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前夫很傲娇(陆子佩顾怀瑾)

前夫很傲娇(陆子佩顾怀瑾)

前夫很傲娇(陆子佩顾怀瑾)

来源:微阅云 作者:蝉衣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2-30 10:30:58

《前夫很傲娇》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骂骂咧咧发泄了半天,顾怀瑜坐在地上,“汪汪汪,算了算了,不能跟他生气,那种没情商的人,活该单身这么久,我明白了,勾搭弟妹这种任重而道远的事,还得我自己出手,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谁让弟弟是个龟毛死傲娇,我再不帮忙,他就真的打光棍了,嗯,我这是可怜他,才不是别的。”

在线阅读

“江少刚才也说了,是未婚妻,而不是妻子,既然还未结婚,自然也是需要避嫌的。”

“是吗,那倒是我考虑不周了,”江淮南挑眉,目光不明的看向顾怀瑜,“不过顾小姐放着好好的顾家别墅不住,跑过来跟我未婚妻挤在一起,可是顾家生意出了什么事,连顾小姐都不能照顾到了。”

顾怀瑜双臂环胸,“多谢江少关心,子佩睡着了,怕是江少见不到佳人了,当然江少若是没事的话,我刚好有个困惑,不知该如何解决,正好向江少请教。”

“既然睡着了,那我就不吵醒她了,不知顾小姐何困惑,不妨直说。”

“本来也没打算拐弯抹角的,我有位朋友,同时被两个人相中,一位呢,是我偶像,另一位呢,是我亲人,江少觉得,这个时候,我应该撮合她跟哪个好呢?”

江淮南轻笑,笑意却是不达眼底,“顾小姐这话,我想多数都会选亲人这位了,不过我倒觉得,偶像或许更合适,毕竟人都有私心,自然会偏向于与自己更亲近的,这种选择,未免太过武断。”

顾怀瑜就像没听见对方后面那些话一样,立刻喜笑颜开,“江少也觉得我会选亲人是吧,确实呢,我也是这样想的,江少可是我一直崇拜的人,我自然还是更想将子佩推到我顾家。”

江淮南盯着顾怀瑜,神情似笑非笑,“顾小姐这话,原来是崇拜我,这倒是让我颇为受宠若惊了。”

“江少这样的青年才俊,又洁身自好,风评也是出了名的好,我崇拜江少,很奇怪吗?”

对上顾怀瑜的反问,江淮南偏了偏头,“我以为,顾小姐会更崇拜顾总,毕竟那位跟你更亲近不是。”

“江少可有听过一句话,距离产生美,我与怀瑾之间,哪能生出崇拜之意。”

江淮南挑眉,“可我若是没记错,此刻我跟小佩还有婚约吧,顾小姐这样正大光明的挖墙脚,是不是有些不太好。”

“那我背地里挖墙脚是不是更加不好,所以两者相比较,还是跟江少提前说明的好。”

“顾小姐还真是有趣的紧,若不是知道顾小姐心中有人,我怕是要信了顾小姐仰慕我的话了。”

顾怀瑜低下头,“偶像跟心上人终归是不一样的,偶像之所以是偶像,是离得远,求不得的白月光。”

顾怀瑾出来时,就看到门口对峙的两人,看到江淮南,顾怀瑾下意识的皱眉。

江淮南也是同一时间沉下脸,“顾总来我未婚妻住处,是不是有些不妥。”

“有什么不妥的,我弟过来找我哪里不对了,江少现在说这话,未免太让人误会了。”

“如果只是单纯的找顾小姐,我自然不会说什么,只是顾小姐如今与我未婚妻同住一起,所以顾总该避的嫌都还是要避的,毕竟流言蜚语太过伤人,我不想小佩受到伤害,这点,没什么不对吧。”

顾怀瑜点头,“江少护人心切,我也是理解的。”

顾怀瑾盯着两人,蓦的冷笑一声,“你跟她订婚图什么,你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吗?”

江淮南身子有一瞬间的僵硬,转瞬即逝,“顾总这话我听不明白。”

“孙嘉靖这个名字,江少不会不知道吧。”

江淮南眯起眼睛,“你什么意思,你还知道什么。”

这般明显的慌乱,顾怀瑾嗤笑,眼中冷意更深,“大家都是明白人,有些话,还是别说的太明比较好,不然面子上终归是过不去的。”

江淮南点头,脸上也带着笑意,“确实如此呢,就是不知,顾总说这些,是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呢,我想以顾总现在的身份地位,我这里的东西,还没什么能入顾总的眼吧。”

“我的目的不是一开始就告诉江少了吗,我对陆小姐一见钟情,这个答案,不知江少现在还信不信。”

江淮南彻底冷下脸,“那就是谈不拢了,小佩我是不会让给任何人的,包括顾总。”

顾怀瑾淡漠的摇头,幽幽出声,“江少误会了,我不需要别人让,属于我的,我会自己亲手拿回来。”

“顾总的气魄,确实让人佩服,只是有时候,不是光这点就够的,我想上次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有些人,不是顾总现在可以招惹的。”

顾怀瑾轻笑,“越有挑战的东西,到手才越有成就,江少说,是不是这个理。”

江淮南看了眼顾怀瑾,勾唇,“那么,我等顾总的手段了。”

江淮南退离了门口,顾怀瑾也没了做饭的心思,看到顾怀瑾离开,顾怀瑜急了,“你干什么,我拼死拼活给你找机会让你见面,你现在居然给我撂挑子,顾怀瑾,你今天要是不等陆子佩醒了说清楚,以后你都别想我会再给你牵线的!”

对上顾怀瑜的怒气冲冲,顾怀瑾只是平静的点头,“不用牵线,我跟她本就没关系,今天不过是看她可怜,以后不会了。”

再也不会将一腔深情捧到她面前,任由她践踏,今天是失态,以后不会再这样了。、

顾怀瑜眼睁睁看着顾怀瑾离开,气的直跺脚,“顾怀瑾你给我等着,我再管你的事我是狗,好气哦,我好心帮你,你不领情就算了,居然拍拍屁股就走人。”

骂骂咧咧发泄了半天,顾怀瑜坐在地上,“汪汪汪,算了算了,不能跟他生气,那种没情商的人,活该单身这么久,我明白了,勾搭弟妹这种任重而道远的事,还得我自己出手,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谁让弟弟是个龟毛死傲娇,我再不帮忙,他就真的打光棍了,嗯,我这是可怜他,才不是别的。”

尽管心里有了打算,嘴上还要嘀咕几句,“死傲娇,活该你单身,你不单身就怪了,可怜我当着长姐的身份,*着妈**心,我太不容易了。”

陆子佩很久没有睡得这么安稳了,当然她并没有想到会是顾怀瑜给她吃了安神的药,只当是因为顾怀瑜过来,给屋子添了人气,自己才睡得这么安稳,因着这个误会,陆子佩对顾怀瑜心中生出一丝感激,想着以后对她,或许不用过于防备,不论她接近目的为何,至少现在,她没有表露坏心,至于别的,慢慢相处再看吧。

顾怀瑜没想到,自己无心之举,反而让陆子佩对她改了看法,若是知道,以她戏精自居的心思,又该暗自嘚瑟了。

起身下了楼,看到顾怀瑜在沙发上坐着,陆子佩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变化。

“子佩你醒了,”看到陆子佩,顾怀瑜一下子活了过来,从沙发上起来,“子佩你饿不饿,我们出去吃点东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