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极品萌妃太坑人(陆妍伶九晏)

极品萌妃太坑人(陆妍伶九晏)

极品萌妃太坑人(陆妍伶九晏)

来源:微阅云 作者:流畅 分类:古代 时间:2020-12-30 11:42:37

(陆妍伶九晏)《极品萌妃太坑人》小说试读:村长就皱了眉头,神情不悦地瞪了林云霜一眼,“旭哥媳妇,晴天白日的,你号丧啥?”林云霜惯会做戏,这眼泪是说来就来,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已经抽抽噎噎泪流满面了,“二伯,你若是再不来,我家元旭就要被打死了!”什么?陆元旭要被打死了?陆妍伶冷笑着看看一脸吊儿郎当样的陆元旭,再看看衣裳都被撕裂了脸上带伤

在线阅读
“原来你巴不得我死了呀?”

陆妍伶气极反笑,“既然如此,你又跑来欺负九宴,算是怎么一回事儿?”

陆元旭往地上啐了一口,“我呸!到底是跟了野汉子,这胳膊肘也要往外拐。咱娘被你和这野汉子气成什么

样了!你嫂子一回来听说你这事,也气得差点晕过去,我不揍这小子出口气,我揍谁?你起开!”

陆妍伶横在九宴跟前,仰头冷冷地直视他,“陆元旭,你说话注意点,别一口一个‘咱娘’、‘咱娘’的,

那是**,不是我娘!”

陆元旭顿时瞪大了双眼,显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臭丫头,你说什么?你连亲娘都不认了?”

陆妍伶这个丫头,一向胆小如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牙尖嘴利,竟然还敢顶撞他!

“你个*丫头,别以为我不敢揍你!”

陆元旭说着,抬起手来就要扇陆妍伶。

“你敢!”陆妍伶抬头挺胸,冷笑着瞪陆元旭,“前几日,陆大娘可是亲口说了,把我逐出家门。你要是不

清楚,那就回去问问**!从今以后你若是再敢打我,我就去衙门里告你!”

陆元旭天生无赖,最怕跟官府打交道,一听她搬出了衙门,就缩手缩脚地哼唧起来,“*丫头,你敢!”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我有什么不敢?”

陆妍伶狠话放下,便拉着九宴就要走,还没走几步,就见嫂子林云霜从人群中挤出来,“啧啧啧,老陆家出

了你这么个丫头,真是祖上缺了大德了!”

陆元旭一见林云霜,赶紧溜过来,却被她瞪了一眼,“真是没出息,连个丫头都降不住!”

她甩开陆元旭,皮笑肉不笑地眼斜陆妍伶一眼,忽地拍着大腿大叫起来。

“大家伙儿都来看看啊!我这个不要脸的小姑子,放着病倒在床的亲娘老子不管,整天跟一个野汉子厮混在

一起。我公爹去的早,婆母一个人把这兄妹俩拉扯大,对我这小姑子真是掏心挖肺地好。”

“没成想,竟然养出这么个吃里扒外的东西!简直就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这种**,怎么还能在咱们村子

里生活!”

“留她在村子里,这不是败坏咱们秋河村的名声吗!将来大家的儿女要嫁娶,人家一来打听,知道咱们村子

里有个跟野男人勾搭成奸的小**,指不定对咱们村的姑娘们什么看法呢!大家伙说是不是啊!”

眼见林云霜在人前演了起来,陆妍伶恨得牙痒痒,一双手也死死地揪着自己的衣角。

这世上竟然有这么不要脸面倒打一耙的人。

原主从小到大过的那就不是人过的日子,小小年纪就要家里家外地忙活,干活儿干慢了还要挨打。整天吃不

饱穿不暖,跟一个讨饭的没什么区别。

走在村子里都没有小姑娘愿意和原主玩。

待陆元旭娶进林云霜,原主的日子就更加难过了。

这个林云霜,是真正的面甜心苦、两面三刀的小人。当着外人的面摆出一副长嫂的架势,关上家门,就撺掇

陆元旭打骂她,甚至还偷偷撺掇陆大娘把原主卖给别人做妾。

原主也是实在活不下去,才投的秋河。

而这些乡亲门明明都看到陆妍伶从小到大是怎么受欺负的,此时却都默然不语。

更有甚者,还大声附和起林云霜,“是呀,咱们是好心,才留陆丫头和这野汉子在村子里过活,这万一将来

惹了什么风言风语,影响了家中儿女的婚嫁怎么办?”

“就是就是,我看这野汉子来路不明,谁知道他以前干过什么!”

陆妍伶举目四望,这些一个个大义凛然、义愤填膺的村民,面目竟然如此可憎。

她不求着他们好心同情她,但求他们不要踩她一脚便是。

而这点小小的要求竟然都是奢望。

眼下,这些人不仅没帮她,还想着把她和九宴从村子里赶走。

陆妍伶慢慢握紧了拳头。

“陆妍伶,说你呢!”林云霜得意地翘起了兰花指,“你还不走呀?真等着大家伙儿拿叉子把你们给赶出去

?”

“林云霜,你别欺人太甚!”

陆妍伶实在气不过,冲过去就要动手,胳膊却被身后的九宴拽住了。他轻轻地摇摇头,一双眸子黑沉沉的,

仿若黑夜无边,看不到尽头。

林云霜却还在嘻嘻笑着,不断挑起陆妍伶的怒气,“哎呀,小姑你不是要揍我吗?怎么还不动手?啧啧啧,

光天化日之下,你和一个野汉子拉拉扯扯的,真是不像话。我都替你丢人!”

陆妍伶赤红了双目,挣扎着冲林云霜挥舞着拳头,“林云霜,你别得意!”

“都住手!”

正是闹哄哄的时候,匆匆赶来的村长大喝一声,人群顿时安静下来。

村长也姓陆,在陆家族里排行老二,陆妍伶见了他得喊一声“二伯”。

原主以前受欺负,村长还能站出来说几句话。因为在族里辈分高,又是村长,陆大娘便也肯听几句。

“二伯,”陆妍伶见了村长,不知怎地,竟然委屈起来,“今日的事……”

“二伯呀,你可来了!”

忽地,林云霜一声哭嚎,倒把众人给吓了一大跳。

村长就皱了眉头,神情不悦地瞪了林云霜一眼,“旭哥媳妇,晴天白日的,你号丧啥?”

林云霜惯会做戏,这眼泪是说来就来,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已经抽抽噎噎泪流满面了,“二伯,你若是再不

来,我家元旭就要被打死了!”

什么?陆元旭要被打死了?

陆妍伶冷笑着看看一脸吊儿郎当样的陆元旭,再看看衣裳都被撕裂了脸上带伤的九宴,心里头也不得不佩服

林云霜睁眼说瞎话的本事。

这演技,这脸皮,不去演戏都可惜了。

村长也不是瞎子,一看九宴和陆元旭的样子,就知道事情大体是什么样了。

他阴沉着脸,挥挥手,让围观的众人都散了,“地里没活儿了吗?都围在这儿干嘛?回家去吧,该干嘛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