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慕夫人她福星高照

慕夫人她福星高照

慕夫人她福星高照

来源:微小宝 作者:柒夜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03 09:40:59

《慕夫人她福星高照》小说故事简介:为给过世的奶奶买墓地,关柏柏做了一把冲喜新娘,她只知道对方双腿残疾坐轮椅,需要人照顾,却不知对方竟是融城第一豪门慕家的实际掌权人——慕云笙。   新婚夜丈夫无情把她扔出去:“选我做结婚对象,你会后悔。”   后来……慕总裁真香了。   慕总裁:结婚选我我超甜,又有颜值又有钱,沾花惹草我不行,宠爱老婆第

在线阅读

关柏柏站起来抬步就走,才走几步,男人清冷的声音没有情绪的响起:“盖头摘了。”

关柏柏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披着个挡眼睛的盖头瞎走,慌乱的抬手扯下来,黑暗的房间里,唯有门前有光。

她望过去,就被晃了眼。

门前一位坐着轮椅的男子正冷淡的看着她。

他面容俊逸非凡,黑色的短发如墨一般,狭长的星眸也是深墨色的,深邃、神秘。皮肤冷白,好看薄唇抿成红艳的一线,端是个清冷高傲的贵公子。

他只穿了件质感很好的黑色衬衣,衬衣扣子扣在最上方,留出一点修长完美的脖颈线条。袖扣也扣在手腕最恰到好处的位置,双手随意的搭在轮椅两侧,手指修长好看,双腿更是修长,可惜是放置坐在轮椅上,无法窥其站起来时的风姿,但就这么坐着也不影响他的气度。

他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气质就四个字——天选之子。

关柏柏眼睛瞪的很大,呼吸都停了。

说好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妻不嫌夫丑呢——

现在她怕夫嫌妻丑……

摇摇头,急忙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开,关柏柏定定神走了过去。

对方长什么样都不影响她的身份,她不是妻子,是来照顾他的,身份其实和保姆差不多。

关柏柏见对方坐着轮椅,私心判断对方是叫自己过去推他进房间,然后再伺候就寝,于是很乖巧的走过去,绕到了男人身后准备推轮椅。

手刚一伸出来,男人却按着轮椅向前推动进了房间。

关柏柏手落了空:“……”

电动轮椅——

科技感十足——

行吧,看来不需要人推轮椅,省活儿了。

那他叫自己过来干什么?

下一秒男人的电动轮椅转了个圈,和她面对面,然后他当着她的面关上了门。

空气一瞬间凝固,隔着门板,男人的声音变得有些闷:“今晚你先休息,明天我会和你谈。”

关柏柏瞪着眼睛,缓了一会儿第一个意识是——他怎么上床?怎么脱衣服?

她礼貌谨慎的敲敲门:“你一个人能行吗?我进去帮你吧。”

门内没有回应,关柏柏迟疑了下,又开口道:“那我在门外坐着,你要是需要帮助,就叫我?”

门内还是零回应。

关柏柏拿人钱财,总不能真的安心去睡大觉,她也没照顾过腿上有残疾的人,只看过一个苦情电视剧,里面的男人双腿没有知觉之后在床上躺着,想喝杯水,结果够不到水杯,喊人喊不来,然后自己从床上翻滚下来,二次伤害又去了医院。

关柏柏想着自己呆在外面,等对方真的需要的时候,喊人还能听见。

这么一想,关柏柏也不太在意被关在门外了,还挺替对方找借口的。

长成那副模样,眼界肯定高上了天,不找个仙女做老婆都是吃了大亏,更别说这时候被塞给他的是平凡的自己。

靠着门,关柏柏闭目养神了起来,不知过了多久,她感觉有人在轻轻推她。

“少夫人,少夫人醒醒。”温和声音呼唤了好几声。

关柏柏一下子惊醒,迷瞪瞪的揉着眼睛连声问:“怎么了,怎么了?”

别墅里管事芳姨看到她这样,有些心疼道:“少夫人,我是芳姨,你怎么睡在这里?”

关柏柏发了几秒的呆,才意识到自己在哪里。

慌忙起身,关柏柏低头掩饰一般道:“啊,我不是睡在这里,我是早起出来溜达来着。”

她这谎言毫无技术含量,更别说身上还穿着昨夜的喜服。

芳姨见她还为少爷掩饰,心里更心疼了。

这真是个好孩子啊,少爷也真是的,就算是不喜欢,也不能让人睡在门外呐,太冷酷无情了。

拉着关柏柏的手,芳姨好心没戳破,指了走廊尽头的那个房间道:“少夫人,你的东西都在那边,进去洗漱一下吧,时间还早,你溜达的也差不多了,可以睡个回笼觉。”

“谢谢芳姨。”关柏柏赶紧去了那个房间。

芳姨摇摇头转身又下了楼。

慕家别墅里佣人不多。

管事芳姨,司机两个,打扫的有四个,厨房那边有三个,再加上花园的园丁两个,统共十几个人,因为昨天是公认的新婚夜,今早人来的齐全,见芳姨下楼,都好奇的不行。

“怎么样芳姨,有没有动静?”

