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主角是许染染傅墨深小说

主角是许染染傅墨深小说

主角是许染染傅墨深小说

来源:麦子云 作者:思静夜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2-31 16:47:34

主角是许染染傅墨深小说书名是《重生暖婚:大佬追妻无下限》许染染也没拆穿她,一脸抱歉的看着宋辞解释道:“水果店老板说榴莲是水果之王,吃了大补我才买过来的,想想也是,这味道这么大,病人怎么能闻呢。”“哪家店的老板这么缺德呢,一定是想骗你多花一些钱,榴莲比别的水果都贵一些。”“上门做客哪里有送带刺的东西的

在线阅读

“你别给我提盛明珠,提到她我就心肝脾肺肾都疼,她人都死了,你也别给我多想了。”宋辞语气不善,说话也失了分寸。

傅墨深在听到盛明珠死了时,整个人像失了魂一般,眼睛直直的望着天花板,久久没有说话。

那么高的悬崖,他知道没什么希望了,可还是想侥幸,万一掉下去被树挡住了呢?万一她从车内逃出来了呢?

眼睛酸涩的疼。

想到别人欺负他时挡在他前面的少女,想到商场打拼雷厉风行的女人,那些关于她的画面一幕一幕从脑中划过,那么清晰,好像就发生在昨天。

他还没有告白呢,她怎么就死了呢?

“确定了吗?”沙哑的声音从喉咙里出来,眼圈通红,眼泪在眼中打转却倔强的没有掉下来。

宋辞看的酸楚,又想着一场孽缘,长痛不如短痛终于点了点头。

“车子在半空中就爆炸了,碎片到处都是,尸体残骸还在打捞。”

像是被抽去了灵魂,傅墨深缓缓闭上了眼睛,半晌后又猛地睁开了。

盛明珠的死绝对没有那么简单,他要查清真相给她报仇。

“妈,你不是一直希望我进公司吗?等病好了我就去公司。”

“真的?”宋辞不敢置信的看着傅墨深,儿子终于想通了?

以前傅墨深一直跟在盛明珠屁股后面,对她的事情比公司上心,家里那群不安分的私生子在公司里狐假虎威,她早就看不惯了。

“恩。”傅墨深点了点头,语气坚定。

只有进公司才能有权有势,才能方便查明珠的事情,才能把盛氏收购过来。

明珠的东西就算她不要了,他也要替她守着。

“那可太好了!公司的事情你不用急,当务之急还是先养好身体,我去替你扔榴莲。”宋辞喜形于色提着榴莲出去了。

虽然很感谢许染染一片好心,可儿子发话了她能怎么办?只能纵着儿子啊。

宋辞刚把榴莲扔到**桶转身,就和出来的许染染撞个正着,一时间两人面面相觑,说不出的尴尬。

“那个……墨深闻不得榴莲的味道,只能谢谢许小姐一片好心了。”

闻不得榴莲的味道?这谎话骗骗别人还行,对许染染可行不通啊。

许染染也没拆穿她,一脸抱歉的看着宋辞解释道:“水果店老板说榴莲是水果之王,吃了大补我才买过来的,想想也是,这味道这么大,病人怎么能闻呢。”

“哪家店的老板这么缺德呢,一定是想骗你多花一些钱,榴莲比别的水果都贵一些。”

“上门做客哪里有送带刺的东西的,染染你别被忽悠了,以后送水果寻常的苹果香蕉就好了。”

云城的规矩,种花不种刺,送礼也是一样,送人带刺的东西是种晦气。

“好的,我明天送苹果过来。”许染染听话的点点头,一副受教了的模样,要不是她知道傅墨深喜欢榴莲,也不会贸然提着带刺的东西上门。

只是一时高兴忘记她已经不是盛明珠了,反倒惹人生疑,幸好她年纪小,假装不知道这些人情往来推给水果店老板“背锅”好了。

宋辞对水果店老板一顿批斗,全然没注意又被许染染定下了明日之约,更将儿子的怀疑抛到脑后了。

什么别有用心?她一个小姑娘能图他什么?明明就是救命恩人。

许染染和宋辞告辞打车回家。

今天是许家“家庭聚餐”的日子,她不回去给苏如云撑腰,又怕小姑和小叔在家里作妖。

许家。

许染染回到家里时,许嫣然的房间恰好传来争吵声。

“这条珍珠项链好看,姐你送给我吧。”

“不行,这是我巡演要戴的,我送你个手链吧。”

又是强占东西的戏码啊,每次楚甜甜来都要上演这一幕,许染染已经不奇怪了。

只不过以前都是抢她的,没想到这次盯上了许嫣然。

许染染摇摇头刚要走过去,楚甜甜的话却让她汗毛直立,浑身如至冰窖。

“不,我就要这条,不然我就去告诉苏姨是你让我把染染姐的安眠药换了……”

安眠药换了?怪不得及时洗胃许染染还是没了?原来药被换了。

这是**啊!

“别,你不要乱说话,我给你……”

“mua~谢谢姐…爱你哦,我保证一个字都不会说出去……”

屋内传来许嫣然讨好的安抚,楚甜甜得到满意的东西,小嘴儿变得比蜜都甜。

许染染深一脚浅一脚的回到房间,整个人还是懵的。

许染染失眠,所以随身携带安眠药,楚甜甜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在她身边玩她也不会放在心上。

是她太天真了,小瞧了人心。

这样看来许嫣然故意在婚礼上打电话,许染染受刺激吞下安眠药,都少不了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

本来以为只是许染染不顾一切为爱疯狂,现在看来,都是阴谋。

哪些人是藏在黑暗里的刽子手?

许染染咬着唇瓣,指甲死死的掐着手背,好久她才克制住激动的情绪慢慢冷静下来。

许染染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抓出凶手让他们得到报应。

楚甜甜收割了许嫣然,下楼时看到许染染的房门开了,眼睛骨碌转动一圈,又折了回来。

“染染姐,你回来了?”楚甜甜探头探脑的在门口张望,恰好对上许染染寒如幽潭的目光吓了一跳,再看时许染染脸上已经挂满了笑容,她甩甩头疑心是自己看错了。

“嗯。”

楚甜甜推门进来,目光犹如X光在屋内扫射着,许染染到底还是学生,也只有在过节时才会收到贵重礼物,这些都被楚甜甜打劫了一圈,她刚得了许嫣然一串极品光泽的澳白珍珠,对许染染屋里的东西就有些看不上眼了。

楚甜甜撇了撇嘴觉得许染染很可怜,明明她才是苏姨亲生女儿,屋内的摆设竟然比不过许嫣然。

许嫣然还真是命好。

眼睛绕了一圈,勉为其难的落在许染染书桌上的手表上,那是几年前许国富送给她的生日礼物,随着手机兴起,她已经很久没戴了。

“姐,你这个手表好好看,就是图案有些幼稚了不适合你……”楚甜甜舔了舔嘴巴,可怜兮兮的看着许染染等着她开口。

反正嘛,许染染是最好欺负的,从来不懂拒绝,只要她开口,没有要不到的东西。

“你喜欢送你啊。”许染染将手表带在楚甜甜手上,有些惋惜的说道:“远看还行,近看镜面有些花了。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