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余生何惧流年

余生何惧流年

余生何惧流年

来源:麦子云 作者:兰荇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1-29 11:38:24

《余生何惧流年》小说的主角是楚翘孟焱辰小说精彩试读:说出那番话,已经花费掉了她所有的勇气。楚翘不是没有羞耻心,但是救爸爸还有什么办法呢?她走得一瘸一瘸,很疼,那种疼,就像是用刀一下一下地切割着她的心脏。迈巴赫在楚翘的身后启动之后,扬长而去,丝毫没有犹豫。听着车子越行越远的声音,楚翘的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容,走向一处仍然亮着光的橱窗

在线阅读

楚翘的目光不自觉地停留在他的侧脸。坚毅的线条,俊美的容颜,车内淡黄色的灯光柔和地映在他长长的睫毛上,在眼睑上留下斑驳的淡影。细碎的刘海遮在额前,潇洒不羁,精致的五官,让她都有点艳羡。

“在看什么?”他从反光镜里看到她出神的模样,不由轻笑出声,转过头,瞥了她一眼。

“没,没看什么!”楚翘就像一个被大人抓包的小孩,急急地为自己辩解,可是脸颊上的淡粉色红晕却无法掩饰地透露着她的心思。

“我送你回去……你家在哪里?”

“我,我家在哪里?”楚翘喃喃自语。她不知道她的家在哪里?那个以前其乐融融的家,在父亲病倒的时候,仿佛就在一瞬间消失了。她很清楚,雪姨很不喜欢自己,何况现在已经这么晚了,回那个家,无非是惹来更多的争吵?那个家,她不想回。

怕她没听清楚,他耐着性子,重复道:“你的家在哪里?”眸光停留在她迷惑的眼光上。

楚翘咬了咬唇:“丽晶路。”筱雅住在丽晶路上,这么晚,她能找的只有筱雅了,筱雅是她最要好的朋友。除了筱雅那边以外,像现在这副狼狈样子,她真的没有地方可以去。

他熟练地转着方向盘,手指有节奏地敲打着方向盘,唇边的笑容时隐时现。

楚翘坐在皮质的座位之上,觉得坐在这座位竟比坐在自己的小床上还舒服。那张小床还花了五百块呢!那这张这么舒服的座位得要花多少钱?

听着从车载音响里传来的bossanova的歌曲,楚翘觉得有些醉了。

虽然她仍瑟瑟地发抖,但是她觉得自己的神智有些朦胧起来。好像,她暂时可以忘却钱的事情……

钱?

一想到钱,楚翘打了一个激灵。她歪着头,目光注视着面前的男人,喃喃问道:“你很有钱吗?”声音柔柔的。当楚翘说了这句话,她自己都不由地一愣。

他嘴角一抿,笑道:“嗯,我很有钱?怎么了?”他的凤眼里闪过一丝了然,但眼底的笑意在一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这才是真正的她吗?和其他肤浅的女人一样吗?

他很有钱!而楚翘很缺钱,缺到已经走投无路了。楚翘的眼光在一瞬间点亮,可是在下一秒黯淡下去,一点光彩都没有。但他有钱,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或许,她唯一的办法就是把自己卖给他!

“我……你能不能买下我?”楚翘瞪大了杏眼,一字一句地说道。

迈巴赫一个急刹车,停在路边。

他转过头,眸光紧紧攫住了楚翘的小脸,嘴角紧抿:“买下你?”

自尊?楚翘曾经把自尊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但是钱,却让她低了头。如果要了该死的自尊,她没有钱,她怎么去救爸爸?雪姨不同意卖房子,自己存的钱都快用完了。她是真的,真的没有办法了!如果一定要把自己卖给别人,她情愿选择面前的男人!

楚翘像是一只受伤的小狮子,眼中有忧伤,却仍然硬挺着,等着他的答案。“买下我……可以不可以?”只要他仔细听,应该能听到她话中的颤音。

“我从来不买女人!”他风轻云淡,嘴角仍然是似有若无的笑意,只是眼底冰冷一片,声音愠怒。

楚翘只感觉被人从头到底浇了一盆冷水,从手脚到心,寒意无限。“哦!我知道了!”楚翘的手胡乱推开车门:“不管怎么样,今晚还是要谢谢你!”

说完,她忍着脚上的剧痛,一步一步地走下迈巴赫。

说出那番话,已经花费掉了她所有的勇气。楚翘不是没有羞耻心,但是救爸爸还有什么办法呢?她走得一瘸一瘸,很疼,那种疼,就像是用刀一下一下地切割着她的心脏。

迈巴赫在楚翘的身后启动之后,扬长而去,丝毫没有犹豫。

听着车子越行越远的声音,楚翘的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容,走向一处仍然亮着光的橱窗。通过橱窗玻璃的反射,她看到了自己。

微红的眼眶,凌乱地头发,突兀的左脸颊,脏兮兮的外套,一点儿没有女性的柔美,简直是狼狈极了。

买下自己?她怎么会这么没有自知之明呢?

这样的自己,他又怎么会起兴趣呢?

也许今晚发生的事情,只是一场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