“你是傻了吧,现在是早晨,晚上折腾了一晚上,今早肯定是没动静,一片祥和。”

芳姨叹气,总不好说你们少爷就把少夫人关在了外面吧。

她摆出严肃的面容,挥手:“去去去,八卦什么,少爷和少夫人的事情儿是你们能议论的吗?把嘴巴都闭严实了,不看,不听,不议论,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一群人没得到想要的八卦,兴致缺缺的退散了。

关柏柏在房间里洗完澡换了熟悉的麻裙,感觉腰身不那么酸疼了。

她心里其实有点慌,怕昨天晚上自己那位丈夫叫她,她没听见。

怎么就睡着了呢?

是有多困?

抱怨的抓抓头发,关柏柏想要补救一下。

她下楼之后找到芳姨说了自己想要做早饭。

芳姨惊愕:“少夫人您会做饭?”

关柏柏有点不好意思:“我身无长物,就做饭还算拿得出手。”

芳姨忙笑道:“少夫人您说笑了,我只是感慨,您嫁过来是享福的,怎么还做饭呢。”

关柏柏急忙摆手:“不不不,我是来照顾人的,不是来享福的,这是我该做的,还有您能别叫我少夫人吗,我不自在,您就叫我柏柏吧。”

芳姨笑:“那不行,乱了规矩。”

关柏柏:“……”

可我不是少夫人。

但……**不准她说,她也只好先把这身份认下了,虽然如坐针毡。

闪身进了厨房,关柏柏做了一顿十分丰盛的早餐。

从厨房出来以后,时间是七点半,她见那位还没下来,犹豫着是否该叫对方下来吃饭。

他宅在家里,有点自闭的话,不会饭也不好好吃吧。

思索了几秒,关柏柏觉得自己得去叫。

但她上楼之后,很快又灰溜溜的下楼了,为难又尴尬的站在芳姨面前。

芳姨见她有点扭捏,主动开口:“少夫人,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关柏柏咬了咬唇,艰涩道:“那个,我想问问,就是你们少爷他……他叫什么?”

芳姨看着小脸儿微红、很是窘迫的样子,内心了然:“少爷姓慕,名云笙,云是云卷云舒的云,笙是鼓瑟吹笙,乐器那个笙。”

关柏柏低下头:“明白了,谢谢。”

她转身又上楼去了。

关柏柏也知道丢脸,但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叫什么,没人跟她说过,昨晚也没来得及自我介绍。

到了门前,关柏柏正打算敲门,门已经开了,她保持着敲门的姿势僵在那里,与慕云笙四目相对。

沉默在两个人之间蔓延了好一会儿,她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又弱又心虚:“吃早饭了……”

慕云笙声音很淡:“嗯。”

关柏柏眨了下眸子。

脾气竟然挺好?

下一秒,慕云笙又开口了,态度依然淡:“让让。”

关柏柏马上让开,就见他的电动轮椅开向了楼梯那边,关柏柏看了大惊失色,几步走上前抬手薅住了轮椅。

“好险。”关柏柏呼了口气。

慕云笙面无表情的侧目看她。

关柏柏抓着轮椅,十分认真道:“你这轮椅又不会飞,你这样下楼梯跟自杀有什么区别。”

她说出这话心里又是一凌,难道他就是想自杀?

有可能!他浑身上下都没点儿人气,眼里无光,**不就是担心他会自杀吗?

会不会自己来了,刺激到他了,他就提前了计划,就——

慕云笙:“走廊尽头有电梯。”

关柏柏:“……抱歉。”

怪她,没见识过还能装电梯的宅子。

也对,他腿脚不方便这么久,总不至于没点便利的东西。

看着慕云笙进电梯,关柏柏又叹了口气,自己走了楼梯。

她觉得自己和这豪宅格格不入,就说刚才在厨房里,有些食材她都不知道该怎么用。

一下楼,关柏柏竟正迎上了过来的慕**,慕**见了她笑盈盈道:“柏柏早,我听说你亲自下厨做了早餐?真贤惠,云笙真有福气,娶了你这么个冲喜新娘,真算是捡到宝了。”

关柏柏心中一塞,看着从电梯里出来的慕云笙,不知怎么,觉得**是在故意刺激慕云笙。

这位**有点热衷于挑衅自己的孙子呀。

而慕云笙面对**的挑衅,只是平静又冷淡的打了招呼,就去餐厅了。

慕**看着他的背影气道:“电动轮椅都比他出的声多。”侧目看关柏柏,他的面容又柔和下来:“昨天晚上他没欺负你吧。”

关柏柏笑笑,小声道:“怎么会呢,他看起来脾气很好。”

慕**一脸的怜悯:“孩子,那不叫脾气好,那叫冷漠,他把你当空气呢。”

关柏柏:“……”

她大概有点逆来顺受?这当空气的滋味还真不差,挺舒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