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不良医妃要休夫

不良医妃要休夫

不良医妃要休夫

来源:微阅云 作者:梁小歪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1-20 10:28:00

《不良医妃要休夫》小说的作者是梁小歪小说主角云安安北辰逸故事简介:大婚之日,软弱的草包嫡女云安安被庶妹陷害与他人有染,渣男将军更是将她打到死,并且休书一封将其扫地出门。 凤眸重视人间之时,二十一世纪赏金猎人云安安重生,洗尽铅华绽,潋滟天下。 “小哥哥,结婚么,我请。”云安安拦路劫婚,摇身一变从将军下堂妻成为北辰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在线阅读

一开始,云安安以为韩青是受了云菲菲的蛊惑,阴谋诡计下,对原主产生了不喜厌烦的心里。

直至这一刻,云安安看清了他的本质。

渣男最起码还是个人,但韩青连人渣都算不上,和畜生无疑。

此时,天宝阁二楼雅间中,一身玄色长衫的冷峻男人将大厅中发生的一幕尽收眼底。

男人低垂着的眼眸掠过云安安,捕捉到她眼底的杀意,唇角勾勒出一抹似有似无的弧度。

“王爷,咱们刚回都城不久,您这回真的不能再拒婚了,收了做妾扔到偏院也成,若不然陛下会以各种借口找您麻烦的。”

男人身边,一直叨叨个没完的白衣公子苦口婆心的劝说着。

“况且,那可是礼部尚书的千金,北辰国第一美人南素锦。”

“再说王爷您今年二十有三了,别人家王爷这个年纪孩子都打酱油了,您这还孑身一人,您知道外面都说王爷什么么?哎呦喂!我都臊得慌!”

“外面传言王爷您是断袖,有龙阳之好。”

说到这,白衣公子都委屈的想嚎嚎大哭一场,外面还传言他是逸王爷养的面首,冤的要死!!!

“王爷,就算是我求您,只要您肯成婚,我宁愿一辈子不要俸禄,在逸王府做牛做马白干活。”

“准了。”

低沉的声音磁性好听,像山涧潺潺流淌的溪水,拂去人心中的浮躁,却也威严无比,让人不敢心生忤逆之意。

“本王要她。”

“谁?”

一听王爷肯成婚了,白衣公子高兴的恨不得给祖宗八代烧高香送喜讯,也不管对方是不是南素锦,结婚就成。

但是。

当白衣公子看清楚男人选定的逸王妃不是别人,正是北辰国恶名昭著的相府嫡女云安安时,脸上的表情瞬间僵硬石化。

开玩笑吧!

王爷怎么会看上云安安?

“王爷,前方军情来报。”

突然出现的黑衣侍卫单膝跪地,双手奉上密函。

打开密函,玄衣男人眸光映着白字黑字,神色一沉。

“回府。”

“是。”

另一边,天宝阁一楼大堂。

看到云安安眼底的愤怒,韩青享受着胜利的快感。

“云安安,只要你跪下来求我,本将军自会考虑让府上的马夫收你做妾,不过,就算是马夫也会嫌弃你这种肮脏的女人。”

韩青字字歹毒,句句戳人痛处,就连围观的吃瓜群众也听不下去了。

他们清楚,一项胆小懦弱总跟在韩青身后女子,如今一而再再而三的出言顶撞,甚至动手相向,这让习惯了唯唯诺诺依附他的那种需要荡然无存。

韩青是要将云安安的自尊深深的践踏在泥土中,抹杀掉她所有的骄傲。

为了母亲的遗物,云安安真的会下跪求韩青么?

众人视线中,只见那蓝色身影缓步上前。

不过,云安安在走过韩青身边时却是看也不看他一眼,径直朝着楼梯的方向走去。

天宝阁一楼与二楼的楼梯口,绝美的女子仰起头,目光看向从楼梯走下的玄衣男子,扬起甜甜的笑颜。

“小哥哥,请问你今年多大了。。”

收到军情急报的玄衣男人正要下楼离去,一道浅蓝色的身影拦住了去路。

楼梯中央,男人止住离去的步伐,目光对视着那双如海般幽深的凤眸之时,深邃的眼底一闪而过的悸动,转瞬即逝。

“二十三。”

低沉磁性的声音好似蛊惑着人心毒药,让人甘情愿的堕入无尽的深渊。

男人一张无法形容的俊彦完美至极,所有描绘美好的词语都显得苍白无力。

那双深邃黝黑的眸子仿若转动着苍穹星宇,天地间的一切都在他面前黯然失色。

云安安第一次见到如此俊美的男子,那周身不可表述的强大气场震慑着人心。

只不过,男人二十三,她才十五岁,叫小哥哥似乎不合适。

“叔,结婚了么?”

“尚且一人。”

玄衣男子剑眉一挑,似乎并不喜欢云安安换的称谓。

“那咱俩结婚吧,我请客。”

噗——

云安安一句话,现场炸了锅。

玄衣男人身旁的白衣公子更是被云安安一席话惊的险些咬断自己的舌头。

这女人……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说出如此胆大妄为的话来。

向王爷求婚。

疯了不成!!

原本同情云安安的吃瓜群众们也是一句句伤风败俗不知检点的骂了出来。

感受到玄衣男人凝视的目光,云安安自信的笑着。

“我需要一个相公,合法的取出我母亲生前留下来的遗物。”

“而你,也一定需要我这种会医术,精厨艺,懂暗杀,能赚钱,又美貌如花的妻子。所以娶我,你稳赚不赔。”

白衣公子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形容云安安的放荡与厚颜无耻了。

反正他们王府是绝对不会让云安安踏入半步。

此刻,除了安静还是安静。

男人目光锁定外云安安身上须臾后,低沉的声音自口中而出。

“十七。”

“王爷,我在。”

白十七等候着命令,想来也是将云安安打一顿扔回相府,让云相爷好好教育教育这种无良的下堂妻。

“去相府下聘礼,本王今日迎娶相府嫡女云安安入府为妃。”

声音不容半分置疑。

“啊……”

“啊!”

“啊?????”

白十七眨巴着眼睛,似乎没听明白王爷下达的命令,王爷真的要娶云安安?

云安安也着实有些意外,她临时拼凑结婚的对象竟然是个王爷?太狗血了!

众人更是一脸懵逼,刚被韩将军休妻不久的云安安这就这么随随便便再婚了?而且,他们这才看清,对方竟是离去十年刚刚回到都城不久的北辰国摄政王——北辰逸。

无视众人的目光,北辰逸朝着云安安伸出了手,眸色中不可抗拒的霸道散发着致命的蛊惑。

“与本王回府,爱妃。”

修长的大手近在眼前,云安安再次对上北辰逸的眼眸,心底莫名的颤了一下。

她有一种不知怎么形容的感觉,自己就像是蹦跶到陷阱中的猎物,等待被宰。

可,尽管二人相识不过百字之言,一切也只发生片刻间。

云安安还是伸出玉手轻轻的放在男人手心中。

“以后多指教,相公。”

唇角一抹明媚的笑容浮现。

幽深如海底的凤眸对视着那深邃的苍穹,明明是云泥之别两个世界的人,却莫名的……和谐。

此时,一道压抑着怒气嘲讽以及隐隐不甘的声音回荡在众人耳边。

“逸王爷,云安安是本将军休了的放荡毒妇,如此品行不端的**王何德何能嫁入王族,又有什么资格成为北辰国逸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