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骁太太又去种田了

骁太太又去种田了

骁太太又去种田了

来源:微阅云 作者:松子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1-15 09:59:52

《骁太太又去种田了》正在火热连载中,小说主要人物是慕妃柔、宗政骁小说精彩内容有:大雍城人人都道慕妃柔不知好歹,身为骁爷的名义老婆,却还痴心其他男人。 一场私宴,她活成了全大雍城的笑话。 一瓶毒药去见了阎王,但却苦了套着这副身子的慕妃柔。 有人说慕妃柔变了,善良又聪明。 有人说慕妃柔厉害了,一手医术悬壶济世,堪比华佗再世。 慕妃柔心里苦。

在线阅读

“你出去!你出去呀!”

另一间卧房里,苏落雪精神崩溃,从刚才就没停止过哭泣。

“雪儿,你别哭啊!你一哭我的心都碎了,是我不好没把持住。”

“可是雪儿……你昨晚真的很热情,这也不能全部怪我呀!”

“你放心,我一定会对你好,今天我就去向苏伯父提我们的婚事。”

张承风哄得小心翼翼,房间里开了灯,目光依旧贪婪地在苏落雪身上来回扫瞄。

苏落雪哭得伤心欲绝,她怎么也想不通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明明骁爷昨晚就已经中招了,张承风到底是怎么在这里的?

看着张承风那张油腻的脸,她就忍不住犯恶心。

“你出去!”

她紧紧攥着被子,用尽全身力气咆哮!泪珠一颗接着一颗往下掉。

张承风脸上笑意微凝,暗自浅吸了一口气,软着声音说:“好好好,雪儿你别生气,有什么事情我们好好商量。”

“我先下去见骁爷,你穿上衣服再下来。”

他不忘往苏落雪心口上插上一刀!

他为了追求苏落雪,前前后后花了多少心思?

现在木已成舟,她还想甩脸?

而且昨晚那么顺畅,苏落雪表现得那么老练,他心里就不是很舒服。

听到他的话,苏落雪险些气晕过去,美眸凶光乍现:“你给我滚!”

张承风没多说,捡起衣服穿好,还故意露出胸前的抓痕。

“呜呜呜……”

等人出去后,苏落雪抱着膝盖哭得声嘶力竭。

哭得太过投入,自个儿昏了过去。

“啧,惨不忍睹啊。”

苏醉蓝上来检查后,开了药膏给女佣,自己下楼去汇报。

她目光略有几分鄙夷地看着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张承风,叮嘱:“苏落雪身体娇嫩,不想她累死,最好这几天克制。”

张承风忙点头赔笑:“是是是,我记住了。”

说罢,他视线恭敬落到宗政骁身上:“骁爷,那没什么事情,我就带雪儿回去了。”

宗政骁靠坐在沙发上,双臂依旧摊着,凤眸幽冷阴鸷,声音平冷:“走吧,办喜酒的时候知会一声儿,我要随份子钱。”

张承风忙应声:“哪里哪里,骁爷能来就已经很赏脸了。”

安裴见自家老大脸色不耐,站出来说:“张先生,车子已经安排好了。”

张承风不敢再套近乎,上楼把昏睡过去的苏落雪抱在怀里离开。

这一幕被在场媒体拍得清晰,姜锦整个过程都处于离魂状态。

震惊、愤怒、恐惧在她心头缠绕。

她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

落雪有什么不好?

人漂亮又听话,为什么他这么不识好歹?!

可这话她不敢问,她也害怕被扔到国外自生自灭。

“都走吧。”

宗政骁声音冷淡,狭长凤目瞥见了楼上开了一条缝隙的门,眼底深处不觉浮动着一抹玩味儿。

他倒要看看长空老头儿说的话是真是假。

安裴忙把媒体都清理出去,并做了提醒:“今天的头条相信诸位都知道该怎么做了,至于有些东西不能放出来,有的地方却可以。”

现场媒体闻言,一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一样,根本来不及告辞,恨不得长翅膀出来飞回去!

今天这可是历史性的爆炸新闻啊!

见楼下的人都走光后,慕妃柔才从卧房里出来。

一出来就能见到像个王一样坐在沙发上的宗政骁。

见到他,慕妃柔就忍不住两眼滋滋冒着火焰!

这男人真的太狗了!

宗政骁虽然坐在楼下,但视力极佳,见她那一副炸毛的样子,他眼底不禁露出笑意。

这女人……越来越有意思了。

她昨晚说过的话,他记得只字不差。

“是你!”姜锦又惊又怒,儿子她动不得,但慕妃柔这小**她想打就打!

她指着慕妃柔怒斥,跳起来就想扇她耳光!

刚下楼的慕妃柔吓了一跳,本能躲避,导致姜锦巴掌落空,自己反倒趔趄摔在了地上。

她目光染着冷色和怒意地看着趴在地上的姜锦,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呢?

昨晚明明就是她安排自己过来,事情办成这样,和她有什么关系?

要怪就怪姜锦自己没摸清楚儿子的脾气和能力。

“你竟然敢躲?!”

姜锦怒不可遏,从心里头已经认定了昨晚的事情就是慕妃柔搞砸的。

慕妃柔低眉垂眼站在那里,双手握着放在身前腰上,声音冷淡:“夫人,就算我有罪当罚,起码也要告诉我犯了什么罪吧?”

“这样莫名其妙就动手,传出去的还以为宗政家这样的贵族和市井泼皮没两样。”

她还没算账呢!这婆婆倒先找她麻烦了!

要不是婆婆自作聪明,弄巧成拙,她能被这狗男人舔了一脸口水?

想想她现在都犯恶心呢!

“你!”

姜锦简直要气炸了,气得她胸口胀疼!

“过来。”

宗政骁一直没阻止,只安静看戏。

她就是一只小狐狸,别以为他看不出来。

慕妃柔眼睛半眯,猛地扭头盯着他,要不是顾忌现在有人,她就扑过去,咬断他脖子!

这狗男人!

宗政骁见她这副模样不禁失笑,他仿佛能看到这小狐狸张牙舞爪,气急败坏要扑过来咬死他的样子。

在场的人,苏醉蓝、安裴、姜锦以及方管家。

四人四脸,全都是一副震惊脸!

他们看到了什么?!

骁爷竟然笑了?!

“卧了个槽!昨晚竟然发生了什么?!”

苏醉蓝心头大惊,扭头盯着安裴眨眼,传神意会询问。

安裴也眨眨眼,一脸懵逼:“我也很想知道。”

方管家已经心如死灰,他没想到骁爷竟然有这方面的倾向,受虐……

只怕方家要遭了。

姜锦则是满心惊惶、震怒!

难道儿子真看上了慕妃柔这小**?!

慕妃柔暗自深吸气,牙齿咬得咯咯响,但转瞬她就像是变脸的似的。

那张白净、下颌线却格外完美的圆脸上露出天真又软萌,毫无攻击性的笑容应声:“是。”

说着,迈着小步子朝他走去。

“我……怎么觉得她这笑容有点可怕?像要把二表哥给撕碎的感觉?”

苏醉蓝抱着手臂猛搓,忍不住凑到安裴耳畔细语。

这太诡异了啊!怕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