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朝晴暮夕:我死后渣男都追悔莫及(林夕苏浔)

朝晴暮夕:我死后渣男都追悔莫及(林夕苏浔)

朝晴暮夕:我死后渣男都追悔莫及(林夕苏浔)

来源:微阅云 作者:森沐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2-30 15:47:22

《朝晴暮夕:我死后渣男都追悔莫及》是森沐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朝晴暮夕:我死后渣男都追悔莫及》精彩章节节选:罢了罢了,这个身体的莫子晴,不过才十七岁,正是上高中的年龄,若是她不答应,恐怕又会生出许多事端。没几日。苏浔便派人送来了一套高中的校服,蓝白衬衫配上一条及膝深蓝长裙,摸着布料就知道价值不菲。

在线阅读

林夕坐在宽大的软床上,垂目咬唇,神色凄苦,再无任何刚刚在人前的咄咄逼人,乘胜追击的模样。

此时的她,更像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小女孩,只能蜷缩在角落里独自舔舐着自己的伤口。

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掉下来。

今日的情况,林夕看的一清二楚,叶千帆心底,终究还是放不下林夕,不然,不会那般的任由自己羞辱。

自嘲一笑,林夕只觉得事情真是充满了讽刺。内心冷道。

叶千帆,你背叛我,是因为苏家有钱有势,可以帮你一步登天,还是真的厌倦我了?

只是没有人回答林夕。

想起自己也曾如苏瑾一般,一副小女生的模样,亲密的挽着叶千帆的手,柔声细语,如今却已物是人非。

林夕只觉得好笑,握紧双拳,将快要涌出眼眶的眼泪重重的憋回去,林夕神色闪过一丝坚毅。

那叶千帆,你看好了,终其一生,我都会让你知道,你当初的决定是多么愚蠢!

正恍然间,门外却忽然响起了敲门声。林夕连忙擦干眼泪,跑上前开门。

苏浔在门前站的笔直,面无表情的盯着林夕,皱眉问道。

“怎么哭了?”

林夕闻言慌忙的擦了擦眼角,干干净净的,哪里有什么泪水?

苏浔明明是在耍自己!林夕心下恼怒,狠瞪了苏浔一眼,开口没好气的说道。

“苏少爷,今天我累了,想要休息。”

说罢,便是准备关门。却被苏浔死死的拦住。

“莫子晴,我找你有事!”

“什么事?”

林夕盯着苏浔白玉般无暇的面容,疑惑问道。

“你**帮你安排好了A市最好的高中,让我来跟你说,你休息几天就去上学吧。”

苏浔说完,便松开了抵住门的手臂。转身毫不犹豫的离开。

林夕呆呆的看着苏浔大步离开的背影,手中握着冰冷的金属门把,微微愣神。

让她去高中上学?

她今年已经21岁了。要不是发生这样意料不及的事情,自己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如今竟然让她去高中上学?

半响,林夕才沉默的叹了口气,带上门。心中苦笑。

罢了罢了,这个身体的莫子晴,不过才十七岁,正是上高中的年龄,若是她不答应,恐怕又会生出许多事端。

没几日。

苏浔便派人送来了一套高中的校服,蓝白衬衫配上一条及膝深蓝长裙,摸着布料就知道价值不菲。

看着左胸口的校徽,林夕才明白过来。

这个学校竟是有钱人都难进的高中。森雅高中。里面的学生,几乎无一不是军阀政商,地产大亨珠宝大亨们的子女。

换上校服试了试大小,竟像是量身定做的一般,合身的很。

管家温雅一笑,看着林夕开口解释道。

“这是苏少爷拿了小姐的旧衣,派人比对之后赶制的。”

林夕闷闷的应了一声,敛下眉目收起所有的情绪。

这苏浔,什么时候对自己这么好了?

平白无故的好过了头,便是别有用心了。想起那日在病房之时,苏浔冷酷无情的冷漠神情,林夕的心便是一寒。

那般无情冰冷的男人,不管是存了什么心思,自己还是保持距离的好。

坐上苏浔的私家车,林夕来到了A市所有人心中代表着金字塔顶端的贵族学校。

森雅高中。

森雅高中除了收纳有钱有势的富家子弟之外,每年更是只有极少的名额收下那些成绩极为优异的寒门学子,保持自己傲人的升学率。

有人说,一只脚踏进了森雅高中,就等于是一只脚踏进了纸醉金迷的浮华生活。

要是能在森雅高中立足,那以后A市,乃至全国,都可以嚣张的肆无忌惮。

这虽是戏言,却也正是森雅高中的真实写照。

看着豪车林立的停车场,林夕有一种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的感觉,好在这些日子里,她熟悉着莫子晴的生活,对于有钱人的奢华和享受,已经有了一个心理准备。

轻叹了一口气。林夕斜背着书包走进了自己的教室。

此时莫子晴披着一头长发,面容白净,穿着一双干净的黑色皮鞋。莫子晴又是身段修长,比例匀称,再加上一副安静温和的模样,颇有那么一股子阳光气质的感觉。让人忍不住的多看几眼。

只是一路走来,莫子晴却是发现了不对劲。

本以为既然是高中,自己这幅答应是最正常不过的了。

没想到一路上真正穿着校服的女生根本就寥寥无几。

更有甚者直接穿着十厘米以上的高跟鞋,浓妆艳抹三五成群的在一起兴奋的讨论着米兰时装周上刚刚发布的几款时装。

亦或者是一副小太妹的模样。不可一世的在校园之中横行霸道的乱走着,看到看得顺眼的男人竟是毫不矜持的上前示爱..........

