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前妻太傲:总裁老公求恩宠

前妻太傲:总裁老公求恩宠

前妻太傲:总裁老公求恩宠

来源:奇热联盟 作者:少爷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1-14 09:37:53

《前妻太傲:总裁老公求恩宠》最新章节由玖陆文学提供,《前妻太傲:总裁老公求恩宠》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回去!不要再违抗我!”霍宴诚又想发怒了,他冷冷的看了眼她高高肿起的脚踝和满脸的伤,眼中是不容置疑。霍宴诚,你凭什么命令我?我是你的妻子,不是你养的一条狗!”杨婷馨也怒了,她红着眼跟他对视,胸膛急剧的起伏。

在线阅读

入目是一片的白,有悲伤的哀乐在响。来往的行人大都面色沉重的看着缓缓挪过来的杨婷馨。

霍宴诚站在灵堂的门口,看着杨婷馨一瘸一拐的走来,身后跟着表情严肃的管家,眼中漆黑的神色越来越浓,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冷。

他走上前,恶狠狠的看着杨婷馨:“杨婷馨,你是在挑战我的底线!”

杨婷馨没说话,也没看他,径直的跨过他,走进了灵堂。

她走到她爸爸杨浩的灵位前,踉跄着跪了下来,端端正正的嗑了三个头。

霍宴诚在她身后冷着脸不说话,视线却一直停留在杨婷馨脸上昨晚被花带割伤的部位,和高高肿起的右脚脚踝上。

眼中的努气越发翻滚不休。

杨婷馨磕完头又挣扎着站起身,哀伤的看了看照片上笑容慈祥的爸爸一眼,随即又静静的站在那里,仍是一言不发。

“杨婷馨,你说话!”眼中的怒火再也忍不住,他想伸手去拽她,不知为何又缩回了手,只能狠狠的皱着眉头瞪着她。

“呵……”杨婷馨低下头,沉默了几秒,突然就抬起头对着霍宴诚笑了。

“你笑什么?”眉头皱的越发的紧,霍宴诚看着她的眼神闪过一抹紧张。深怕她是承受不住这突然的打击,变得神智不清起来。

“没有。我只是想感谢霍总。”杨婷馨吸了吸鼻子,朝他扯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杨婷馨,你叫我什么?”

霍宴诚的身体一僵,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得握紧了。

“我叫您霍总呀。不然我还能叫您什么?”杨婷馨眨眨眼,歪着头状是不解的看着霍宴诚。

“我是你丈夫!我们是名正言顺的夫妻!”

额头青筋突突的跳动,霍宴诚狠狠的收紧了手。

他血红着眼看着杨婷馨,像是下一秒又要掐死她似的。

“呵。丈夫?不敢高攀。”杨婷馨自嘲的摇摇头,根本不看霍宴诚难看之极的脸色。

她低头想了想,又笑靥如花的抬头看向霍宴诚。苍白的毫无血色的唇一张一合着,一字一顿的说道:

“首先,我非常感谢霍总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替我父亲举办葬礼。这份恩情,我会记着,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霍总的。”

霍宴诚没说话,只是看着她的表情就如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杨婷馨看也不看他脸上山雨欲来的表情,像是不吐不快似的还在说:“但是,我想,经过了这件事,我跟霍总之间的恩怨也算是两清了。”

“既然这样,那从今以后,我和你,再无瓜葛!”

“呵!再无瓜葛!杨婷馨你知道你自己现在在说什么吗?”

霍宴诚突然就笑了,他走上前,一脸温柔的笑着,伸手搂过了杨婷馨的腰。以一个情侣间附耳呢喃的动作侧着头在杨婷馨耳边呵着气问。

杨婷馨的身体微不可查的一僵,随即就又恢复了平静的样子昂起头,浅笑靥靥:“知道啊。我说,从此,我和你再无瓜葛。”

你既然对四年前的林嫣然如此念念不忘,心之难安。那么,我给你自由,让你去找她。,给你心安。

“杨婷馨,你再说一遍!”

霍宴诚额头的青筋再一次突突的跳动,他恶狠狠的拽紧了她的腰,力度之大,几乎要将她的腰捏碎。

“少爷,夫人她……”旁边的管家焦急的看着两人,刚忍不住想张嘴替杨婷馨求情,就被霍宴诚暴怒的扫了过来,立即又闭了嘴。

“夫人她,脚下有伤……”管家欲言又止的看着霍宴诚,随即又轻轻叹了口气,不再说话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说我要离开你!对!就是要离开你!”杨婷馨苍白了脸,紧紧的抿着唇。

她看着暴怒的他,极力挣扎着想逃离,

这四年来,她真的受够了。就为了一个李嫣然,他就怨她,恨她。不仅对她越来越冷淡和厌恶,还打着惩罚她的名义让她都见不到病重父亲的最后一面。

她处处忍让,为此夜夜难眠,也曾在心里劝自己说宴诚他终于有一天会明白自己苦心的。

可是到最后,是她错了。

她低估了李嫣然这个人在他心里的地位。

她,真的错了。

“你要离开?”大阳穴上的青筋再次突突的跳动,霍宴诚掐在她腰间的手越收越紧,低头瞪着她的眼神仿若如狼一般的狠。

杨婷馨低下头不看她,抓着拐杖的手死死的握紧,指尖都发白变了色。

离开?她又何曾想离开?从此至终她都深爱着他,在此之前她也从没动过要离开的念头。

可一想到李嫣然的事情已经成了他心头上的一根刺,而且这根刺还随着时间的推移演变成了她和霍宴诚之间难以跨越的虹沟。无论她如何想要弥补,都于事无补的时候,她的心在这一刻,突然就冷了。

见杨婷馨不说话,霍宴诚也不开口。

他转过头看着周围来参加追悼会的众人都是神色各异的看着自己两人,顿时就冷冷的皱起了眉。

众人接收到他那带着寒气的眼神,上一秒还打着看戏的神态,刹时就不自在的缩了回去。全都自觉得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杨婷馨也不抬头看那些人,只是手上仍在试图用力想掰开他禁锢在她腰上的手。

她脚上本就伤的严重,被他这么搂着根本站不稳。

霍宴诚倒也乖乖的松开了她,转身冷着脸示意一直站在两人身边不远的管家林叔过来:“林叔,你先送少夫人回去。”

杨婷馨猛的抬起头,愤怒的看着他:“我不回去!我要留下来!”

这是她爸爸的葬礼,她是他唯一的女儿。

她要亲手*办。要不然,她一生难安。

“回去!不要再违抗我!”霍宴诚又想发怒了,他冷冷的看了眼她高高肿起的脚踝和满脸的伤,眼中是不容置疑。

“霍宴诚,你凭什么命令我?我是你的妻子,不是你养的一条狗!”

杨婷馨也怒了,她红着眼跟他对视,胸膛急剧的起伏。只觉得现在站在她面前的这个男人简直是不可理喻。

“呵,至少狗都比你听话!”霍宴诚突然就笑了。他不屑的撇了她一眼,转身走到一旁的休息椅前坐下,一幅不想再开口的表情。

“好。我回去。”杨婷馨红了眼,哽咽又陌生的看着霍宴诚,心也一寸寸的冷了下去。

她再次抬起头深深的看了墙上挂着她爸爸杨浩的照片一眼,随即踉跄的转过身一瘸一拐的往门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