不知是谁。心下暗奇。

正犹疑间,宫内总管大太监吴明允已恭身而来。

“奴才见过王爷,见过王妃,太后老佛爷和圣上已在坤仪宫等候多时了。”

周遭冷凝的氛围不禁令人肃穆,从小唱了那么多的京剧,却不想此刻竟来真的了。

文澈汗颜。只演好了自己的角色即可。

既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吧。

婉菁转首看玄拓轻皱的眉头,终隐忍不住。

“是母妃淑妃没了。”说话间已泪眼婆娑,早先对淑妃的那点子怨怼早已被玄拓的真诚相待而偷偷磨蚀掉了。

“什么?”淑妃虽只是玄拓肉身主人的母亲,但还是令文澈的心为之一颤,必竟这肉身与淑妃乃是血脉相连。

玄拓的俊颜刹时阴翳,仿如雨前沉沉欲坠的天际,是谁在他昏睡的时候杀死了母妃?是谁这样的阴狠,竟是要超尽杀绝?

彼时轿辇已至坤仪宫外,玄拓的面庞忽地一扫阴翳,转眼如初,淡定从容,扶着清福的手下得轿来。婉菁徇着石砌的台阶,轻移莲步紧随在玄拓身后。

那遥遥红毯的尽头,高高在上,着九龙黄袍,居中而坐的正是玄拓强度给他的记忆里的那一位圣上,国号宣统。

“儿臣玄拓参见父皇,参见老佛爷。”

“臣妾婉菁参见父皇,参见老佛爷。”

异口同声的齐声问候,却再一句客套也无。玄拓只待有人可以告诉他有关他母妃的点点滴滴。

“起吧。”宣统威严的起身,竟直奔儿子玄拓而来。

“拓儿,去跟你母妃道别吧。”话语间是无尽的沧桑与无奈。

“是,儿臣这就前去,婉菁你就留下陪老佛爷说会话吧。我想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去见母妃。”玄拓说完,已径自出了坤仪宫,直奔其母妃淑妃的藕荷宫。

疾步如飞,恨不得长了翅膀。

宫门外,是记忆里遍寻不着的两个小太监,物事人非吗?

刚要踏入宫门,却被拦住。

“王爷止步,娘**灵柩在延生殿。”

“为什么在延生殿?”记忆里延生殿的灵柩是入不了妃陵的。

“这……”小太监支吾了。

“快说,否则小心你的脑袋。”强忍的怒气似乎乍然顿开,直想找一个人垫背倾泻。

小太监似乎是怕他着恼,垂首低低道:“娘娘是一条白绫自缢而亡的,所以……”

“所以什么,快说!”他哪还能受得了小太监的慢吞吞,急急催促。

“所以依宫中的规矩只能停棺在延生殿。”一口气说完,小太监摸了摸头上的脑袋,已一头一脸的汗了。

“前面带路,带我去延生殿。”记忆中似乎没有延生殿这个地方。玄拓真的不识得延生殿的路。

二十一世纪的文澈虽是个京剧的角儿,却从来不看也不演那些婆婆妈**古文古戏,所以竟不知道这古代的后宫原是女人最哀怨的愁肠,也是无端起风波起纷争的最难耐一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