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这过往,如梦一场(夏念胡城南)

这过往,如梦一场(夏念胡城南)

这过往,如梦一场(夏念胡城南)

来源:微阅云 作者:南宛 分类:短篇 时间:2020-12-21 10:25:18

完本小说这过往,如梦一场小说故事简介:他将包朝着许建书房走了过去,经过了夏念身边时候,停住了脚步对着夏念说了句:“夏小姐,明晚你最好找个理由避开这场宴会吧。”许建觉得自己除了告诉她这些消息之外,不知道还能够用什么方式来补偿她,自己毁掉的是女人的一生。“你觉得我能避开吗?”夏念看到许建,就觉得很悲哀。

在线阅读

在胡城南性趣高涨的时候,夏念突然来的这句话,让他的身子就像是被雷劈到了一样,僵硬了。

是的,他也没有忘记。

他为了报复这个女人,为了让她承受当年自己母亲同样的痛苦,所以他做了一个让人觉得荒唐的举动。

而今,夏念的话再一次的提醒了自己。

胡城南粗暴的起身,然后将她从床上给扯下去。那一双狼一般残暴的目光看着狼狈的摔在地上的夏念,一脸嫌恶的说了句:“你真脏!”

说完之后,便朝着浴室走了过去。

随着那扇门落下,夏念才急迫的起身,连眼泪都没有敢落下便逃出去了。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胡城南觉得自己是真的疯了,他竟然内疚,后悔。

用早餐的时候,胡管家提醒着胡城南:“先生,明日就是你的生日,要怎么*办?”

原本这个生日,胡城南就不打算*办,但是他的脑海突然萌发了一种想法。关于夏念沦为自己家中女佣这件事情,似乎并没有传出去。不知道要是在这个时候传开,会有什么结果?

于是,他便吩咐将这次的生日宴会就在这个别墅里举办。

站在一旁的许建一听,心就揪了起来。

胡城南的生日夏念并没有忘记,而且自己在半年前就托人从法国麦克伦大师那订了一对袖扣,价值百万。而一个星期前她就拿到了那对袖扣,一直藏在她的屋子里。她在犹豫要不要送给这个男人,很快她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因为她从胡管家那得知,胡城南今年的生日宴会临时定在了别墅里举办。夏念很快就意识到,这一场宴会是为自己而准备的。

宴会的前一天晚上,胡城南喝大了,是被他的情人柳芷云送回来的。

柳芷云当红的女艺人,长了一张高级脸,性子却极致随和,受到大众粉丝的追捧。当然,这一切也是夏念在她成为胡家女佣人之后从报纸上才知晓这一切的。

看到这一幕,夏念很识相的为他们铺好床准备离开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温柔的声音轻轻的喊了一声:“小念........”

那一刻,夏念的眼泪决堤而来。

她没有敢在房间里逗留,她欺骗不了自己,她爱这个男人,即使发生了这么多,依旧不能够减少自己爱他的心一分一毫。

如果不爱,那么是否自己的人生也不会变的如此悲哀?

在夏念离开的身后,听到了女人轻柔的声音安抚着胡城南:“城南,什么小念,我来帮你换衣服。”

随着她将门关上之后,眼泪就像是开着阀门的水龙头一样,她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正好碰上了许建拿着胡城南的包走了上来,二人这是从夏念进入胡家之后第一次碰面。

许建看到夏念哭成这样,大概也能够猜出里面发生了什么,他的心就像是撕裂一样生疼。

他将包朝着许建书房走了过去,经过了夏念身边时候,停住了脚步对着夏念说了句:“夏小姐,明晚你最好找个理由避开这场宴会吧。”

许建觉得自己除了告诉她这些消息之外,不知道还能够用什么方式来补偿她,自己毁掉的是女人的一生。

“你觉得我能避开吗?”夏念看到许建,就觉得很悲哀,这个男人和自己有什么区别。那晚,她更恨的是胡城南,而并非这个实施者许建。

夏念的这番话,使得许建哑口无言。

的确,他应该知晓胡城南要的是报复夏念,即使她想躲避也是躲不开的。

看着夏念,许建满满的负罪感,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一个堂堂七尺男儿为了另一个女人却要如此伤害着一个女人。

许建看着夏念离开的背影,他陷入了一种从来没有萌发过的一种想法。

胡城南醒来看到一个女人光滑的身躯,当他看到女人的面孔之后,脸上浮现了一丝的厌恶,脑海里浮现起昨晚的男女欢爱的那一幕。

刚要起身,卧室的门突然推开,迎面走进来的女人正好是夏念。

还以为会在夏念的脸上看到痛苦的神情,令胡城南感到意外的是她一脸平静的面孔,视若无睹的走过去,收拾凌乱的房间。

就在这个时候,柳芷云睁开了眼睛。

看到夏念出现,一脸尴尬还带着一丝的胆怯缩进了胡城南的怀中,夏念尽量克制自己的情绪,不让内心的悲伤流露出来。

即使一闪而过,还是被胡城南给捕捉到了。

他搂着柳芷云,被子遮住了裸露的肌肤,一脸嫌恶的盯着夏念厉声吩咐:“滚出去!”

