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孕气十足

孕气十足

孕气十足

来源:网络 作者:春饼卷阿宝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1-22 13:58:12

耽美小说《孕气十足》是作者春饼卷阿宝以祁睿、秦毅宸作为主角著作,主要讲述了:论高效的报恩方法,非以身相许莫属,所以自认与秦毅宸有过命之交的祁睿,谨记此点,老脸都不要了也要把秦毅宸勾搭上床,这个过程异常顺利,祁睿一直以为这是自己运气好,殊不知自己被人卖了,还认贼作夫。祁睿诚恳的对秦毅宸说:我一开始以为遇见你是我的运气,现在才知道,那不是

在线阅读

在国外学习了三年的珠宝设计,祁睿终于回到祖国的怀抱。刚刚下了飞机,在接机的人群中寻找来接他的司机赵达,可是祁睿把接机的人群仔仔细细打量了好几遍,也没找见赵达。

祁睿正掏出手机打算给他母亲王清桐打电话询问的时候,接机的人群中突然有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年轻男人向他走了过来。

年轻男人比祁睿高上许多,在祁睿面前站定以后,垂头看了眼手机屏幕,而后重新抬起头,问道:

“你是祁睿?”

祁睿觉得年轻男人有种特殊的气质,沉稳老练而又透出几许痞气,相貌端正,眉目之间,莫名的让祁睿生出些熟悉感,祁睿总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年轻男人。

种种想法在脑海当中只是短暂的一闪而过,祁睿微笑着对年轻男人点点头,带上些许疑惑:

“你是……”

年轻男人没有马上回答祁睿,而是将手中的手机屏幕转给祁睿看:“看来您父亲的拍照技术还需要提升。”

祁睿垂目看向年轻男人的手机屏幕,不期然看到咧着嘴傻呵呵大笑的自己,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

“你是我爸派过来接我的人?”

年轻男人微一点下巴,收起手机,随即伸出手拿过祁睿手中的行李,同时自我介绍道:“我是祁董的助理秦毅宸,你可以和祁总一样,叫我小秦。”

小秦……

“这样不太好吧,我们看起来差不多大,我还是叫你名字吧,”说着祁睿意识到自己有些唐突,便又征询秦毅宸,“叫你名字你没意见吧?”

秦毅宸微笑颔首:“没意见,只要你高兴,叫我什么都行。”

祁睿跟着秦毅宸往机场外的停车场走,一边呵笑着说:“你这么好说话,平时没少被我爸压榨吧?全公司换的最勤的职位就是董事长助理,可见我爸有多难伺候。”

秦毅宸维持着礼貌性的微笑,替云遇珠宝董事长,也就是祁睿他爸祁正晔辩解:“祁董为人确实有些严厉,但也正因为如此,才能将公司管理的如此出色,我最佩服祁董这样做事认真一丝不苟的人。”

祁睿惊住了:“我爸对下属的思想工作什么时候做的这么好了?唉!秦毅宸,你还是太年轻了,现在的状态明显是被我爸忽悠了。”

秦毅宸心说咱们俩谁大谁小还不一定呢,怎么就他太年轻了?

没再去更正祁睿的想当然,秦毅宸前面给祁睿领路,到了停车场把祁睿的行李依次放进车的后备箱,然后上车驱车离开飞机场。

未免打扰秦毅宸开车,祁睿不再和秦毅宸聊天,而是拿出手机,开始给他在国内的朋友们打电话。

秦毅宸从后视镜里看了眼和朋友相谈甚欢的祁睿,笑容明媚干净,每次笑的时候嘴角还会有浅浅的梨涡,明明是个男人,容貌却比很多女人更容易给人留下一种漂亮妩媚的印象。

看得出来,祁睿被他的父母保护的很好,不谙世事而又自以为是,任性而又单纯。

只顾和朋友闲聊的祁睿,没有看见秦毅宸的目中划过的那一丝阴狠。

祁睿再次从与朋友的通话中将注意力放到秦毅宸身上,是因为秦毅宸突然开口叫他。

“小睿,你看后面那辆车是不是一直在跟着我们?”