林夕完全的看呆了.......

这边是有钱人家生活?难道莫子晴会变成那般颓废的模样。

下意识的拉了拉裙角,弄平刚刚坐车时作出的褶皱。林夕低着头走进了教室。

“大家好,我叫莫子晴,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在老师的示意之下,林夕站在讲台之上,看着底下坐没坐相的众人,规规矩矩的说道。

立刻有几道目光诧异的打量着林夕。

“莫子晴?”

一个男生忽然站起身来,肆无忌惮的看着莫子晴,嘴角露出一抹戏谑的笑容,挥挥手,语气带着几分命令。

“过来,坐我这。”

男生有些稚气的脸还没有完全的张开,却已经有了一副魅惑的容颜,瓷白的皮肤,凛冽的锋眉微挑,眼神戏谑的打量着自己。

林夕轻笑,看着这张帅气的脸,忍不住的开口道。

“***,你是谁?”

看热闹的众人立刻爆发出一阵哄然大笑。

白子祺的脸红一阵青一阵,咬牙切齿的瞪着莫子晴无辜的神情,恨恨的骂了一句。

“都给我住嘴。”

男生说话很有分量,众人立刻止住了笑意。

“子晴同学,竟然白子祺同学邀请你,你就去吧。”

穆如画期盼的看着莫子晴恳求道。

这白子祺家里有权有势,她只是一个刚毕业的老师,哪里敢教训白子画的狂妄,看着事情不对,只好求救般的看着眼前这个温温和和的莫子晴了。

莫子晴浅浅一笑,看着穆如画为难的神色,轻轻的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她这么做不是怕了白子祺的威风凛凛的举动,而是不忍让穆如画感到难堪....她知道那种无能无力的感觉。

白子祺看着莫子晴乖乖的坐在了自己的身旁,哈哈一笑,刚要开口,莫子晴却是平静的看起书来,直接把白子祺晾在了一旁。

“莫子晴,我叫白子祺,你有没有男朋友?”

白子祺看着静若处子的莫子晴,单刀直入的问道。

林夕正欲翻书的书一顿,抬眸诧异的盯着白子祺,轻轻一笑。声音清脆犹如微风撞击风铃。

“对不起,我是同性恋。”

此言一出,众人立刻哗然,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个温和有礼的转校生。

鄙夷,不屑,惋惜,不敢置信的眼神掺杂着看着莫子晴。

莫子晴却浑然不在意,随意的翻着一本课外的读物。

在大学里被叶千帆宠溺的过了头,如今看见这些高中的知识,林夕竟然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是吗?好巧?我也喜欢女人。”

白子祺挑起眉头,嚣张的看着莫子晴昂起头来,那模样好似再说。

“我赢了。”

林夕不由一乐,看着得意的白子祺,别过头去,忍住笑意,装出一副平静的模样不去理会。

“莫子晴,记住我的名字,白子祺!”

白子祺说罢,十分嚣张的一把抢过莫子晴手中的书,拿起笔便是龙飞凤舞的在干净的书页上写下白子祺这三个字。

字迹娟秀风流,一如白子祺的人一般,嚣张的不可一世。

林夕轻笑,漫不经心的收起书,只当是小孩子玩乐,根本就没有当作一回事。

谁知白子祺却是说到做到,每日都是陪着林夕一起吃饭,更是不论做什么事情都会跟林夕打个招呼。

“小姐,要不要警告一下白子祺,不要再来骚扰小姐了?”

四处无人,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低下头,恭敬问道。

林夕摇摇头,看着男人说道。

“不用了,他不过是小孩子心性,再说也没有欺负我。”

男人无声的点了点头。林夕像是想起了什么,皱眉说道。

“对了,这件事,不要告诉苏浔,他已经够忙了,犯不着用这样的小事去烦他。”

男人应声点头。

男人是苏浔派来保护林夕的安全的。让男人对林夕言听计从。男人自然不敢不答应。

阳光有些刺目。莫子晴下意识的眯了眯眼睛,看着楼下穿着宽大球衣的白子祺一路勇猛的过关斩将,毫不费力的投篮的帅气模样.......

记得以前,叶千帆穿上球衣投篮的样子,不知迷倒了多少的少女。

林夕好几次都翘掉自己至关重要的专业课,只为了全程陪伴着叶千帆,然后递上一壶自己算好的不冷不热的温水。

水太凉了,叶千帆的身体不好,林夕怕叶千帆生病。

水太热了,林夕又担心叶千帆会被烫着。

一颗心完全的系在也叶千帆的身上。只为了看见叶千帆对自己宠溺的笑脸。

代价却是自己几天几夜不能休息的翻阅大量的资料来恶补。

这些,林夕全都不曾后悔。

只是却始终不明白,叶千帆为什么会这般。

那个说好跟自己一生一世的男人,终究还是跟别的女人缠绵悱恻。

将她丢在了脑后。

林夕觉得胸口闷闷的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