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姜慕戚牙小说

姜慕戚牙小说

姜慕戚牙小说

来源:奇热联盟 作者:戚牙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1-09 18:38:26

姜慕戚牙小说试读:姜慕的昏迷,在马三一脸焦虑,他焦急的看着怀中的姜慕,急忙释放出灵力想要查看姜慕的情况,可是下一刻他赫然察觉到一股惊悚的感觉,而他探出去想要查看姜慕伤势的灵力竟然在靠近姜慕身体的时候直接弹回来。包括马三在内的所有匪寇看着眼前的一幕,一个个像见了鬼一般,难以置信的张大了嘴巴。

在线阅读

当他昏迷过去的时候,他不知道他怀中的那块神秘玉佩依旧释放出柔和的灵力滋养着他重伤的躯体。

姜慕的昏迷,在马三一脸焦虑,他焦急的看着怀中的姜慕,急忙释放出灵力想要查看姜慕的情况,可是下一刻他赫然察觉到一股惊悚的感觉,而他探出去想要查看姜慕伤势的灵力竟然在靠近姜慕身体的时候直接弹回来。

包括马三在内的所有匪寇看着眼前的一幕,一个个像见了鬼一般,难以置信的张大了嘴巴。

只见姜慕在马三怀中没有丝毫征兆的悬空,虽然只离地不到五尺,但是却真真切切的悬空在他们眼前。与此同时,悬空的姜慕四周肉眼可见的出现一圈又一圈乳白色的光晕,速度很快,这一圈又一圈乳白色的光晕在他们面前形成一个甬茧,把姜慕包围在其中。

“怎么可能?”

马三看着这难以置信的一幕,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怎么都想不到昏迷后的姜慕会变成这样。此时的他就好像热锅上的蚂蚁,急得满头大汗。就在他手足无措的时候,他身后之前吃瘪的那个匪寇首领竟然直接朝着眼前的甬茧出手!

幸好是马三反应够快,直接以压制性的修为阻止了他。

“你要是再上前一步,我立刻废了你。”

马三寒声道,同时身上的气势不减,修海境界的修为在这时候轰然爆发,好像护犊子一般把姜慕保护在其中。

马三的言行让其他人难以理解,之前自己这群人还在姜慕手中吃瘪,马三刚来的时候还在为他们出头,可谁知就一个回合,马三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护着让他们吃瘪的姜慕。

“老大,你是怎么了?为什么拦着不让我宰了这个小子?咱们的弟兄可是死在他的手上。”这人焦急的冲着马三喊道。

”莽夫,你差点害的我万劫不复!“马三气急败坏的说

原来早在十年前,马三还只是一个锻骨境界的修士,一次他在陨落战场跟随他师父历练的时候遭受魔族修士的追杀,在命悬一线的时候他遇到姜修。他施展的就是之前姜慕施展的离木缚神术,就是因为姜修的出现,救了重伤垂死的他,但是他的师父为了掩护他,死于魔族之手。

后来姜修看着年幼的自己无依无靠,就带着自己修炼了一段时间,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了解姜家的一些战技。那时候他就知道姜修有个儿子,他们的战技几乎都是一脉相承。再之后机缘巧合下他离开姜修开始自己修炼闯荡,这一别就是十年。

他跟姜慕交手的时候,看出来了那就是姜家独有的战技,所以才不让其他人伤害姜慕,只是没想到是自己伤姜慕最深,直接导致姜慕昏迷。

得知马三跟姜慕有这样的关系,其他匪寇也都释然。虽然他们平日里为非作歹,但也知道知恩图报,做人有做人最基本的底线。

回忆起往事,可以情绪的感觉到马三心里的那份柔软,跟平常那个脾气火爆,风风火火的汉子不同。

“大哥,你看恩人现在这样,我们该怎么办?“

这群人以马三唯首是瞻,既然姜慕是自己老大恩人的儿子,那也就是他们的恩人,不管马三让他们做什么他们都会无条件的答应。

看着悬在半空的姜慕,马三露出为难之色,他不知道要怎样处理姜慕。就在他为难的时候,忽然他眼前一亮,计上心头。

“这样吧,反正你们都受伤了,那不如带着姜慕回到山寨里,等着他破茧而出的时候再做打算。”

马三脸上露出笑意,这样,自己的这帮兄弟也可以安心养伤,自己也可以守护姜慕,等着他从这个奇异的甬茧中出来。

就这样,他让人抬着被巨大甬茧包裹着的姜慕,往**山脉的西北房走去,那里有一处山洞,是马三在游历到这里的时候发现的地方。

过了约莫一个时辰,马三等人已经带着姜慕来到山洞。这个山洞通道的四壁上都有油灯,不至于让这里过分昏暗。穿过通道,才是真正的山洞。

只见里面干净舒适,丝毫没有阴暗潮湿的感觉,可见这里是马三他们常年待的地方。而在山洞最深处,一个巨大的石像立在哪里,可能是经过岁月的洗礼,已经看不出这个石像真正的面目。

包裹着姜慕的巨大甬茧被几人抬着,来到了山洞深处的巨大石像旁边。就在这时石像忽然震动起来,扑索索的掉落石屑,像是有什么神秘力量在催动石像一般。

过了约莫片刻,石像上原本被岁月侵蚀斑驳的外表不在,露出流淌暗金色彩石像的真面目。

马三察觉到异常,急忙回头查看,只见流淌着暗金色彩的“石像”缓缓释放出一股令人心悸的波动,同时还有丝丝缕缕的暗金色灵力像粘稠的液体般在姜慕的甬茧上方凝聚、滴落、凝聚、滴落,如此反复。

这一幕惊的马三张大了嘴巴,却没有丝毫声音发出来。这个石像在这里不知道放了多久,一直都是那般丑不拉几的样子。现在包含着姜慕的甬茧刚放在这里就发生这样的异变,着实让人心惊。

他不由得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只是这个想法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马三使劲摇摇头,像是要否定心中的想法,可是他越是这样,就越觉得这是真的,好像有什么魔力一样。

马三内心烦躁,只觉得这里有一股魔力在蔓延,让人觉得内心焦虑,控制不住自己。而当他离开这个巨大的石像跟姜慕的甬茧约莫十丈距离的时候,那种奇怪的感觉才从心头消失。

“你们没有受伤的就轮流在洞口放哨,至于这里你们不要管,我会亲自在这里守候。”

知道了这里忽然出现的异变,马三心中也有些不知所措,不过他还是留在这里,毕竟姜慕在这里,如果姜慕出了什么危险,他什么都不做的话那对他来说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

等他安排妥当,之前一直斑驳不堪的巨大石像身上的石屑已经全部落下,只见石像其中并不是跟石像一般模样的东西,而是泛着暗金色光芒的一柄方天戟。

长约丈二,玉饰的戟杆上雕刻着两个栩栩如生的异兽,至于是什么异兽,因为离得远,加上刺目的光芒,即便马三是聚海境界的修士也难以看清确切模样。

这一幕看的马三心里痒痒的,脸上清晰可见他的犹豫,只是最后他忍住了没有出手。

姜慕什么都不知道,他在昏迷后只觉得四周无比温暖,有股股暖流在他四肢流淌,甚至在后来还有一轮金色的太阳在他的头顶,最后莫名其妙的没入他的天灵。

一直在不远处守护姜慕的马三看着在甬茧中的姜慕,羡慕不已,咕咚咕咚的直咽唾沫。到最后他实在受不了,就转过身开始闭目修炼,眼不见心不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