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邪王宠妻不讲理

邪王宠妻不讲理

邪王宠妻不讲理

来源:奇热联盟 作者:扶玉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1-03 13:53:19

《邪王宠妻不讲理》小说试读:苏挽月自然没有错过苏挽云眼中的情绪变化,但她毫不在意,懒洋洋的扫了眼站在琉璃阁内的其他人,然后将冷淡的目光落在柳湘兰脸上。“真是稀客。”美妙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漫不经心。柳湘兰第一次听她用这种口气与自己讲话,心下难免有些生气,脸一板,严厉指责道:“你就是用这种态度跟为娘说话的?”

在线阅读

翌日。

丞相府。

大小姐苏挽云和丞相夫人柳湘兰正领着一帮奴才匆忙赶往琉璃阁,而这琉璃阁,正是苏挽月的居所。

一行人进入院子,见那房门紧闭,苏挽云迅速敛去眼中的得意,故作伤心的看着柳湘兰道:“娘,您说妹妹究竟去了何处?女儿一早过来便发现她不见了,以前她可是要睡到日上三竿才会起床的。”

“那两个丫鬟呢?”听闻自己的孩子失踪,柳湘兰并没有半分的紧张和担忧,反而一脸平静。

“那两个丫鬟连自己的主子都照顾不好,已经让人关起来了。娘,要不要将她们带过来问话?”

“不必。”柳湘兰姿态端庄地道:“月儿失踪,天意如此,是她没有做太子妃的福气。而且你该知道,为娘和你爹从未将她一个**放在心上。”

“可是……”

“云儿,你心地善良,为娘知晓你担心月儿,可你现在更该做的,是想办法让太子殿下退了与月儿的亲事,他**才有机会荣登后位。”柳湘兰的语调异常平缓,可听在苏挽云耳中,已经将她的心激起了千层浪。

苏挽云暗自冷笑。

皇后之位她志在必得,绝不会轻易让于她人。何况太子殿下曾向她许诺,一定会退了与苏挽月的婚事,迎娶她为妻,只是娘对此并不知情。

可恨的是,苏挽月死活都不同意!

所以,她只好利用颜将军的庶子颜莫,去除掉苏挽月。

昨天半夜之时,颜莫便带回消息,说苏挽月已经死在了乱葬岗。

世人都知道,她和苏挽月一母同胞,姐妹情深,再加上她此刻自导自演的一出戏,率先洗脱自己的嫌疑,更是无人会怀疑到她的头上!

就凭那个胸无点墨的**,有资格做太子妃?

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

就在苏挽云对苏挽月嗤之以鼻的时候,那屋顶上忽然冒出一根干净的呆毛,接着探出一颗毛绒绒的小脑袋。

小妖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先是看了看地上的苏挽云,然后又将目光移向半空,那里有一只鸟儿将要飞过苏挽云的头顶。

“啾。”

调皮的叫声响起,小妖与鸟儿视线相撞,一道无形光波自小妖眼中传递至鸟儿眼中。

噗地一声,有什么东西从鸟屁股后边垂直而降,正好落在苏挽云鼻尖,随即滴落在那桃色唇瓣上。

苏挽云闻到臭味,蹙眉,整个人都不好了,连忙捂住胃部,作呕。

旁边的一帮奴才也是呆呆的望着她,似乎忘记了反应。

而就在此时。

一道开门声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只见,那扇原本紧闭的房门已经开了,并走出一位绝色倾城,浑身透着慵懒气息的女子。

正是苏挽月!

柳湘兰看到她,面无表情,眼中甚至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

苏挽云则是直接愣在原地,满目无法置信,瞬间将自己被鸟屎砸中一事抛到九霄云外。

她居然没死?

怎么可能!

难道颜莫他……

不,不会的!

就凭颜莫对她的心意,是绝不会骗她的!

苏挽月自然没有错过苏挽云眼中的情绪变化,但她毫不在意,懒洋洋的扫了眼站在琉璃阁内的其他人,然后将冷淡的目光落在柳湘兰脸上。

“真是稀客。”美妙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漫不经心。

柳湘兰第一次听她用这种口气与自己讲话,心下难免有些生气,脸一板,严厉指责道:“你就是用这种态度跟为娘说话的?”

苏挽月微微勾唇,夹杂着一股讥讽的味道:“有些人还真是奇怪,平日我对她尊敬有加,她非但不当回事,还每天给我使脸色。如今我换了一种沟通方式,她又觉得我态度不好。呵,做你的女儿,真的挺不容易。”

记忆中,原主生前是个孝顺女,有什么好事总是第一个与丞相夫人分享,丞相夫人若心情不好,原主都会费尽心思逗她笑。

虽然没学问,却有着一颗菩萨心肠,可惜世人的眼睛都被苏挽云蒙蔽了,皆以为原主只是个不学无术的**!

“妹妹,你可是心情不好?为何要这般跟娘说话?”苏挽云柳眉微蹙。

她真是那个**吗?

为何总感觉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苏挽月缄口不语,举步施施然来到苏挽云面前,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冷傲气质,如那绽放在皑皑白雪中的寒梅,直接压了苏挽云一头。

她微眯着星眸,指尖轻勾苏挽云一缕青丝,低柔道:“我的好姐姐,因为你,我的心情从昨晚开始便一直好的不得了。”

轰!

苏挽云顿时犹如晴天霹雳,心中开始紧张起来。

颜莫那个死男人把她给抖出来了?

等会。

冷静。

现在这院中可都是她和**人,娘一直不待见苏挽月,就算知道她对苏挽月痛下杀手,也不会责骂她。

反正就是一**,就算真的死了,也不会有人心疼她!

思及此,苏挽云有恃无恐,故作不解问:“妹妹此话何意?”

“姐姐莫非忘了?你昨日可是说过,三公主邀了你我前去游湖,而且还有太子殿下一起呢。”苏挽月指尖一动,淡然而略带笑意的目光看着从指尖慢慢滑落的青丝。

苏挽云经这么一提醒,才想起确有此事。

但是,苏挽月为何没死,而且还毫发无伤的回了丞相府,她一定要弄个明白!

如果颜莫真的背叛了她,那这个男人以后绝不能再用。

柳湘兰是个聪明人,从刚才苏挽云那一瞬间的慌乱来看,便知这其中肯定有猫腻。

不过,她并不打算过问,只是淡淡睨了眼苏挽云,道:“回去把自己收拾干净,这模样叫人看了岂不笑话?”

“……”

苏挽月稍稍后退两步,莞尔而笑,瞧似人畜无害的道:“姐姐莫非是习惯了这种味道,所以闻起来没感觉?”

这句话,一语双关。

可惜苏挽云根本没懂第二层意思,也像是没听到苏挽月的话般,猛然想起自己方才走了鸟屎运。

真是糟透了!

苏挽云准备回去大洗特洗,岂料刚一转身,一条小蛇从天而降,好巧不巧的,又落在了她的头上。

“啊!快把它给我弄下来!”苏挽云吓得花容失色,言行举行也没了大家闺秀的风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