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穿越之国师大人你没弯

穿越之国师大人你没弯

穿越之国师大人你没弯

来源:微小宝 作者:风铃不默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2-01 14:03:11

《穿越之国师大人你没弯》小说故事简介:机灵可爱小炮灰X傲娇冷情大国师   姜萌意外魂穿到自己正在看的一本古言小说里,不是女主,也不是女配,是小炮灰,没活过三章那种。一朝魂穿,在提前知道剧情发展以及金手指的加护下,姜萌自然不可能再任由自己和武国公府彻底沦为炮灰,且看她如何收拾狼心狗肺的姜家二房,如何搅动京中风云,如何将禁欲系未来

在线阅读

由于姜沐阳是早夭,再加上姜萌与之互换身份的原因,丧事办得比较简单。丧礼也没请其他人,只秦氏的娘家忠勇侯府一家前来祭奠过。

姜仲文得知皇上派张太医去武国公府为“姜沐阳”诊过脉,明白“姜沐阳”的身份应该不存在什么问题,内心无比失望与郁闷。姜沐阳没死成,下次想再下手就难了。这也意味着他如果想将武国公府据为己有,就得从其他方面想办法了。

至于“姜萌”的丧礼,因觉得晦气,他和小孙氏还有老太太都没去,只派了府上的管家前去吊唁。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穿越的原因,姜萌身上的伤好得特别快,才两个月的时间,她就已经彻底恢复了,没留下一星半点的后遗症。

姜萌思索着她的身体既然已经完全好了,有些事情就该提上日程了,这两个月,她每天吃了睡睡了吃,简直比猪还像猪。已经习惯现代快节奏生活的姜小姐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偷懒下去了。

首先,得先培养一批绝对忠于她和武国公府的人,日后才有保护武国公府和报仇的资本。

另外,武国公府的下人太多了,现在真正的主子只有她和秦氏二人,丫鬟小厮婆子等却足足有一百来人,人多就眼杂,容易混进奸细不说,花费也大。当务之急是将闲杂人等都清理出去,这样她平日做事也更方便。

其次,她已经想好了,根据《庶女的宠后之路》这本书剧情的发展,女主苏静娴和男主宇文皓是一路开挂最后登顶的人。

男主远在皇宫,大腿她够不着也不敢够,否则极有可能被女主给灭了。至于女主的大腿,那是一定要紧紧抱住的。

还有一个人,来日的国师——楚怀瑾,也是姜萌觉得整本书中最**哄哄的一个人。

书中对楚怀瑾的描述是“多智近妖,惊才艳绝”,宇文皓最后之所以能打败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各种优势的宇文旭,极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有楚怀瑾替他谋划。

不过现在她的两个金大腿,一个尚在龆龀,另一个刚刚进入幼学之年,离权利争夺啥的都还太远。所以姜萌决定先发展自身,等过几年再去努力抱她的金大腿。

最后,她得开始每日加强锻炼了,一是强身健体,古人普遍低寿,除了医疗水平的原因外,跟自身身体素质也有极大的关系。

二是随着年龄的增长,男女性别差异就会逐渐显现,她要努力使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娇弱,才不会让别人一眼就将她当成女孩子。

这天,姜萌早起跑完步,照例去秦氏的晴晚居陪她吃早饭。晴晚居是早些年前姜伯毅亲自给秦氏设计并督工建造的院子,里面的一花一木一砖一瓦都是姜伯毅的心血,因秦氏大名叫“秦婉柔”,故而起名“晴晚居”。

秦氏现在月份大了,身子也重,每日除了早晚在自己的院子散散步,一般不去其他的地方。姜萌怕她无聊,也担心她始终因姜沐阳之事心情郁结,自身体好转后就每日去陪她吃饭聊天。

姜萌到的时候,秦氏刚刚起床没多久。

自武国公姜伯毅出事后,秦氏就不怎么热衷于打扮自己,两个月前姜沐阳去世后,她就命人将所有颜色鲜艳的衣服和首饰都收了起来。因天气炎热,她今日穿了件月白广袖软纱裙,头发只用一根素钗挽了个简单的髻。

饶是秦氏这般素净的打扮,姜萌也小小惊艳了一把。秦氏五官明丽,气质出众,哪怕不施脂粉也十分美丽,如果忽略她那高高凸起的肚子,放在现代就是一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女。

“娘亲!”姜萌笑着喊她。

秦氏听到声音抬头朝门外看去,见到笑得一脸灿烂的姜萌,也不自觉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姜萌请完安后,秦氏拉着她坐下来,见她满头大汗,赶紧命人先将厨房里凉着的莲子羹给端出来,然后再上今天的早膳。

“这天气一日比一日热了,萌儿不用每日过来陪娘亲吃饭,当心热着了。”秦氏一边给姜萌擦汗,一边温柔地对她说。

“没事娘亲,反正我每天都要锻炼,就当是多跑了两圈。而且我要是不来跟娘亲一起吃饭,会想念的紧。俗话不是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吗?”姜萌扯着秦氏的袖子,笑嘻嘻道。

“你呀!”秦氏看着笑得一脸娇憨的女儿,笑着点了点她的额头。

吃完饭,姜萌陪着秦氏在院子里散步消食,顺便跟她提起想要遣散府里部分下人的事。

“娘亲,我想跟您商量个事。咱们家就您和我两个人,可是丫鬟小厮管事婆子等却足足有一百来人。要不我们只留下一些必要的人手,其他的人给些银子都打发出去?”

