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剪一分爱不成形

剪一分爱不成形

剪一分爱不成形

来源:麦子云 作者:焦糖 分类:短篇 时间:2020-12-31 16:37:09

小说《剪一分爱不成形》的主角是许灵迦沈元清小说精彩试读:这时,一个身形高挑的女人抱花推门进了病房,语气不善:“路珊颜,你可真是贱,那么多男人都没折腾死你!”见到来人,许灵迦大吃一惊,“艾洁?”周艾洁是她的好朋友,可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刻薄了?“啧啧,瞧瞧你这副样子!路珊颜,你可得好好感谢我,那些人可是我特地跟元清推荐的呢。”

在线阅读

许灵迦像破布一样被拖到了会所,面前的酒桌上更是摆满了烈酒。

她求救地望向卡座里的沈元清:“元清,你听我解释,我真的是许……”

未话说完,便被他冷酷打断:“这个女人,你们随便处置。”

许灵迦顿时睁大了眼,她扫了一圈对面的人,颤声问:“元清,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纵使冷漠,可沈元清一直是个风光霁月的绅士。

“路珊颜,你没资格说这话。”沈元浅摇晃着酒杯,恶劣道:“要是你们连个女人都治不了,合作的事就免谈。”

话落,一圈人便围上来。

许灵迦惶恐地往后退,摇头抗拒:“不……沈元清你不能这么对我!”

沈元清的眼底冰冷一片,没有半分动容。

她忍不住哀求:“沈元清,你仔细看看我,你难道就没有一点感觉吗?”

他不是说爱她吗?可为什么换了具身体,他却认不出来?

“我真的是灵迦啊……你不是连甜酒汤圆都不准我吃的吗?你怎么忍心逼我喝酒!”

她的心快要碎掉了,只能拼尽力气哭喊:“沈元清……沈哥哥!”

熟悉的称呼让沈元清的心蓦地一疼,可侧头见到路珊颜这张令他厌恶的脸,语气徒然暴戾,“她不肯喝,你们不会灌?”

沈元清的话彻底让这些人无所顾忌,许灵迦满心绝望地挣扎,“不要……滚开……咳咳……”

被迫灌下的烈酒一路辣进胃里,好疼,好难受……

“沈元清…救我……”

可视线里,沈元清始终无动于衷。

五脏六腑痛如刀绞,许灵迦心凉彻底,一股腥甜顿时涌上喉咙,她猛地吐出几口鲜血,最后昏死过去。

……

再一次醒来,又是在医院。

身体由内到外都像火烧,手臂上的痕迹更是让许灵迦一阵反胃。

真脏……

沈元清怎么不直接要她去死?

对他……也头一次有了怨。

这时,一个身形高挑的女人抱花推门进了病房,语气不善:“路珊颜,你可真是*,那么多男人都没折腾死你!”

见到来人,许灵迦大吃一惊,“艾洁?”

周艾洁是她的好朋友,可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刻薄了?

“啧啧,瞧瞧你这副样子!路珊颜,你可得好好感谢我,那些人可是我特地跟元清推荐的呢。”

原来是她的建议……

许灵迦痛苦闭眼:“周艾洁,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我?”

“为什么?路珊颜,纠缠沈元清就是你最大的错!”

不等许灵迦反应过来,周艾洁猛地将怀中的花束甩向她:“路珊颜,你还是乖乖下去给许灵迦作伴吧!”

许灵迦被砸了个满怀,浓郁的花香味散开,只不过几秒钟,她便觉得呼吸困难,涨红了脸。

她痛苦地捂住胸口蹲下:“你做了什么?”

周艾洁居高临下地讥讽道:“路珊颜,你该不会连自己对花粉过敏都不记得了吧?”

许灵迦震惊地抬头,她确实不知道路珊颜这具身体对花粉过敏!

“你想杀我?难道不怕坐牢吗?”

可周艾洁却满脸得意:“有元清为我撑腰,我有什么好怕的。”

顿了顿,她又嗤笑一声低声说:“说起来还要多谢你,若不是你约许灵迦去登山,我也没机会切掉她的求救信号……那蠢货不死,我哪有机会靠近元清呢。”

“是你!咳咳……原来是你害我!”

许灵迦没有想到周艾洁竟在背后做了这些,她挣扎着爬向门口:“你这个毒妇!我要告诉元清……”

“告诉元清?你觉得他是信你还是信我?”说着,周艾洁诡异一笑,拉着许灵迦的手狠狠甩了自己一巴掌。

还凄楚大喊:“元清,救我!”

与此同时,病房的门被人大力推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