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成为世界上唯一一个omega

成为世界上唯一一个omega

成为世界上唯一一个omega

来源:网络 作者:海中月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3-27 00:53:22

海中月执笔著作《成为世界上唯一一个omega》小说主角是何依淼、木清随,故事讲述了带着omega体质的受穿越到非ABO世界,必须找个男人度过受孕期,可是却阴差阳错地被宿舍里的死对头标记,为了未来的日子,受开启了套路死对头二次标记、三次标记……的过程!死对头总是撩我怎么办?内心吐槽小太阳诱受×高冷闷骚学霸强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何依淼钻进浴室里,全身都是热汗,他双颊潮红,口唇微张,胸口起伏,眉头紧蹙着,看似非常痛苦。

“嗯……”感觉自己仿佛置身火海,突然,一股难言的感觉袭来,何依淼瞳孔一缩,立马脱了衣服开始冲冷水澡,他的身皮肤泛着粉色,这是他受孕期快要到来的先兆。

何依淼是个Omega,但是如今他所处的世界根本没有ABO这种说法,在上一世,星际大炮轰到他家的时候,他就带着Omega的体制重生在这个世界,成了何家的小孩,如今他十九岁,到了二十岁后他就会进入受孕期,如果在这之前他找不到男人和自己那个,那他就要被受孕期的受孕热活活烧死。

可是十八岁之前,因为何家严禁他谈恋爱,每天专心学习考大学,根本没法和男人发展一段纯洁的初恋,本以为到了大学就能立马找到男朋友,但他天真了,在这个世界,两个男人在一起是不合常理的,所以他的恋爱之路受到了各种阻碍,因此才会有了今日的结果。

当冷水让他这一波热潮退下去后,浴室的门被敲醒了,是他最讨厌的室友木清随。

“你好了没有,我上厕所。”木清随说道。

何依淼穿上衣服,湿着头发打开门,木清随被这扑鼻而来的柚子味道给刺激了,他捂住鼻子,表情不爽,最近这个何依淼不知道买了什么牌子的沐浴露,每次洗完澡,整个浴室都是一股柚子味,他最讨厌柚子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何依淼看着他的动作不满道。

谁知木清随根本就不回答他,直接进去关上了门,何依淼翻了个白眼,最近放七天假,另外两个室友都去玩了,他因为热潮没敢出去,至于这个木清随,简直是个孤僻怪,对谁都爱答不理,一副天下我最大的模样,何依淼老讨厌这种人了,偏偏他还长的又高又帅。

去年圣诞节,送木清随巧克力的女生围了一堆,他那臭屁的样子反而被称为高冷,如今的校草被他夺走了,何依淼只能屈居第二,没办法,谁让自己只有一米七。

擦着头发,何依淼不知道浴室里的木清随正在和自己的欲望对抗,不知道为什么,闻着柚子味木清随竟然有反应了,他将热水调到冷水,可是没有任何用,他是个欲望淡薄的人,这两天洗澡却总是这个样子,最后只能自己解决。

当何依淼看着木清随铁青着脸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他正在吃东西,七天假这两天,食堂只开了几个窗口,而且那个食堂还远,于是何依淼直接订了外卖。

作为不对付的两人,自然是没什么话的,不过木清随换衣服的时候,何依淼偷偷地看了一眼,这木清随一米八九,整个一大块头,他的腹肌至少有六块,早上和下午都去健身房,那身材,那肌肉就跟漫画里的男主一样,何依淼作为一个喜欢男人的Omega,这样的身材对他自然是有吸引力的。

何依淼叹了口气,木清随看了过来,何依淼立马收起目光,想到大一的时候,何依淼对木清随也是有幻想的,但是这些幻想被木清随一点点打破了。

第一次见面,何依淼就很热情的上去打招呼,但是木清随就回了一个“嗯”字,让他伸出的手尴尬地举在空中,在之后什么叫他吃饭,一起跑步,都被拒绝,他何依淼也不是热脸贴冷屁股的人,自然就不会再上赶着让人摆脸子。

还有最过分的一次,何依淼好好学了一个学期的高数,期末熬夜复习,而木清随,每天十点半准时睡觉,高数书就跟新的一样,结果,何依淼六十勉强及格,木清随九十八,全班第一,你说这样的人能不让人生气吗?

想到以前被木清随吊打的那些岁月,何依淼就觉得自己重生上天连一点好处都不给他。

想着想着,何依淼闻到了一股很香的味道,他偷偷看了一下木清随,**,那家伙竟然订了炝锅鱼,这家的鱼很有名,包装都是搪瓷盆或者铁盆,除了外面的袋子,都不用塑料,价格自然也不便宜,最小的一份三个人吃都未必吃的完,所以一般都是三个或以上的人去吃。

闻着那味,何依淼瞬间觉得自己的青椒肉丝盖饭不香了,他差点忘了,木清随不但各方面碾压他,还是个富二代,没天理啊,如果是小说,怎么重生人士也有一些金手指,可他不但没有,上天还安排了一个更像男主的人在他周围。

“你能安静点吗?”木清随的声音突然响起。

何依淼这才发现,自己心里的不平导致他的手在各种锤桌子,他甩了甩手,心道好疼,然后他朝木清随看了过去,那一盆鱼已经被他吃了大半,何依淼咽了下口水,决定在字更加丢脸的吞口水之前,先离开这个布满烟雾弹的地方。

于是他换了鞋,穿上衣服去了小卖部,秋天已经来了,过了这个假期,天气就会立**寒冷下来,校园里的树叶还没有变黄,,因为假期只有三三两两的人,徒然的安静让何依淼正要有点感慨的时候,就被一个温柔的女声叫住了。

“学长……”

何依淼转过身,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孩子,他见过,在上个月的新生晚会的时候。

“是你啊,学妹。”何依淼笑着问道。

小学妹还有点不好意思,她手里拿着东西说:“我本来还想去找学长的,谁知道正好碰上。”

何依淼一听找自己,立马笑了起来,然后他问道:“找我做什么?”

虽说他喜欢男人,但是在女生里受欢迎也是一件让他小男人心里非常满足的一件事。

学妹有些害羞道:“学长是和木学长一个宿舍吗?”

何依淼的笑容渐渐消失,然后说了声:“对呀。”

“那……学长能不能帮我把这个转交给木学长。”学妹说着将一封信拿出来。

何依淼“呵呵”一笑说:“这都什么年代了,写情书还用纸的。”

学妹不好意思道:“我加木学长微信,他不加我能有什么办法,拜托拜托,学长,我请你喝奶茶。”

何依淼苦着脸,内心一片“我去”,大放假的他出个门都能遇到木清随的迷妹,简直是衰到家了,看着自己手上的信封,何依淼忍住将它撕碎的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