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王爷放肆宠:通房丫头要翻身

王爷放肆宠:通房丫头要翻身

王爷放肆宠:通房丫头要翻身

来源:微阅云 作者:孟暄暄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1-20 10:12:56

《王爷放肆宠:通房丫头要翻身》小说主角是叶珍珍齐宥小说精彩试读:叶珍珍成了靖王齐宥的通房丫头,所有人都说她出身太低,王爷早晚会腻了她。 某小厮:珍珍别怕,等王爷腻了你,就把你赏给我做媳妇! 某侍卫:珍珍,等王爷不要你,我想养你一辈子! 珍珍翻了翻白眼:她有的是银子,等王爷腻了她,她就自己赎身,出去买铺子当包租婆,才不要嫁人呢。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叶珍珍打量了一下屋里的摆设之后,开始收拾整理自己的东西了。

就在叶珍珍拾掇自个的屋子时,齐宥正在厅中用膳,张嬷嬷和红珊伺候在一旁。

他还从宫里带出来了一个太监,名叫四喜,这会子正在外头给他泡茶。

红珊小心翼翼替自家主子布菜,时不时看自家主子两眼。

“本王脸上花了?”齐宥皱起了眉头,语气有些不善了。

这个红珊平常侍候的时候还算勤快、本分,今儿个总盯着他这个主子看,也太没规矩了。

“没有,是奴婢失了规矩,请王爷责罚。”红珊赶紧下跪请罪。

张嬷嬷却知道红珊是什么意思。

宸贵妃娘娘觉着王爷应该纳个侍妾,身边有个人伺候不说,还能替他打理后院,开枝散叶。

皇家嘛,子嗣最重要,哪怕是庶出也不打紧,就连比他们家王爷小一岁的七皇子都当爹了,贵妃娘娘当然着急了。

红珊当了主子身边的大丫鬟一年多了,偶尔会跟着主子进宫,在宸贵妃娘娘面前露脸,娘娘见她忠心又识趣儿,也有意抬举她。

事实上,身为王爷,即便要纳妾,那也是官家女儿,而且出身不俗的那种,红珊若是能做王爷的侍妾,那也是飞上枝头变凤凰。

张嬷嬷见自家王爷没有让红珊起来,便知道他有些生气了。

作为主子,谁喜欢被一个丫头这么盯着看啊,红珊也太心急了一些。

张嬷嬷连忙上前替自家主子布菜。

“让四喜来吧,嬷嬷年纪大了,也该好好歇着了。”齐宥低声道。

“是。”张嬷嬷应了一声,等过了两刻钟后,自家王爷吃饱放下了碗筷,才笑道:“王爷,贵妃娘娘派人来传话,想让您纳妾,娘娘想抬举您身边的人。”

齐宥闻言皱起了眉头:“母妃就是太心急了,纳妾?还是等本王娶了正妃之后再说吧,不然便是委屈未来的王妃了。”

张嬷嬷闻言愣住了,一旁跪着的红珊更是傻眼了。

按礼,王爷要两年之后及冠才会娶正妻,红珊想给王爷做妾,那得等两年以后了。

张嬷嬷突然有些想笑。

这死丫头算不算赔了夫人又折兵?

老实说,张嬷嬷是不喜欢红珊的,这丫头自从成了王爷身边的大丫头之后,便想夺她这个管事嬷嬷的权了,时常和她唱反调。

齐宥当然知道红珊在打什么主意了。

他眼睛又没瞎,怎么可能看上这个黑不溜秋的丫头?

他家二哥娶的媳妇就长得比较黑,生出来的孩子,啧啧……又黑又瘦,跟没吃饱的猩猩差不多。

为了下一代着想,找女人还是得谨慎一些啊!

齐宥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回了自己的寝屋。

俗话说得好,饭饱神虚,他好不容易沐休,可以好好放松动松,想吃就吃,想睡就睡了。

小太监四喜正想跟着去伺候,却被张嬷嬷给揪住了衣裳。

“嬷嬷,您有事儿?”四喜连忙低声问道。

“王爷不是有通房丫头了嘛,以后用不着你贴身伺候了,等着吧,王爷叫你再进去。”张嬷嬷笑道。

四喜闻言有些傻眼了。

他家王爷会不会生气?

毕竟,王爷身边虽然有几个贴身伺候的丫鬟,但丫鬟们也只是负责铺床叠被,打扫屋子,收拾东西之类的活儿,伺候自家王爷更衣,近身伺候的其实是他。

他家王爷不喜欢女人靠的太近。

叶珍珍原本正坐在自个的屋里发愣,突然听到了声响,她下意识站起身来,往齐宥的寝屋这边走来,才进来就看见齐宥站在屏风面前,双手微微上抬,一副等着人给他宽衣的架势。

叶珍珍看了一眼外头,并没有人。

“快些。”闭目养神的齐宥并没有看见站在他背后的叶珍珍,还以为进来的人是四喜,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四喜这小子今儿个怎么不机灵了?他都等了好一会儿了,胳膊抬久了会酸的。

叶珍珍见屋里没有别人,以为齐宥喊的是她,赶紧上前替他宽衣。

自从她下定决心留在齐宥身边当通房丫头起,就豁出去了。

不过,她是第一次伺候齐宥宽衣,虽然不紧张,但给他解扣子的时候,还是有点儿手抖,导致动作有点慢。

昏昏欲睡的齐宥不耐烦的伸出手,想把眼前的人推开,自己动手,一推却推到了叶珍珍胸前。

女子和男子的身体完全不一样,平日里推四喜时硬邦邦的,今儿个却推到了一团软棉上,齐宥下意识睁开了眼睛。

当看清楚自己眼前的人不是四喜,而是自己今儿个选的那个貌美丫头时,齐宥愣住了。

叶珍珍的脸红的不得了,她家王爷别光顾着犯傻啊,能先把手拿开吗?

她本就长得美,肌肤粉白透亮,红着脸的样子更加娇艳欲滴,宛如枝头上开的最好看的花儿,还带着朝露的那种,让人见了恨不得立即采撷。

以前从未和女人近距离接触的齐宥也跟着红了脸,喉咙发紧,张了张嘴本想说些什么,却不知道说什么好,身体有些异样了。

两人就这么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叶珍珍只觉得感觉屋内的温度都开始往上升了。

“王……王爷,您能先放开奴婢吗?”叶珍珍颤抖着身子问道。

他的手还放在她胸前呢。

齐宥闻言赶紧缩回了手,就好些被热水烫到了一样。

“奴婢伺候您宽衣吧。”叶珍珍红着脸低声说道。

虽然出了点变故,但她身为丫头,该做的事情还得继续。

“不用了,你下去吧。”齐宥连忙扯了扯衣襟,声音有些低哑道。

“是。”叶珍珍不知道自家王爷是何意,但她也不是多事之人,既然不需要她伺候,那她就走人呗。

等叶珍珍消失在屋里时,齐宥才松了口气,然后下意识看了看自己的手。

因为常年习武,他的手掌很大,还稍稍有些粗糙。

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碰到女人的身体呢,他碰到的地方真的好软,和他想象中完全不一样。

而且……屋里还残留着淡淡的幽香,不是那种腻人的脂粉香气,是很淡雅宜人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