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重生之双世娇宠

重生之双世娇宠

重生之双世娇宠

来源:麦子云 作者:赤赤起名废 分类:短篇 时间:2021-01-21 14:04:19

《重生之双世娇宠》小说的主角是沈时宁,陆慎小说精彩试读:沈时宁本以为重活一世,她占尽先机,可躲灾避祸。 她要从伪善的亲人手中拿回自己的东西,还要躲开那个身份神秘的男人。 上辈子那男人欺她,瞒她,利用她。 然而最终没躲过这场重逢,不过,提前了两年,这男人似乎还没学会如何做一个心狠手辣的人,反而天真的可怕啊……

在线阅读

沈凤的眼睛流露出几分关爱:“阿宁已经十六了,时间过的这样快,如今姑姑问问你,你可有喜欢的男子?”

沈时宁心里一阵恶寒,从小她们就变着法的劝她呆在深宅大院里,她如何能有喜欢的男人?

难不成去梦里寻么!

“姑姑,莫要取笑我,我是不想嫁人的。”

抚着沈时宁头顶的手瞬间就僵硬了,笑容也有几分维持不住:“说什么傻话呢,你怎么能不嫁人呢!”

沈时宁没说话。

今日沈凤来,一番话说的模棱两可。要是这番话对待从前的沈时宁,可能她就此便老老实实的呆着了。

毕竟沈凤把若有若无的怒气,言不由衷的怪罪,都展现的淋漓尽致。

从前的她对这样的事情格外的敏感,总觉得大都是自己的错。

可是如今,知道杨家都从自己手里拿走了些什么,便在无半分愧疚。

所以,沈时宁再接下来的几日,日日都往重锦楼跑。

杨春杨雪再次向沈凤告状,沈凤这一回是真的生了怒气,却叫两姐妹先安静待着,她倒要看看这一直只有一张皮囊的侄女到底要做什么!

其实沈时宁倒也没有真的做什么威胁杨家二姐妹的事。

上辈子她虽然学会了识文断字,看帐算账,却因为已经嫁人,和杨家后来那些动作的关系,一直都没有办法实践。

如今正好有个重锦楼可以练练手。

梁仁知道她家小姐不仅认字,还能写的一手漂亮的簪花小楷时,是十分惊讶的。

毕竟这花城小百合,杨家侄女性子惫懒愚笨的名声,可是自小姐十岁的时候,便已经被这花城好几十位先生认证过了的。

他们都说小姐是朽木不可雕,沈时宁这辈子便只有那一张脸还可说的过去了。

梁仁当时便想的是,只要小姐过的开心,老爷夫人的遗愿便算了了。

却不知,小姐不仅不愚笨还冰雪聪明!

“梁叔,我认字,会算账的事情,你可千万不要和别人说!”

“我懂。”梁仁半百的人了,当下猜出一些,这自然是杨家的手段!

只是没有想到杨家居然是这么一群乌合之众!

“小姐,你说的我都明白,如今我便把这楼的里情况,账面一一与你说清楚……”

于是,沈时宁便花了几日,终于弄日出了楼里物件的情况,平日里盈亏如何,还有那些生意伙伴和那些大客户。

“小姐真是聪明,那杨家两个姐妹,学了足足半个月,才记清楚了一半的情况。”梁仁不由得感叹一声:“她二人只想着霸占那些漂亮的物件,和如何在那些大生意里多拿好处,如今也是只盯着那些,真要吧这楼全权交给两人,怕是支撑不了多久。”

沈时宁认同点头,前世她总算看透了这两姐妹,表面上装的再怎么冠冕堂皇,底子里就是小时候没见过世面,后来终于有了便紧紧的扒着。

也不想想,这些东西,到底是谁的!

梁仁收了账本,抬头看了看天,有些担忧:“小姐,今日有些晚了,我叫些人送你回去吧。”

沈时宁抬头看了一眼,窗外正黄昏,火烧云连成一片映的花城十分好看。

摆摆手:“不用了,不过就是半个时辰的路程,况且还有木莲陪着我,这天不算晚。”

她心想着,这条回杨府的路是大路,能出什么事?

然而马车刚行出一个拐角,车夫忽然停下说车轴断了。

木莲看着逐渐暗下来的天:“小姐,要不然咱们回铺里吧。”

沈时宁笑了:“怎的了今日,一个个心都提的这样高?”

木莲道:“小姐,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也许是因为往日小姐也不出门,更没有这么晚还在外面的时候。”

“说的是,放心吧,这街上还有人,能出什么事?”

车夫道:“小姐路边坐着可以喝杯茶。”

她正觉得口渴,顺势便下了马车。

那马车夫刚转过身如,木莲扶着沈时宁刚刚走了两步,忽然不知从哪里窜出了五六个人,就把他们团团的围住。

沈时宁一愣,不会就这么倒霉吧。

“这是哪家的小娘子啊?”为首的那人,敞胸露怀,披头散发,流里流气。

“你,你们是什么人!”一向胆小的木莲居然挡在了沈时宁的前面。

马车夫倒是一句话还没说,就被一棍子打晕在地。

“你们要做什么?”沈时宁默默的把木莲拉到了自己身后:“可知道,方才已经有人看到你们了,估计他们去报官了。”

“哈哈!”那为首的仰头大笑:“小娘子,这年头还有用官兵吓人的?等到他们来了,我跟你都洞房好几回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几人都笑的很是放肆。

这会儿,沈时宁却觉出几分不对来,在大街上这样抢人的,上辈子她也未曾见过。

虽然听说过却是有人这样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强抢良家妇女,但是那样的人,必定是高官显贵,平常百姓就算看见了也不敢说什么。

这几个不入流的货色又是凭的什么底气?

她严重晦暗几分,又向前了一步:“是么?”

十六岁的少女,不高的个头,面对这样的情况,眼睛里没有一丝害怕。

却又向前了一步,质问着那流氓。

那流氓头子反而一愣,竟觉得这少女几分凌厉很意十分骇人!

“大哥,官兵来了!”

那流氓头子这才缓过神来,语气似有几分着急:“小娘子,我叮你几天了,你且等着,明日我便来接你过门!”

说着,流氓头子率领其余几位流氓就要跑路!

忽的一阵马蹄骤急,啸声忽然。高头大马上一位公子忽然拦住了他们的去路,陆慎自马上跃起,一脚将流氓头子踢翻在地。

“啊,哪个害我!”

“闭嘴吧!”陆慎又重重给了他一脚。

待其余官兵到了,将他们绑起来之后。沈时宁的车夫也醒了,车轴也已经修好了。

陆慎看着那到单薄的身影要上车了,忽然就不知道为什么,挥手唤出了声:“沈小姐!”

沈时宁疑惑回头,看见陆慎半张脸隐于黑暗之中,另外一半脸眉间有几分戏谑之意。

她等着他开口,只听得一声低沉:“沈小姐,本少爷救了你,如今是你的救命恩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