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主角季安心墨辰奕小说

主角季安心墨辰奕小说

主角季安心墨辰奕小说

来源:微阅云 作者:芝麻开花 分类:短篇 时间:2021-01-12 10:24:29

主角季安心墨辰奕小说精彩试读:不过那时候,我就是最大的股东,那,那昌悦集团,就是我的了吧?”“季安心!你这个不孝女,没良心的白眼狼,我当初怎么没掐死你!”安成业气到掀翻了茶几,咖啡杯应声而落,褐色的咖啡将乳白的地毯,染的一塌糊涂。“爸爸,你不要生气,我,我这就走!”季安心说完,捂着脸嘤嘤嘤的跑了。

在线阅读

安家。

二楼主卧。

安雨柔正扑在打扮的精致的钟碧婷的怀里,哭得梨花带雨。

“妈,明明是季安心的错,就是她故意把我推进车里的。

可是爸爸他却骂我,说我蠢笨,他怎么能这样?”安雨柔越说越是委屈,哭的声音就更大了。

“好了。”钟碧婷压抑住心里的不耐,轻轻抚着女儿的后背,安慰着她。

可实际上她心里倒是跟安成业想的一样。

自己的女儿显然还差些火候,既然做不到一击必中,就不要总是去冒险。

不过么……

“季安心不是对你言听计从吗?怎么会推你?”钟碧婷觉得有些不对劲。

安雨柔并没有想那么多。

她生气的坐起来,委屈的说:“妈,你也不相信我吗?”

“我信,就是因为信才更奇怪,她变化太大了。”钟碧婷眉头微蹙,心里隐隐感到不安。

一直都很好控制的继女,忽然间开始反抗……

得把她压下去才行。

“切。”

安雨柔轻蔑的嗤了声:“还不是墨哥哥给她的勇气。”

“叫姐夫。”钟碧婷警告的看了女儿一眼。

“凭什么?那本来是我的未婚夫,是她抢我未婚夫!”安雨柔不甘的咬着牙,眼泪再次啪嗒啪嗒的落下。

“好啦,别哭了,再哭,眼睛肿了就不漂亮了。”

钟碧婷知道这是女儿的心结,轻轻帮她擦掉眼泪,哄着:“放心吧,我会帮你报仇的。

该是你的,都要让她还回来。”

也包括

那50%昌悦的股份。

一周后。

在钟碧婷的*作下,昌悦集团不仅损失了几个大单,策划案也被泄露。

接着。

合作方临时反悔,哪怕赔违约金也不再合作。

这还没完。

当天晚上就有人在网上爆料说,昌悦集团的新产品化学用品过量,对身体有严重的危害。

一大堆事情压下来,安成业忙到焦头烂额,脸色越来越疲惫不说,头发也肉眼可见的越来越少。

钟碧婷硬是忍到事态最严重的时候,才“贤惠”的怂恿安成业,让他去找季安心,劝她卖掉手里的股份,拿钱来救公司。

实际上,安成业本身也早有这个想法,只是不好主动提。

如今,钟碧婷提出来,他却也没当场答应,还责怪了钟碧婷几句。

然后又等了一天,摆出公司支撑不下去的架势,这才将季安心约了出来。

昌悦集团。

顶楼小会议室里。

茶几上的咖啡散发出苦涩的味道,再加上安成业那张苦瓜脸。

就更显得歪在沙发里,一身高定连衣裙,头发丝都像在发光的季安心,过的有多么安逸了。

安成业仔细打量着季安心,估算出她这一身至少二十万后,眼中就有了戾气。

果然是个白眼狼。

自己过的这么好,也不说主动来帮帮家里。

还非要他这个做父亲的,请她才肯来!

“季安心,你可真是没心没肺。

昌悦如今都成了这样,你还有心思打扮?”他故意责骂季安心。

以往,只要他发火,胆小的季安心必定会道歉,而他就可以趁机,提出自己的要求了。

季安心咯咯的娇笑着,拨弄下自己的头发,说:“墨辰奕他喜欢啊。”

她就是故意用墨辰奕来堵安成业的。

果然。

安成业一听,接下来的责骂就憋了回去,憋的他脸都红了。

季安心淡淡的扫了他一眼,也不问,故意掏出手机,假装发消息。

本以为会被安慰的安成业见状,惊讶之余还带着一点慌乱。

总觉得,一直被自己攥在手里的人,如今要跑了。

他不再拿乔。

干咳了一声,说:“安心啊,爸爸今天喊你来,是想请你帮个忙。

你应该也听说了,昌悦集团如今危机重重,我希望你能卖掉手里的股份,帮助公司度过这次的困难。”

“卖股份?”季安心慢腾腾的坐直了身体,盯着安成业的眼睛,问:“卖给谁?”

她怎么也没想到。

兜兜转转一大圈,安成业居然还在打股份的主意。

她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前世她遭遇许多不幸,但心底还是渴望亲情的,要么,今天也不会过来了。

可惜啊。

这份渴望和期待,如今彻底的被毁掉了。

“卖给谁你就不用管了。”安成业自以为季安心已经妥协,又嘚瑟了起来:“放心,我也不多要。

你就拿出30%来应急就好,等公司度过这次危机,我会感激你的。”

季安心要被气笑了。

不让她知道买家是谁,那她就不可能知道卖了多少钱。

这钱,应该会直接汇到安成业的账户里,而她呢,只能得到一份,所谓的感激。

呵。

想空手套白狼?

不行呢,她现在是白眼狼。

她啊,不想被套。

“抱歉啊,爸爸,我不能卖股份。”

季安心用力揉了揉眼睛,将眼睛揉的通红,表气十足的开口:“我想帮你的,可是,那是妈妈留给我的。

我,我不能卖。”

“没让你都卖掉。”安成业咬牙切齿的说:“公司现在亏损如此严重,不卖股份,你想喝西北风?”

“可是,我已经在喝西北风了啊。”

季安心委屈的眨了眨眼睛,温温柔柔的开口:“爸爸,这几年我的股份分红,不都被你们拿走了吗?

那个……你能不能把分红还给我?我需要钱。

之前我想给墨辰奕买礼物却没有钱,还是他自己出钱买的。

我,我怕再这样下去,墨辰奕会嫌弃我,把我赶出来。”

季安心演技还有些欠缺。

至少这份表气,她就没藏住。

安成业察觉出季安心在演戏,他冷笑了声,威胁她:“别拿墨辰奕吓唬我。

季安心,你难道不怕我卖了公司?”

“啊?卖公司?”季安心演戏上瘾,继续委屈着:“可是爸爸想卖,我也拦不了啊。

最多就是在爸爸卖的时候,自己低价将爸爸的股份回收。

不过那时候,我就是最大的股东,那,那昌悦集团,就是我的了吧?”

“季安心!你这个不孝女,没良心的白眼狼,我当初怎么没掐死你!”

安成业气到掀翻了茶几,咖啡杯应声而落,褐色的咖啡将乳白的地毯,染的一塌糊涂。

“爸爸,你不要生气,我,我这就走!”季安心说完,捂着脸嘤嘤嘤的跑了。

进了电梯。

捂着脸的季安心,突然噗嗤一声笑了。

接着,电梯里回响起欢快的笑声。

痛快!

走绿茶的路子,气死曾经的绿茶们,果然是最畅快的,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