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麻烦让让:我家夫人是反派

麻烦让让:我家夫人是反派

麻烦让让:我家夫人是反派

来源:微小宝 作者:默默子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01 15:17:53

林晚白顾景知小说叫做《麻烦让让:我家夫人是反派》,是默默子的经典之作。该小说节奏起伏得当,值得一看。林晚白和顾景知是天定的快穿文主角,一个又飒又佛系,一个又A又腹黑,因是同一个作者笔下的书,所以两人用的是同一个系统,因为作者的脑洞,两人每次到一个世界就能自己选一样东西带过去,原子弹都行,于是就出现了这一样一个情况…… 林晚白在冷宫里抱着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处于盛夏的天燥热不堪,就连知了都被热坏了,蔫蔫儿的趴在树上不肯叫唤。

到了傍晚,(某位资产无数身份神秘并具有多重马甲的女主角)林晚白就会穿着绿色大碎花的奶奶装,抓着蒲扇拎个小板凳出来,去小区门外的大梧桐树下跟小区里的婶子们打麻将。

“哟,晚晚又来了。”

树下,是早已整装待发严阵以待的妇女们,几乎都是同一个造型,土到极致却穿在身上非常凉快的奶奶装,用或红或紫的大发夹将头发固定在脑后,凉快又省事儿。

不知是时运不济还是故意放水,几个回合下来,林晚白输的精光,兜中见底,她摇着扇子靠到了小板凳上,嘴角漾起笑意:“以后就不打了,我家人要来接我回去上学了。”

几个婆**动作瞬间顿住了,眼里流露出急切的关心,李姐尤其着急:“怎么也没听你说起过呀?哪儿的家人?”

“我大伯。”林晚白没多说,又坐了一会儿后,与几人一一道过别,就摇着小扇子离开了。

月亮上了树梢,装修别致的小房子里,林晚白端着加了冰的饮料,接通了电脑上弹出来的视频请求。

“小白,好久不见,有没有想我?”

视频接通后,一张迷人的俊脸出现在了电脑屏幕上。

“索斯,小心骚断你的腰。”面对这样一个妖孽,林晚白十分淡定的敲了敲桌子,抬眼迸出冷厉,“找我什么事?”

“有人出大价钱,要你的命。”

他说完,两边忽然陷入了死一样的沉寂,林晚白低头抿了口饮料,就像是品尝名贵的红酒一般,沉静,优雅。

时间慢慢过去,就当索斯一口气快憋不住的时候,林晚白开口了,颇为玩味的笑着,“多少亿?”

呼——

一口长气终于释放,索斯一把拉近视频,比原先放大数倍的脸,都快杵在屏幕上,恨不得穿越屏幕直接出现在林宛白面前。

“你就不能给个正常人应有的反应?不过你还真了解你自己的身价。”

“行了,没什么事我就挂了。”林晚白放下杯子,打了个哈欠,猪还没喂呢。

说完,不等索斯反应,直接关上了电脑,还有更重要的事等她去应付呢。

林晚白,一本快穿小说中天定的主角,本该在完成系统任务后去自己选择的世界和身份过完最后一世,却没想到系统突然抽风,把她扔到了这里,成为了一个父母双亡却继承了巨额遗产的孤儿。

此时,距她来到这里已经过去三年,三年里,林家人一直不断的寻找她,甚至不惜贴出三百万的悬赏。

该做的事情做完后,林晚白沉下心,主动接近林家,决定回去调查父母当年的死因。

第二天上午,几辆豪车接连驶入了这个留守儿童和留守老人居多的村子。

“这什么味儿啊,臭死了。”

宝马车内,一个穿着天蓝色连衣裙梳着梳着高马尾的少女嫌恶的遮住了口鼻,这种地方,她只在电视上见到过。

“悦儿!”坐在副驾驶的女人同样眉头紧皱,却斥责了一声,“等下见了你堂姐,可不准这么没礼貌。”

“我知道。”林悦翻了个白眼,对这位深知大名却从未见过的堂姐已是格外的看不起了,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肯定是个没教养的野丫头。

发动机的声音惊动了村子里的孩童和老人,此时正值暑假开学的前一周,孩子们正在疯一样的补暑假作业,却被这汽车的声音吸引到了家门外。

“不用看了,保准又是去那一家的。”村里德高望重的老人看到这一幕,摇了摇头。

有人敲门,林晚白前去开门,依旧穿着昨天晚上打牌时的那一身,明明土到掉渣,可穿在她身上,却像是高级定制的衣服一般,这跟她自身的气质有关。

林家众人站在门外,为首的是林晚白的大伯林建德,其次是二伯林建国,和大伯母秋霞,及二伯母杨纯,在后面的则是两人各自的孩子们。

当看到林晚白的第一眼,众人心头先是被惊艳了一下,而后便是深深的鄙夷。

林悦白眼都要翻上天了,这穿的什么啊,跟电视剧里喂猪的一样。

少女明亮的眸子扫了他们一眼,清脆的笑了一声,叫道:“大伯,大伯母,二伯,二伯母。”

这一声让几人好不容易挤出来的泪瞬间收了回去,邱霞反应最快,伸手往眼角一抹,顺势用湿润的手指摸住了林晚白的手背。

“闺女,这几年,让你受苦了!!”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林晚白游刃有余的回到了众人各种刁钻的问题,并在两家人的争抢下,成功坐上了大伯家的车。

的确是争抢,毕竟那笔遗产,不是小数目。

林建德一家住在S市内的某处高档社区内,独立的三层小洋房,跟别墅不同,是中等家庭的首选之居。

“妈,晚晚姐住哪个房间啊。”

回到家后,林悦坐到沙发上,意味不明的向母亲投去了视线。

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迎接这个不速之客住在家里,但她并不想让这个乡下来的土包子跟她一个房间。

“不用管我,我住校。”林晚白又不傻,这么明显的不欢迎都快甩她脸上了,更何况,她原本就没打算住这里。

邱霞愣了一下,立刻往林悦身上拧了一把,厉色道:“你怎么回事,那是你姐姐,在外面受了这么多苦,就是让你住校,也不能再让我闺女受苦了!”

林晚白摇了摇头,这么一出,实在是大可不必,假到骨子里不说,反而让林悦对她的敌意更重。

正如她所想,林悦根本理解不了母亲的用意,瞪大眼睛,气呼呼跑回了自己房间。

“晚晚,**妹小,别跟她一般见识,你的房间啊,我一早就准备好了。”邱霞说着一贯用来护崽的话,提住林晚白的包,带着她上了楼。

邱霞让她住的是三楼的一个房间,很大,采光也比较好,布置简单,一张床,一个床头柜,一个梳妆台外加配套的凳子,配上深灰色的窗帘和白色的防尘纱,明亮宽敞。

从地板上不难看出房间是才打扫过的,甚至还有很浅的消毒水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