夏念听到声音之后,不慌不忙的转身走出,然后带上了房门。当房门落下的那一瞬间,胡城南的温柔也戛然而止。

面无表情的从床上起身,然后穿好夏念为自己准备的衣服,被胡城南这么晾在一旁的柳芷云再怎么傻,也看出来了,自己就是被他用来刺激方才那个女人的工具。

她突然想起了昨晚从胡城南嘴里喊出的那个名字,柳芷云一想起,身上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不甘和嫉妒。

“城南,昨晚你嘴里说的那个小念.......”柳芷云还没有把话说完,胡城南就朝她投去了一个警告的眼神,吓得柳芷云立刻合上了嘴巴。

当着柳芷云的面,胡城南一点情面都没有保留,就让管家安排夏念来换新床单,**裸的态度丝毫没有考虑还在床上的女人。

即使如此,柳芷云还是带着一丝女人的小娇嗔主动的搂住了即将要离开的男人撒娇道:“城南,你这是嫌弃人家了吗?”

胡城南任由着她抱着自己,面无表情一字一顿的警告道:“我最讨厌女人把手段使在我的身上,昨晚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胡城南的声音冷冰冰的,吓得柳芷云立刻松开了手。

还以为胡城南之后都不会再理会自己了,没想到当着个叫小念的女人面,胡城南还主动拥吻了自己,用不大却足以让在场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的声音嘱咐道:“在家打扮漂亮点,出席今晚的宴会。”

听到胡城南这么说之后,柳芷云心头的那块石头落下,高兴地主动献吻。

夏念的脸色霎时惨白一片,呆若木鸡的站在了原地傻傻的看着这两个人在自己的面前秀恩爱。

就像是许建叮嘱着夏念那样,果不其然,在宴会上的那些名流名媛看到夏念穿着随意,和别墅里女佣一起忙碌的时候,不少人还主动上前来和她打了招呼。

孙氏千金孙骁骁,夏念大学的同学,忌惮夏家势力,对夏念一直都是言听计从。自从夏家落败后,她就像是挣脱了束缚,一直都寻找机会在夏念面前耀武耀威。这一次,算是给了她一个机会。

因此,当她走进这个别墅看到夏念之后,整个人精神抖擞。

“夏念!”清脆而响亮的声音将整个宴会人员的目光都吸引过来。

即使已经做好准备的夏念在听到这一声呼叫,还是打了个冷颤,她很明显的感觉到这些人不怀好意是冲着自己来的。

整理好自己情绪后,便抬起头对上了孙骁骁的充满奚落和嘲笑的目光。

看到自己已经将大部分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了,孙骁骁踩着恨天高以傲慢的姿态朝着她走过去,一边走一边问:“夏念,你怎么穿成这样,今天可是胡总的生日宴会啊!”

夏念都没有来得及解释,就被孙骁骁的话给打断,说完之后一副恍然大悟的向夏念道歉:“不好意思啊,我忘记了,你不守妇道,新婚当夜和别的男人鬼混被胡总抓奸在床已经离婚了!”

说完之后,在场一片唏嘘。

就在众人都等着看笑话的时候,夏念回了孙骁骁一句:“至少,我曾经是他的妻子,而你苦苦追求多年什么都没有得到!”

夏念的这一番话,就像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孙骁骁的脸上。

孙骁骁苦追胡城南这件事情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背地里早就被人当成了茶余饭后话题,而今被夏念这么一说出来,引得不少人阵阵轻笑。

孙骁骁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夏念还敢这么回击自己,恼羞成怒的她扬起了巴掌,准备招呼着夏念时,却被身后的一只手给抓住了。

回头,看到许建就站在了她的身后,面无表情说:“孙小姐在胡总的生日宴会上这么胡闹,不知道胡总知晓会是什么反应?”

“你?你算什么东西!”孙骁骁气急败坏的冲着他怒骂,但又不敢轻举妄动,愤愤的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