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狼性总裁不好惹(林筱然萧凯)

狼性总裁不好惹(林筱然萧凯)

狼性总裁不好惹(林筱然萧凯)

来源:微阅云 作者:纳梵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2-29 14:56:08

狼性总裁不好惹(林筱然萧凯)小说试读:当我的手指被光头男一根根粗鲁地扒下来时,萧凯搂着一个身材火辣的小姐走到了我面前,面带微笑的看着我,仿佛在欣赏我此刻的狼狈和绝望。从没有哪一刻,如此的恨过一个人。我直直地看进他的眼睛里,在里面看到了一个双目通红、脸上燃烧着仇恨的女人。萧凯似乎终于欣赏够了用近乎施舍的语气道:“林筱然,求我。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在那一瞬间,我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

而当我看见萧凯毫不在意地继续跟身旁的女人调情时,我才明白,刚刚他的确将我拱手让给了别人。

任他再无情,再冷酷,我也没有想到,他会将我随便“借”给别人。

这一刻,心彻底凉透了。

“妞儿,叫啥名字?”

我还陷在错愕和心碎中,那个光头男已经轻佻地将手放在我的肩膀上,不安分地摩挲着,言语间透露的猥-琐让我恶心至极。

可萧凯看也不看我一眼,宛如一个陌生人,怀中抱着别的女人,旁若无人地与她亲昵暧昧。

眼泪氤氲在我的眼眶,仿佛随时都要掉落一样。

“滚!”

我狠狠甩开光头男,冲他怒骂。

虽然我林筱然现在已经不是曾经的林大小姐,但也不是随便什么混混人渣能碰的!

“臭*子敢骂我?”

光头男眼神凶狠地盯我一眼,一把握住我的腰,将我整个人抵到了墙边。我吃痛叫了一声,奋力挣扎,眼神却不自觉地飘到了萧凯那边。

他穿着白衬衣,挽起袖口,看上去人模人样,偏偏他却搂着另一个女人,彼此视线交缠,好不深情。

我的心陡然一沉,是了,今天就是萧凯带我来的这里,也是他随口将我丢给了光头男,我怎么还能奢望他会救我?

下巴猛的一痛,光头男一只手钳住我,逼我与他对视。

整个屋子里烟雾撩撩,模糊了我的双眼。

“你算个什么东西?还敢让老子滚?”

光头男怒气腾腾,浑身充满了煞气,仿佛下一秒就会掐住我的脖子。

“放开我!”

我疯狂挣扎着,只要一想到会被他压在身下,还是当着萧凯的面,我就怕得浑身发抖。

然而光头男的身体就跟悍在地上的铁柱一般,无论我使多大的劲都无法撼动他丝毫。而他,一只手就轻易将我摁住了。

“哟,这小妞儿还挺烈~”

光头男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戏谑的笑意,仿佛我的挣扎绝望在他眼里都只是取悦他的乐子而已。

“萧少,你上哪儿找的好货色?看看这漂亮的脸蛋儿,这柔若无骨的细腰,这又白又嫩的大长腿……”

他说的同时,那只恶心的大手还一路摸下去,“想到待会儿这腿缠在老子腰上,老子就忍不住了!”

包厢里的人听了这话,顿时发出一阵怪笑。

甚至还有人冲我吹口哨,起哄说:“别光说不练啊,赶紧的啊!哥儿几个可都等着看呢!”

我死死地瞪着那人,心里一遍遍将他凌迟。

我发誓,今天我要是没死在这儿,我要把这些人一个个全都活剐了喂狗!

光头男笑着看向萧凯:“萧少,这妞儿我真上了啊,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后悔?”萧凯似乎觉得很好笑,“不过是我玩腻了的玩意儿罢了,你要是喜欢,尽管拿去。”

玩腻了的玩意儿罢了!这话仿佛魔咒一般在我脑子里不断重复循环。

“萧凯!你这个畜生!”

我目眦欲裂,恨不得冲上去将他砍得稀巴烂。

他微微偏头睨了我一眼,“有时间骂我,不如看看自己的境况。”

我猛然愣住,发觉光头男竟然已经拖着我到了门口,一旦出了这道门,我就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不要!放开我!”

