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短篇萧绮耶律昊小说

短篇萧绮耶律昊小说

短篇萧绮耶律昊小说

来源:微阅云 作者:清魂 分类:短篇 时间:2021-01-12 09:16:32

短篇萧绮耶律昊小说的书名是《山溪水色锁情阁》小说精彩试读:耶律昊高大壮硕的身躯如神祇般的立在入口。一抹邪魅的笑容让芸娘不禁感到一阵脸红心跳。他步伐优雅地走向她,深黝的冷眼似乎在嘲笑她的无助。芸娘潜意识地退了一步,想抵挡他对她所造成的巨大威胁感。你……你想做什么?”她尖声问道。不安随着他的接近而达到最高。

在线阅读

芸娘缓缓自云端飘下来,她娇羞地发现自己正紧攀着耶律昊高大的男性躯体。刚才的一切太震撼了,她从来没想过会是这样的。

他粗鲁地将她带离水面,忽然暴露在冷风中令芸娘打了个寒颤。想不到他见状,竟温柔地为她披上毛皮披风。

芸娘喃喃地道声谢,慌张地拾起衣物,背着他穿戴起来。她可以感觉到他炯炯的目光在身后紧盯着她,芸娘发现自己已经无可救药地开始受他的影响。

她回过身时,看见他也已经准备好了,正在马上等她。

他的眼神冰冷而倨傲,粗犷的俊容罩着一层寒霜,芸娘不禁打了个冷颤。

刚才的一切已经彻底摧毁她最后的自尊,她被迫地承认自己是他的奴隶,而他则是她的主人……她怎么会让自己陷入这种困境!

耶律昊向她伸出手,拉她上马。芸娘心跳加速,和他的肌肤相亲令她回想到方才那惊心动魄的一幕。他强壮的手臂充满占有欲地钳住她,手掌托住她胸前的浑圆挤压揉搓,芸娘无助地发现自己竟然浑身无力地靠在他身上任他狎玩。

她愤恨地发现他真的自认为是她身体的主人,随时可以戏弄她、折磨她。而她自己竟然也任由他轻薄她的身子,甚至心中还有些期待……他一定很得意吧!

芸娘怨恨地睇着他,却惊讶地发现他不但没有那预期中胜利的笑容,反而痛苦地紧绷着一张脸,仿佛在压抑某种痛楚。

他们在沉默中前进。不一会儿便回到营帐中。

耶律昊十分粗暴地将芸娘带下马来,拖进帐中。

芸娘瞪大双眼,对他的粗鲁感到心痛又有说不出的失落。

他表现得很清楚,方才的一切只不过是他报仇计划的一部分。他要残忍地羞辱她、折磨她,所有的举措只为了报仇。她紧咬着下唇,吞下难忍的屈辱感。

他硕大的身影俯视着苍白脆弱的她。他看出她的受伤,心里突然有股安慰她的冲动,但紧绷的欲望已经令他痛不欲生,他怕自己再不离开她迷人的身子,便会忍不住扑到她身上一逞**。

这念头太吸引他了。他想象着她在他身下呻吟、颤抖,想到那画面几乎令他快要发疯了。

可是他不能心急。他告诉自己,芸娘才刚刚体会男女之事,他不想吓坏她。他要她的第一次是完全出于自愿的,他必须冷却一下。

耶律昊抬起她的下巴,他的目光阴鸷。

“今天晚上。我要你彻彻底底地成为我的人。”

他的眼神有着不容拒绝的决心。她茫然地瞪视着他,全身霎时泛起一阵冷颤。

他到底在计划什么?到底还要怎么折磨她?芸娘不敢细想,恐惧占满了她的心。

他将她抛在软垫上,大步走出帐外。

芸娘目视他高大的背影,心中的不安久久都无法散去。

夜晚降临,大草原上寂静而冷寒。独自坐在广大的营帐之中,芸娘恐惧地瞪视着营帐入口。一点点动静,都足以令她心惊胆跳。

从早上耶律昊粗鲁地将她丢回帐中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芸娘不安地绞扭着双手。这种磨人的等待令她几乎要忍不住尖叫。

她没有办法否认自己早已臣服在他所引燃的感官刺激之中。至今她的每一吋肌肤都还痛苦地记得他的碰触。

这是不是他复仇计划的一部分呢?──在她身上烙下他的印记,芸娘苦笑。如果是的话,那他真是毫不费力就做到了。

想起她今晨是如何放浪无耻地向他求饶,就令芸娘羞愧得无地自容。

她应该要恨他的。他霸道地强掳了她,囚禁她,还残酷地戏弄她的身子。

耶律昊说得很清楚,他只是要利用她来伤害郑忠。她只不过是他仇恨下一颗微不足道的棋子。在他利用过后,就没有任何价值了。

芸娘无法想象她的未来会是如何。她不可能当一切没发生过,仍然嫁给郑忠吧?他会怎么对她?一个失贞的女子能期待怎样的对待?她再也不能嫁人了。

奇怪的是,这个体认竟让芸娘松了口气。

她无法想象另一个男人用同样的方式占有她的身体。她知道,只有他能挑起她最深沉的渴望。任何其它人碰触她的想法,竟是恶心、不洁的。

她该怎么办?芸娘苦恼地抱着头。

她怎能像个**般,对一个内心只有仇恨的蛮子产生那种狂野的欲望!天知道她甚至渴盼他的来到。

帐幕霍地被人掀开。

她赫然一惊,惊惧地睁大杏眼瞪着他。

耶律昊高大壮硕的身躯如神祇般的立在入口。一抹邪魅的笑容让芸娘不禁感到一阵脸红心跳。

他步伐优雅地走向她,深黝的冷眼似乎在嘲笑她的无助。

芸娘潜意识地退了一步,想抵挡他对她所造成的巨大威胁感。

“你……你想做什么?”她尖声问道。不安随着他的接近而达到最高。

耶律昊略皱起那双英挺的浓眉,霸道地一把攫住她欲逃离的身子。

“我以为早上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今夜你要成为我的女人。”

他俯看她的目光仿佛视她为到手的猎物。他坚定的表情根本不容她反对。

芸娘胀红了脸。他的意图是如此的明显,想到要再经历一次那种几近死亡的快感,她不由得既害怕又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