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亿万甜宠:娇妻只做掌中宝(肖晴晴詹皓景)

亿万甜宠:娇妻只做掌中宝(肖晴晴詹皓景)

亿万甜宠:娇妻只做掌中宝(肖晴晴詹皓景)

来源:微阅云 作者:榴莲球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2-30 11:09:40

亿万甜宠:娇妻只做掌中宝(肖晴晴詹皓景)一旁的詹皓景厌恶地往后退了一步,肖晴晴见此,却将整只章鱼从手臂上扯下,毫不犹豫地放在了詹皓景的手背上。詹皓景似乎从来没有接触过活章鱼,刚刚触碰到章鱼脚上的吸盘,真个人出奇地弹跳到了一旁,脸上写满了对章鱼的恐惧。哈哈哈……”肖晴晴第一次蹲在地上看着面前胆小如鼠的詹皓景捧腹大笑了起来。

在线阅读

“詹,你跟那个叫肖晴晴的女人到底是什么关系?你们应该不是普通朋友吧?”

詹皓景看了看吴耀清,笑了起来,“吴总今天就是为了这件事儿而来?”

见吴耀清不说话,只是拉着一张脸,便继续说道:“詹家跟你们吴家之前有过婚约,而您老也擅作主张将这个婚约定在我跟莫语身上,如今又在担心什么?”

听到詹皓景的解释,吴莫语脸上的愁容这才渐渐淡去。

上前扯住了吴耀清的手臂,撒娇说道:“爸爸,我就说詹不是这样的男人,你看,我们搞错了吧?”

“你懂什么!”

吴耀清一把甩开吴莫语,呵斥着,“你涉世未深,对这方面的事情又能了解多少呢!”

“吴总的意思,我能理解成是吴总在情场方面是一个老手了?”

詹皓景像是看好戏地一般将身子靠在了背后的沙发上,“难怪。”

“难怪什么!”

吴耀清突然间动怒,直接站起了身子来,“詹皓景我警告你,虽然你家跟我们吴家有过婚约,但那婚约早在之前就已经取消了,想插手进吴家,门儿都没有!”

“爸爸!”

吴莫语激动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急之下跑到了詹皓景的身边。

“詹,昨天爸爸妈妈在家里吵了一天了,今天爸爸正在气头上,事情的全部都是因为肖晴晴那个私生女引起的,爸爸的话你都别往心里去。”

“吴莫语!世界上的好男人多得是,追你的人数不胜数,你为什么总是扒着詹皓景这颗树不放?”

吴耀清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看着吴莫语,脸上写满了失望。

“至于肖晴晴,我们吴家是不会认一个私生女的。”

吴耀清拉着吴莫语的人刚走到门边,突然间丢下了这句话。

詹皓景仍旧是那副笑容的表情,回道:“吴总,欠债能还,但情债要还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哼!”

吴耀清离开待客室之后,便直奔吴家。

詹皓景将吴耀清目送走之后,便拿出了手机拨通了肖晴晴的电话。

对方迟迟没有接电话,詹皓景不自觉地便皱起了眉头。

驱车赶往公寓,心中一直忐忑着,生怕一个人留在他公寓里的肖晴晴会做出什么傻事儿。

他知道昨天晚上是他冲动了,但是如若不是肖晴晴的主动……

匆匆忙忙一进门,却发现肖晴晴此时腰间正系着围裙,皱着眉头站在大开的冰箱前发呆。

“在做什么?”

肖晴晴被突然间出现的声音打断,转头的时候脸上挂满了笑容。

“你家里怎么什么都没有啊,平时都不吃饭的吗?”

被肖晴晴这么一说,詹皓景整个人便从紧张到彻底放松了下来,连同悬着的神经。

“这不是我住的地方,所以家里出了未拆封的日常用品之外,就没有什么。”

詹皓景一边说着,一边坐在了沙发上。

突然感到一阵儿身心畅快,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再没有一天的轻松能像今天这般轻松了。

似乎也就只有在这个女人面前,詹皓景才会放慢了生活节奏,进入一种缓慢的相处模式。

屁股还未坐热,詹皓景便被大步走上前来的肖晴晴从沙发上拉了起来。

“带我去菜市场。”

詹皓景没有拒绝,正巧想要放松一下。

肖晴晴解下了腰间的围裙,一条嫩白的小裙子套在她的身上十分合适。

菜市场位于小区外还不到四个红绿灯的距离,距离不长,肖晴晴打开车窗,任由舒服的风吹到脸上。

早上九点钟,菜市场内已经没有多少人了。

肖晴晴捏起一只章鱼脚,任由鲜活的章鱼扭动的软软的长脚攀上她的手臂。

一旁的詹皓景厌恶地往后退了一步,肖晴晴见此,却将整只章鱼从手臂上扯下,毫不犹豫地放在了詹皓景的手背上。

詹皓景似乎从来没有接触过活章鱼,刚刚触碰到章鱼脚上的吸盘,真个人出奇地弹跳到了一旁,脸上写满了对章鱼的恐惧。

“哈哈哈……”

肖晴晴第一次蹲在地上看着面前胆小如鼠的詹皓景捧腹大笑了起来。

平时那个高冷不食人间烟火烟火的男神形象呢?

肖晴晴放过詹皓景,继续买菜。

买了一堆虾跟其它海鲜,又买了许多的蔬菜,自然一切都是詹皓景付钱。

自从他们两个领证结婚之后,单单也就只是去民政局匆匆地领了证儿,什么仪式都没有。

肖晴晴心里自然清楚这本就是一场仪式,但却仍不想欺骗也这么敷衍。

回了公寓,肖晴晴便洗手下了厨房。

第一次,肖晴晴为了一个男人洗手做饭。

还在大学的时候,肖晴晴曾经发誓,将来能让她心甘情愿下厨房的,一定是她命中认定的那个人。

那个时候这么想着,如今肖晴晴仍旧是这样的想法。

微微侧目,一边收拾着盆里的虾,一边往厨房外面的客厅看去。

此时的詹皓景正拿着手里的笔记本电话,仿佛在工作。

肖晴晴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了几分,曾几何时,她也幻想过有一天会跟爱的人过这样的平淡生活。

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一切都变了。

肖晴晴敛去了眼眸中怅然,指尖处突然传来一抹吃痛,下意识地便叫出了声儿。

詹皓景听到声响,急忙放下了手中的笔记本电脑,奔进厨房。

看着肖晴晴手指上的血迹,忙乱地折身回到客厅,在电视柜下的抽屉中翻找起了创可贴。

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回头的时候发现肖晴晴正站在他的身后冲他笑着。

一边笑着,一边将手上的手指举到面前,示意给他看了一下。

只见,肖晴晴的手指上裹着几层厚厚的卫生纸。

“谢谢你,詹皓景。”

詹皓景有那么一瞬间的愣神儿,突然从心底涌出来的感觉再也遏制不住了。

立马上前,一把将肖晴晴拥入了怀中。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詹皓景变得小心翼翼,生怕肖晴晴那天会离开他。

生怕肖晴晴哪天会撕毁了他们之间的合约一走了之,就算是那样,到那时候的詹皓景也是拿她没有办法的,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