我的哭喊和求救没有引来在场任何一个人的怜悯,他们纷纷像看好戏一样,脸上挂着恶劣的笑,眼中甚至充满了期待和兴奋。

一瞬间,我遍体生寒。

“叫什么叫!有力气去床上叫!”光头男一巴掌甩过来。

我的脸被打得一偏,耳边嗡嗡作响,有一瞬间甚至听不见任何声音,也无法做出任何反应。

等恢复知觉时,被打的那半边脸火辣辣的疼。光头男一口唾沫吐在地上,一把拽住我的头发,拖着我往外走。

我拼命扒住门框,指甲断了犹不松手。

一股钻心的疼从指尖蔓延到心口,我心里不断哀求着,谁能来救救我?

然而这不是童话,这是活生生的现实。

我幻想中的救我于水火的男人并没有出现。

当我的手指被光头男一根根粗鲁地扒下来时,萧凯搂着一个身材火辣的小姐走到了我面前,面带微笑的看着我,仿佛在欣赏我此刻的狼狈和绝望。

从没有哪一刻,如此的恨过一个人。

我直直地看进他的眼睛里,在里面看到了一个双目通红、脸上燃烧着仇恨的女人。

萧凯似乎终于欣赏够了,用近乎施舍的语气道:“林筱然,求我,求我我就救你。”

他折磨我的身体,现在还要将我的尊严踩在地上,狠狠碾碎。

原来,这就是他的目的。以通过欺辱我,来获得乐趣。

我心如死灰,眼泪疯狂地往下掉。

“萧凯,你还有良心吗?”

闭上双眼,我嚎啕大哭。

从未像现在这样清醒地认识到,萧凯,他真的变了!不再是我曾经的凯哥了!

“看来你很想跟我的兄弟共度一晚。”

如同恶魔般的话语回荡在我耳边,当我睁开眼泪流不止的时候,他已经迈开一条腿,看都不看我便打算离开。

一时间,所有的残念在这一刻倾塌。

“不要……”

我几乎是扑到了他的脚下,泪水涟涟。

“救我,我求你……”每个字,都和着血,一点一滴咽回肚子里。

我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烧成灰烬,踩进泥地里,然而此刻,我又不得不向他跪地求救。

他终于顿住了脚步,只是眼中的戏谑之意,让我心中的希望顿时消失无踪。

“萧少,这么不听话,我帮你****。”

光头男搓着手,谄媚之余是无尽的邪恶。他打量我全身,仿佛要将我整个人看透一般。

我紧紧拽着萧凯的裤脚,恐惧遍布全身。

“免了,我怕这女人不听话,扰了你的兴致。”

萧凯用嫌恶的目光看着我,单手将我拎起,放开了他原本搂着的女人。

我吓得说不出话,心中只剩下无尽的恐慌和对他的怨恨。

那光头男还想说什么,但被萧凯冷冷看一眼之后,他就很知趣地闭上了嘴。而之前被萧凯搂着的小姐一脸的不情愿,但迫于他的威慑,还是让开了一条路。

随后,我被萧凯以近乎粗暴的方式扔进了车里。

我缩在车座上,紧紧抱着自己的膝盖,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就像惊弓之鸟一般,就连他凑过来的时候,我都下意识地往后一躲。

萧凯嗤笑一声,将车子开出了会所。

夜晚的风很舒适,我却感到全身凉透,心脏像是被悬挂在风中一般,寒意浸骨。

“萧凯,你故意羞辱我。”

我语气淡淡的,没有愤怒,也没有怨恨,一切的情绪都掩藏在了死寂的面具下。

他没有说话,只是随后猛然刹了车,将车停在路边,并利落地解下安全带,按下我的座椅。

“你干什么!”

我瑟缩在角落,附近空无一人,只有隐约的蝉鸣。

他紧抿双唇,横跨一条大腿坐在了我的身上。

“没错,我倒想知道,你要陷入怎样的境地才肯对我低头。不过今天看来,你还是不知死活。”

他语气淡薄,手上撕扯我衣衫的动作却近乎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