“嗯,我们确实用不上这么多人服侍,将闲杂人等清理出去府里也自在一些,还能省不少的开支,萌儿这个提议很好。”秦氏一边说,一边对姜萌露出赞赏的眼神。

姜萌见秦氏夸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可能在秦氏眼里,她只是一个八岁的小孩子,但她在现实生活中已经而二十一岁了,比秦氏小不了几岁。

“夫人,门房来报,老太太身边的兰香求见。”二人正商量着该如何遣散不必要的人手时,秦氏身边伺候的一个三等丫鬟前来禀报。

“不见!”秦氏立刻冷着脸说道。

“等等!”姜萌喊住准备前去回话的丫鬟,又转身对秦氏说道:

“娘亲,不妨见一见她,看二房那边又想作什么妖,说不定我们可以借此机会狠狠惩治他们一番。”

秦氏见姜萌如此说,就命人将兰香带进来见她。

“兰香见过国公夫人!见过世子!”兰香进来后先对着秦氏和姜萌行了礼。

“不知老太太有何吩咐?”秦氏看了眼兰香,问道。

“回夫人,过几日是老太太的生辰,因今年府上事多,老太太不欲大办,只想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顿饭,特命我提前来请夫人和世子。老夫人还说了,届时姑奶奶也会来,请夫人和世子务必到场。”兰香低眉顺眼地答道。

秦氏闻言,抬头朝姜萌看去,见姜萌点了点头,遂又开口对兰香说:“知道了,你回去回禀老太太,我和阳儿到时候会过去的。”

兰香走后,秦氏对姜萌说道;“过几日确实是老太太的生辰,这几月家里发生的事情太多,我一时给忘了。只是那边明知我现在身子不便,还一再强调‘务必到场’,恐怕不是吃顿饭那么简单。”

“娘亲,您还记得我给您说的梦境吗?在梦中,您和弟弟就是在那个时候出的事。那边明着说是想给老太太庆生,实则是给您设的鸿门宴呢,心思歹毒的很!”姜萌想起书中秦氏的凄惨下场,眼神和语气都冷了下来。

“娘亲记得。萌儿明知道他们心怀不轨,还答应前去赴宴,是想利用这次机会报复他们?”秦氏现在对姜萌的能力深信不疑。

“没错!娘亲,您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您和弟弟!”姜萌看着秦氏,语气坚定地说道。

秦氏温柔地摸了摸姜萌的头,笑着说道:“嗯,娘亲相信我的萌儿!”

几日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这日,姜萌照常早起跑完步,去晴晚居陪秦氏吃了早饭,又陪着她散步消食,最后等她换了套出门穿的衣裳,才带不紧不慢地扶着她出了门。

路上,姜萌再次跟秦氏强调:“娘亲,一会儿单独给您的菜啊酒啊之类的,您千万不要碰,您到时候紧紧黏着二婶,一切看我指示行事。”

秦氏看着女儿一脸紧张的小大人样子,有些哭笑不得道:“萌儿,你已经说了不下五遍了,娘亲知道了,不随便吃喝东西,一切根据你的指示行事!”

姜萌见秦氏再三保证,这才放下心来。不怪她紧张,秦氏怀孕已七月有余,且在书中的结局又那般凄惨,哪怕知道剧情的发展,姜萌也难免还是会担心。若不是知道姜老太太和二房的人不会善罢甘休,她也不会选择在这种时候冒险。

姜家二房就住在武国公府隔壁的宅子里,虽然比不上御赐的府邸恢宏富丽,但也算得上是豪门大户了。

姜萌和秦氏从马车上下来的时候,发现门口已经用黑色的布帘围了起来,姜仲文和小孙氏带着姜澄明在门口等着。

看着笑得一脸殷勤,仿佛完全忘了之前那出闹剧的小孙氏,姜萌内心佩服不已,只觉得这人与人之间还真不一样,首先这脸皮的厚度差距就隔了十万八千里。换做是她,绝对做不到这么“坦然自若”。

虽然脑海里拥有原主的记忆,但这其实是姜萌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见姜家二房的人,姜萌不禁仔细打量起姜仲文与小孙氏来。

姜仲文中等身材,长相斯文,穿着一身浅灰色缎子衣袍,看起来颇有些读书人的儒雅样子,一点也不像是那等狼心狗肺之人,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小孙氏今日穿了身水蓝色缕金百蝶穿花云纹缎裙,头戴累丝嵌宝石金凤簪,耳间坠着一对赤金缠珍珠坠子,一看就知道是精心打扮过的。

其实小孙氏五官长得并不差,只是她满脸的精明刻薄相和那双总是滴流乱转的眼睛很难让人对她心生好感。

秦氏今日依然穿的是极素净的衣裙,脸上未施脂粉,跟满身珠光宝气的小孙氏站在一起,不仅丝毫没有被比下去,反而更显气质出众。

小孙氏看着即使大腹便便举手投足却依然美丽优雅的秦氏,心里妒忌得不行。不过转念一想,今日过后,这个女人就再也没法儿高贵起来,她就又觉得舒心畅快,脸上也立马露出真心实意的笑容。

“哎哟,嫂子和阳儿来了,快快进屋,这天气,快把人热死了。”小孙氏说着就上前挽住秦氏的胳膊朝里走去,一副非常亲热的样子。

秦氏忍住将胳膊抽出来的冲动,面上维持着礼貌的假笑。

这边,姜仲文也带着姜澄明前来跟姜萌见礼。因姜仲文是长辈,所以他只是矜持地朝姜萌点了点头,等着姜萌开口唤他“二叔”,才露出满意的微笑。姜萌又跟姜澄明互相行了礼,一行人这才抬步朝宅子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