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武医弃少

武医弃少

武医弃少

来源:微小宝 作者:明渊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2-01 14:35:27

《武医弃少》小说的主角是叶天宇左守义小说故事简介:劳资在家呆的好好的,干嘛让我穿越啊! 穿越也穿个好人家,别摊上个傻子呀,还有这是什么金手指?遇强则弱,遇弱则强,只有两分钟时效?你这是要我死啊! 一朝穿越成叶家被弃的傻子少爷,说是少爷却连叶家的门都没进过,天天被欺负得钻胯吃屎,接收完记忆我吐了,“呸呸呸!不会嘴里还有屎味儿吧…”

在线阅读

桀桀……

叶天宇的话引起了许淳一伙的哄堂大笑。

“太他妈逗了,一个傻子要为一个瘸子要讨回公道,你们是要不要组个‘傻瘸’组合,傻瘸,傻缺,你们俩还真他妈是傻缺啊!”许淳感觉自己要笑晕过去。

“天宇,你快点回去,别在这胡闹!”左守义板着脸呵斥道。顿了顿,他向许淳苦苦哀求道:“真的对不起,天宇他还是个孩子,不懂事,还望您大人有大量,不跟他一般见识。”

“抱歉,我从来没有将他当做孩子,我一直当他是**。”许淳咄咄逼人道:“这样,我也不是蛮不讲理的人,既然你向我请求放过他,那么我可以满足你的要求。”

“看你左脚一瘸一拐的,左手也是红扑扑的,跟只猪掌似的,看着怪不对称的。”许淳从手下那里夺来一把大刀后,将刀柄扔给了左守义。

“你自己用刀柄把自己的右腿给打断,然后还是老规则,我会用我的新买的靴子把你的右手踩成猪掌,这样看起来多对称啊,走路也不会一瘸一拐,你说了?”

看到左守义用恶狠狠地眼神瞪着自己,许淳有些恼怒,他身形一闪,以极快的速度出现在左守义身边,一把抓住他的头发,狠狠地在他脸上扇了一耳光。

砰……

许淳抬起脚,猛地在左守义的胸部踢了一脚。

在许淳的大力攻击下,左守义的身体像断了线的风筝,向后飞去。

啪……

向后飞去的左守义砸中了酒楼中央的实木饭桌,将其砸了个稀巴烂。

许淳并没有放过左守义,他恶狠狠地说道:“给你10秒钟的时间,要么你自己把自己的腿打断,要么我把叶天宇的腿打断,10,9,8……”

“我打!”左守义知道许淳是一阴狠毒辣之人,他说到就会做到。

为了避免叶天宇被打,再次受伤的左守义没有丝毫犹豫,举起手中的刀柄,猛地照着自己的右腿砸去。

叶天宇冲上去一把抢过了刀柄,从后腰处拿出一根别致的短棍。

当许淳看到这根短棍之后,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好几步。

这可不是普通的短棍,名曰‘乱神棍’,属于极为罕见的灵武器,只有普武者后期级别的高手才能使用。

因为灵武器本身就自带充裕的灵气,它可以使武者提高一个等级的武者实力,也就是说,只要灵武器在普武者后期高手手里,那么他就可以发挥出普武者特期高手的强大实力。

“这不是纨绔大少秦临风的贴身武器么,怎么会在叶天宇手中,该不会这傻子捡的吧。”许淳满是震惊。

对于秦临风这把强大的灵武器——乱神棍,许淳还是比较熟悉的,它不仅能增强武者的等级实力,还能起到扰乱对手意识的效果。

“掌柜,这小子是来捣乱的,看我不弄死他!”一直处于晕倒状态的灰衣护卫突然醒了过来,他怒气冲冲地朝着叶天宇跑了过去。

然而灰衣护卫和叶天宇对视之后,双眼瞳孔明显变大,五官变得扭曲起来,仿佛见到鬼一般。

趁着灰衣护卫意识混乱,叶天宇抓住机会,用短棍狠狠击打了一下对方的腹部。

啊……

灰衣护卫发出了惊声尖叫,扭头就往酒楼外跑去,结果刚一转身头就撞到了酒楼里面的承重柱,顿时给撞晕了。

要知道灰衣护卫正处于普武者中期高手的突破边缘,是酒楼里武功最高的。

“我靠,这叶天宇现在岂不是可以爆发出普武者特期高手的实力,这也太他妈恐怖了吧!”许淳顿时慌神了。

只要了解乱神棍的人都知道,只有普武者后期高手才能发挥它的威力。

想起刚才灰衣护卫意识混乱的异样,许淳认为这是灵武器乱神棍造成的,他此刻笃定叶天宇就是普武者后期高手。

在凌城,普武者特期高手屈指可数,许淳知道自己肯定不是叶天宇的对手,于是他趁着叶天宇没有注意自己,慌慌张张地朝着后厨跑去,准备从那溜走。

然而这边许淳刚动身,叶天宇就大声喝道:“站住,谁要是敢走,我现在立马用这乱神棍打断他的腿!”

许淳不敢拿自己的自己的腿开玩笑,被逼无奈之下,他不得不立在原地。

虽然许淳这边有十几个人,还有好几个普武者高手,但是众人都不敢反抗,他们跟许淳一样,都以为叶天宇是普武者后期高手。

叶天宇疾步走进许淳,当着众人的面,将短棍狠狠地甩在他的膝盖上。

啊……

许淳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喊叫声,他知道自己的左腿肯定是已经粉碎性骨折了。

叶天宇猛地拽住许淳的头发,啪啪啪,连着抽打了十几个耳光,最后抬起脚,猛地照着他的腹部踢了数脚。

接二连三的大力攻击差点没让许淳晕了过去,叶天宇随意从餐桌上拿起一个茶杯,随意摔在地上后,问道:“这个茶杯我要赔多少钱?”

许淳一脸惊恐道:“不要钱……”

“既然不要钱的话那就好办了。”叶天宇举起短棍,指向周围的大汉们,喝道:

“你们要不想成为许淳这样,那就把酒楼里所有的东西都给我砸了,不管是桌椅板凳,还是锅碗瓢盆,都给我砸,一个小时后,我要是看到酒楼里还有没碎的物件,我就把你们都打碎!谁要是敢偷懒,我第一个把他打成残废!”

“都别愣着了,给我砸!”

连酒楼掌柜许淳都被打成这样,剩下的员工们自然不敢反抗,纷纷拿起身边最近的物件,狠狠地往地上摔去。

不到半个小时,本来装修豪华的鼎香酒楼顿时变成了一片满是**碎皮的废墟。

看到叶天宇似乎还想向自己动手,许淳连忙跪地求饶道:“求求您,别打我了,我给左守义赔偿医药费,您要多少银子我都给您赔!”

叶天宇并没有放过许淳,再次上前,猛地在他的左手上踩了一脚。

一阵拳打脚踢过后,叶天宇黑着脸喝道:“我不要银子,三天之内,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我要看到鼎香酒楼原来完好如初的模样,必须是一样的桌椅板凳,一样的锅碗瓢盆。装修好之后然后你们自己再砸一遍,这事才能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