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这过往,如梦一场

这过往,如梦一场

这过往,如梦一场

来源:微小宝 作者: 分类:短篇 时间:2020-12-15 15:10:33

抖音热推虐情小说《这过往,如梦一场》是以夏念、胡城南、许建这三人作为主角,主要讲述了:夏念等了五年才等到的婚礼,这是她的新婚之夜,自己爱的男人竟然指使了保镖侮辱了自己。

在线阅读

这是夏念等了五年才等到的婚礼,这是她的新婚之夜,怀揣着不安和激动的心情,坐在婚床上等待着新郎的出现。

“砰!”的一声巨响,门被推开,撞到了墙上。

夏念吓了一跳,猛地抬起头来,看到的是她在等待着的新郎——胡城南。她以为胡城南是喝醉了,连忙站起来,欲想要上前将他扶进卧室。

然而,下一刻,她却发现他目光冰冷,像是一把刀子一样直视着自己。

胡城南的脚步沉稳,目光冰冷,面无表情,丝毫没有喝醉的迹象。

夏念看着他慢慢朝着自己这边靠近,身后的保镖许建也出现在了自己的视线中。

“怎怎么了?”看着步步逼近的胡城南,她莫名的心就慌了起来。

“还愣着做什么?”胡城南在她面前不远处停下,面无表情对着身后的许建命令。

夏念疑惑不解,接下来许建的举动让她震惊的嘴巴都合不拢了。

许建一脸痛苦又无奈地朝她走来,然后当着她和胡城南的面,开始脱身上的衣服。

夏念惊愕的目光盯着许建的举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做什么?”她一惊,下意识跑向胡城南。

谁知,胡城南却嘴角一勾,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然后薅住了她的头发将她拽到了床边狠狠的甩到了床上。

“跑什么跑?”

“胡城南,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夏念立刻起身,缩到了床头,朝着他质问。

这个时候,许建已经脱下了身上的衣服,露出了健硕身躯站在了夏念的面前。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她不可能不懂胡城南是什么意思。

只是她不明白,胡城南为什么要这么做,在新婚之夜让别的男人来侮辱自己的妻子他脸上很有光吗?

就在这个时候,许建的手抓住了夏念的脚踝然后用力一拽,她整个人就滑到了他的跟前。夏念闭着眼睛不敢相信这一幕,她的眼泪源源不断的溢出来,不甘心的大喊:“放开我!放开我!”

“总裁!”许建看着夏念绝望的面孔,他心软了,想要松开抓着夏念的手。

而胡城南在他的身后,坐在沙发上,点燃了一根烟,不紧不慢的回应:“忤逆我什么下场,你应该知道!”

“胡城南,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再也不奢望成为你的妻子了,是我没有自知之明。是我的错,求你放过我好不好!”

夏念的哀求传到了胡城南的耳里,他的心揪了一下,然后用手捏灭了手中的烟,面色阴沉的回应:

“十五年前,我母亲就是这么被夏中南逼死的,你不是想要知道为什么我要搞垮他吗,我不仅要搞垮他。还要让他挚爱的女儿成为全国的笑柄。你不过是替父赎罪,有什么资格说不?”

夏念听到了胡城南的这番回答,身子像是被雷劈了一样,放弃了反抗。轻声细语的问:“我当年是不是引狼入室害了夏家?”

“呵呵,没有你,夏家也不会这么快就倒台!”说完之后,起身扬长而去。

夏念再次闭上眼睛,放弃了反抗,她躺在了许建的身子底下。听着他一声声无奈的道歉说着:“对不起,我没有办法,我爱的人在总裁的手中!”

许建破了她的身子后,抽身离去。

夏念整个人的身子都在颤抖,洗了一个晚上的冷水澡,不断的冲刷着自己的身子,试图能够洗去这一身的污迹。她到现在都无法接受,自己爱的男人竟然在他们的新婚之夜指使了保镖侮辱了自己。

那时,许建从婚房里走了出来,看到站在走廊的胡城南,对着黑夜狠抽着烟。

“总裁,结束了!”他低着头,走到胡城南的身后,像是汇报事情的结果。胡城南听着许建的那句话,身子僵硬了一下,没有回过头。

“她怎么样?”因为抽了太多烟的胡城南声音有些沙哑,许建心疼夏念,却不知道如何为她说话,似乎不管自己怎么做好像都来不及了。

他不知道胡城南为什么要这么决定,恨一个女人要用这种方式来报复真的能够让他有快感吗?

他看着胡城南有些落寞还有那么一点点感伤的背影,一种苦从心底散发出来。

“夫人她,她放弃了反抗!”许建犹豫了片刻,还是说了出来。他感觉到,夏念不是放弃了反抗,而是对生活绝望没有了意志。

胡城南听完了许建的话之后,心中一痛,一种酸涩的滋味涌上心头。他似乎后悔了,后悔自己为什么要选这么决绝的方式来报复,可是木已成舟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他背对着许建,抬了抬手示意着他退下去。

直到天亮,胡城南才迈开自己发麻的腿离开了这个地方,经过卧室的时候还能够听到夏念的断断续续的哭声。

这个哭声让他想起了当年自己的母亲,委身于夏中南之后的哭声。原本软下的心,瞬间因为仇恨,而又强硬起来。

一夜未睡的胡城南显得有些憔悴,他命人将视频给公开的时候,犹豫了片刻。但还是交了出去,做事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当视频公开之后,各大媒体报纸被这个视频给震惊了。关于胡氏集团的总裁夫人偷男人的消息席卷了各大头条。

而在家中颐养天年的夏中南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气的当场中风送到了医院。

还在卧室里不肯露面的夏念被夏家赶过来的王妈敲门声给叫了出来。

“王妈,怎么了?”夏念沙哑和红肿的眼睛都解释了这一夜发生了什么。王妈虽然很担心她的情况,但是此刻更着急的还是夏中南。

“小姐,不好了,先生看了今天的新闻就中风送到医院了!”王妈着急不安的回答,一边说一边拽着夏念往外走。

“什么?我爸好端端的看报纸怎么会中风?”夏念来不及换衣服就往外走。

“我,哎,先去医院吧!”

王妈一副难以耻齿的模样,让夏念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连忙追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