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主角是陆妍伶九晏小说

主角是陆妍伶九晏小说

主角是陆妍伶九晏小说

来源:微阅云 作者:流畅 分类:古代 时间:2020-12-30 11:42:09

主角是陆妍伶九晏小说书名是《极品萌妃太坑人》妇人被说得羞臊起来,干脆也把剩下的一罐子咸菜给买了,“买就买!不就是三十几文钱的事儿吗?”有人尝着也觉得好吃,就出了二十文钱,把免费品尝之后剩下的那大半罐子咸菜也买走了。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陆妍伶带来的四罐子咸菜就被一扫而空,破篮子里,只剩下十只鸡蛋。

在线阅读

这鸡蛋可是好东西。

九宴身上有伤,正是需要补营养的时候,他们没钱买肉,每天有一颗鸡蛋吃也很不错了。

陆妍伶小心翼翼将鸡蛋放到竹篮子里,顺手在身后揪了几把野草盖上,又开始大声叫卖起来。

水灵灵的丫头又生了一副黄莺似的嗓子,大声喊着咸菜免费品尝,很快就吸引了很多外村的妇人。

妇人们都喜欢占些**宜,有这样的好事,谁不愿意尝一尝。

可陆妍伶只许每个人尝一口,再多要,就不给了。

有妇人很是不满,“小姑娘,你这咸菜不是要人免费尝的吗?”

陆妍伶抱紧了咸菜罐子,笑嘻嘻地道:“这位婶子,我腌点咸菜也不容易,这是拿到集市上来卖的。开这一

罐给大家尝,是为了吸引大家伙来买我咸菜的。要是都让大家吃完了,我拿什么卖呀?”

旁边的妇人拽了先前说话的那位妇人一把,笑道:“行了行了,李嫂子,就你这一张大嘴下去,这罐子里的

咸菜就得少一半!人家小姑娘也不容易,你可别再尝了。”

围着的人哄堂大笑起来。

李嫂子一张脸红了红,瞪了方才那妇人一眼,“我是觉得好吃,想要买她一罐,这才再多吃一口!你懂什么

!”

她很是大气地掏出了钱袋子,“小姑娘,你这咸菜多少钱一罐啊?”

陆妍伶还没定好价,按照那卖鸡蛋的大娘给的数,这一罐子咸菜就只能卖二十文。

虽说二十文还是少了点,但已经开了先河,就不好改价了。

也罢,只当今天第一天做买卖,做个优惠活动吧。

陆妍伶刚要开口,却只听那个卖鸡蛋的大娘抢先替她说了话,“三十二文一罐野菜!”

要掏钱的李嫂子吃了一惊,“这一罐野菜要三十二文?”

那大娘冲陆妍伶使了个眼色,要其不要说话,听她说就是。

“怎么,你嫌弃贵了?这野菜你刚刚也尝了,好吃吧?这里头的菜,你叫得上名儿来吗?认识吗?人家一罐

野菜要你三十文,还让你白尝了几口,你还想咋地?快掏钱吧,剩下那两文是罐子钱。”

这咸菜谁家不会腌啊,李嫂子一听这么贵,就有几分犹豫。

陆妍伶赶紧趁热打铁,“婶子,您别看这罐子里的也是咸菜,但这个咸菜和咱们家里吃的咸菜不大一样。我

用来腌咸菜的是可以入药的野菜。婶子平常就着稀粥吃,还能清热败火呢。”

李嫂子半信半疑,“真这么神奇?”

“婶子,我一个小姑娘家,能骗你吗?”

李嫂子打量了陆妍伶一眼,小丫头一双眼睛清清亮亮的,不像是会骗人的。

再加上周围人又起哄,李嫂子咬咬牙,从钱袋子里数出三十二文铜钱,交给陆妍伶,嘴里还唠唠叨叨的,“

你这咸菜是好吃,但是盛咸菜的罐子也太破了。这么个罐子就要两文钱……”

话还没说完,陆妍伶就捧着已经打开口的那罐咸菜递到了李嫂子跟前,“婶子,要不,您再尝几口?”

李嫂子立马喜笑颜开,二话不说就挑了一大筷子咸菜送入口中,含糊不清地道:“你这丫头,会做人!”

旁边的妇人又笑着捶了捶李嫂子的肩膀,“你呀,就是喜欢占人家小姑娘滴便宜!”

李嫂子瞪了她一眼,“你不占人家的便宜,那你刚才也吃了好几口,你怎么不买?”

妇人被说得羞臊起来,干脆也把剩下的一罐子咸菜给买了,“买就买!不就是三十几文钱的事儿吗?”

有人尝着也觉得好吃,就出了二十文钱,把免费品尝之后剩下的那大半罐子咸菜也买走了。

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陆妍伶带来的四罐子咸菜就被一扫而空,破篮子里,只剩下十只鸡蛋。

她从贴身的小袄子里摸索出一个帕子来,把新赚的八十四文钱仔仔细细的包在帕子里,又塞进小袄子里。

卖鸡蛋的大娘在一旁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不禁感叹,这丫头也是个可怜孩子呀。

“大娘。”陆妍伶收好钱,就真心实意地拉着她的手道谢,“方才多亏了大娘帮我讲价,不然,我今儿个也

卖不了这么多钱。”

大娘忙摆手,“姑娘,你不用谢我,我帮你,也是因为我有私心。”

她指着陆妍伶的篮子,笑道:“我看你刚刚拿来装咸菜的罐子,已经挺破的了。想来,你家就这么几只罐子

吧?”

陆妍伶一拍脑袋,糟糕!她把这事给忘了!

她一共从月老庙中就找出了这几个瓦罐,今天全卖出去了,下回再用什么东西盛咸菜?

大娘一看陆妍伶的神态就知道了,笑眯眯地拍了拍她的手,“姑娘,你别急。我家就住在王家庄,我家男人

在族中排行第七,你叫我一声七大娘就行。”

陆妍伶从善如流,笑眯眯地喊了一声“七大娘”。

七大娘应下了,“丫头呀,不瞒你说,我家儿子在窑厂干活儿,平常也私下里给人烧点东西。前一阵子就给

人烧了这么百来只瓦罐。结果那个人嫌弃瓦罐不好看,不要了。你说这事儿闹得……”

陆妍伶明白了,“大娘,你是想把家里的瓦罐卖给我?”

“瞧这丫头,真是聪明,我老婆子说一句,你就什么都明白了。姑娘,我也不卖你贵了,两只瓦罐三文钱,

怎么样?”

陆妍伶细细想了想,她现在的确缺瓦罐。三文钱两只瓦罐,已经挺便宜的了,就立马和老太太定下了。

谈妥了什么时候去拿罐子,陆妍伶就准备回去。

方才听说这有好吃咸菜的人找过来,一看咸菜卖没了,都拍着大腿大呼可惜。

陆妍伶忙说下个集市还来。

有好吃咸菜这一口的人就跟陆妍伶定下了,更有甚者,还掏出了定金。

正是热热闹闹的时候,忽然听得一声大嗓门的嚎叫炸起,“呸,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这个小**!”

一听这大嗓门,陆妍伶就皱起了眉头。

真是冤家路窄,赶个集也能碰上朱五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