秦毅宸亲切的称呼让祁睿愣了一下,随即才回头,透过后车窗看向飞驰的车后方。

透过后挡风玻璃,祁睿可以看到一辆黑色卡宴,紧紧坠在他们车后。

祁睿收回目光,对秦毅宸说:“是跟着我们吗?也许只是和我们同路。”

然而祁睿话音刚落,就听砰的一声巨响,一辆大型箱货从侧方向撞上了祁睿所坐的这辆SUV,SUV被外力抛至半空,来了个360度的旋转,然后轰然落地。

秦毅宸在撞击时表现的不堪一击,在车体被撞时就已经昏厥,而祁睿在SUV落地时,也陷入昏迷。

昏迷前,祁睿模糊的看见后方那辆卡宴里下来三四个黑衣带着狰狞鬼面的人,把他从破烂的SUV后座里动作粗暴的拽了出去。

云遇珠宝家的小少爷,刚刚留学归国就被歹徒车祸绑架的消息,即使刻意压制,还是传的满城风雨。

祁正晔瞪着已经来家里七八趟的人民**,愁眉紧锁,而他的妻子王清桐,从一天前祁睿被绑架到现在,终日茶饭不思,以泪洗面,比祁正晔的状态还不好。

“我就说给小睿配几个保镖,你偏不让,这下好了,都被绑走整整一天了,还音讯全无,祁正晔,小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就去下边儿陪咱儿子了!”

祁正晔本就心烦意乱,听了王清桐的抱怨,更是心烦气躁:“清桐,你冷静点行不行?”

“冷静?整整一天了,绑匪什么条件都没提,电话也没打一个,这说明什么?说明绑匪从一开始就打了灭口的主意!”

王清桐的推测祁正晔心中早有预感,而被王清桐这么说出来,祁正晔立刻心痛如刀绞,而且他不仅担心祁睿,还有他已故朋友的儿子秦毅宸,他本就亏欠秦毅宸的父亲,现在牵连到祁睿的绑架案里,真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该如何下去面对他的朋友?

一旁的**走上前来,出言劝慰了两句,然后问祁正晔和王清桐:“二位仔细想想,还有哪些人与二位不和,会有作案动机。”

……

在警方紧密调查祁睿和秦毅宸被绑案的时候,昏迷的祁睿终于苏醒过来,因为车祸中的撞击,祁睿额头上手上等裸露在外的皮肤上,都不同程度受了伤,尤以额头最为严重,被车碎片划出拇指长的口子,皮肉外翻,有的血已经干涸,有的血还在争先恐后的往外流。

血流过的皮肤有些痒,祁睿抬手去摸,看着摸了一手的血,祁睿脸色惨白,胃中翻涌,差点又晕过去。

连忙把血手拿开,祁睿的目光瞥到身旁的一个黑影,就看到趴在他身边仍然处于昏迷中的秦毅宸。

秦毅宸没有明显的外伤,之前那辆厢货撞的位置偏后排座位车尾的位置,所以坐在后排座位上的祁睿伤势要比秦毅宸严重,而且秦毅宸有安全带和气囊保护,才没受到多少外伤。

认为这起车祸和绑架是冲着自己来的,祁睿对秦毅宸心生亏欠,忍着身上的酸疼挪到秦毅宸旁边,推了推秦毅宸:

“秦毅宸?秦毅宸!”

第一声秦毅宸没反应,又喊了两声之后,秦毅宸的眉头轻轻皱了下,然后缓缓睁开眼睛。

祁睿抑制不住惊喜,心中那股负疚感消减了许多,同时也多了些安全感,毕竟此时此刻身处危险,多一个活人和自己共渡难关,总比自己独自面对的好。

刚刚睁开眼睛的秦毅宸,目光对焦之处,就印入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秦毅宸很疑惑,祁睿长得,既不像父亲祁正晔,也不像母亲王清桐,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真是祁家独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