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大佬,你的老婆又要被抢了!

大佬,你的老婆又要被抢了!

大佬,你的老婆又要被抢了!

来源:微小宝 作者:公子清清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03 11:24:58

《大佬,你的老婆又要被抢了!》最新章节由玖陆文学提供,《大佬,你的老婆又要被抢了!》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金陵城的顾三爷有三样心头的宝贝, 第一样是手里的菩提十八子, 第二样是口袋里的怀表, 还有一样便是被宠上天了的程小姐, 后来十八子成了程小姐的物件,怀表上也多了张照片。

在线阅读

这是顾南方在天外天专属的房间,几乎是占了半个三楼的大小。

程瑾书被放在双人大床上,小小的身躯在里面陷下去一个小坑。

口中还在嚷着热,顾南方觉得心里被这个小丫头扰的乱乱的,自从在二楼边上看那么一眼后,他的心绪便一直被这个小丫头牵绊着。

“好热,救我。”

程瑾书觉得自己要死了,骨子似是有千万只小虫在噬咬,刚刚在那人的怀里还好,被放在床上后,便又热又难受。

但是刚刚那个男人手里拿着枪,她又怕他。

顾南方对这里的这些小伎俩了如指掌,看了一眼便知道这丫头是被黎少泽下了药。

“该死的。”

一向沉稳的顾南方看着床上的小女人时口中自然冒出了这样一句话。

顾南方低头凑近程瑾书,程瑾书又闻到了好闻的烟草味,虽然她如今已经满十八岁,但是晚上睡觉时因为怕做噩梦所以还是常与程娟睡在一起。

闻到这样熟悉的烟味,就想要抱着多闻两口。

“娘,书儿好热。”

此时的程瑾书脑子里以不知她所在何处,像是溺入大海,想找到救命的绳子将她拽上去。

顾南方没想到这丫头竟将他当成了她娘亲。

顾南方被程瑾书一把抱紧,小丫头还一个劲地往他怀里钻,纵使他是万花丛中过,此时也被这丫头拨乱了心弦。

本来顾南方看她太小只想逗逗她罢了,现下……

“这是你自找的。”

程瑾书的小手伸进顾南方的后背,只觉得凉快,但是她却不知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

……

待第二日清晨程瑾书再次醒来时是被腿间的酸痛之感给痛醒的,她记不太清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记忆大概只停留在黎少泽想要脱自己衣服时从外面进来了一个男人,身后带了好多黑衣人。

睁开眼睛的她感受到身下的床很软,不像是家里睡的。

翻个身,才发觉她全身上下一丝不挂。

这个房间里也只有程瑾书一个人,头顶上的欧式水晶灯她都未曾见过,看着床下那被撕碎的衣裙,正是她昨天穿的。

她,难道她?

脑海里的记忆鱼贯而入,昨天晚上她被那个男人给……

程瑾书想要下床去看这房间的柜子里有没有衣服,赶快穿了回家,此地不宜久留,趁着那男人不在。

估计母亲这会儿一定在找她了。

一着急忘了腿间的疼痛,脚刚一着地便痛得大叫起来。

“啊!”

程瑾书这一叫不要紧,外面守着的仆人便赶快推开门进来。

“小姐,你醒啦?”

程瑾书觉得她此时真的是尴尬的要滴出血来,半裸着身子就被人看到了,就算是个女人,也让她觉得羞愧不已。

但是她似乎是痛得没法站起来,还是需要眼前人的帮忙。

“你可以扶我一下吗?”

程瑾书既害羞又害怕,昨天晚上自己应是失了贞洁。

面前的仆人见到三爷吩咐照顾好的女子对自己说话如此尊敬,赶快跑着过去扶起她。

“小姐您不用客气的,三爷吩咐了小地照顾您,您尽管吩咐就是了。”

她是顾家别墅里的下人,今天早上顾南方派司机将她接到的“天外天”。

她家三爷从来都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今日对这个姑娘如此上心,她也不敢怠慢。

程瑾书看着女人四十多岁的年纪,同自己母亲差不了多少,心里便一阵酸楚,加上身体间不住的酸痛,又红了眼眶。

“小姐您怎么了?”

程瑾书猛地吸了几口气忍住了眼眶里的泪,这微微抽泣眸中带雨的模样,就连面前的女人都为之心动了,刚刚扶着程瑾书起来时,碰到她的皮肤,就像是牛奶里泡大的一般。

张妈还不小心看到了程瑾书的小腿处,都是淤青,这样细腻的皮肤怕是轻轻一用力便会掐红了吧。

昨天晚上他们家顾三爷怕是怜香惜玉都忍不住。

“小姐,我来服侍您洗澡吧。”

张妈想着这样娇小的身躯,一会在洗浴间里摔倒了可是要磕坏的,看着年纪这么小的丫头,自己也是有些心疼。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

说罢,程瑾书自己一瘸一拐的迈进洗浴间,顾不得痛不痛,只想着快些离开这里,再别见到那个可怕的男人。

房间地上铺着地毯,踩在脚下也不冰凉。

张妈听见里面哗哗的流水声,但是随即房间的门“咔嚓”一声被打开了。

一双黑色的皮鞋被擦得锃亮,再一抬头见着黑色西装便知道是顾南方。

“三爷。”

顾南方手中攥着菩提十八子,放下披风,说道:“你先出去吧。”

“是。”

程瑾书对着镜子看自己满是淤青的身体,她昨天晚上竟然稀里糊涂的同一个陌生男人过了一夜,心中的委屈和悔恨模糊了她的眼。

母亲同她说过,只求她这辈子嫁个老实人白头到老,但是,她失了贞洁,以后如何嫁人?

还有她的大哥哥,她说好要嫁给他做媳妇的。

水声哗啦哗啦很大,泪水混合着冲刷而下的温水一起流走,鼻头酸涩,眼睛哭得泛红的程瑾书没有听见房门的响声,直到洗浴间的门被人打开时才吓得她一怔。

脚下一滑,手里拿着的浴袍随她一起摔在地上,此时一丝不挂。

“你,你不要看。”

程瑾书慌乱地捡起浴袍遮住自己的身子,但是因为双腿还没好,一把又坐在了地上,此时程瑾书觉得已经到了自己人生羞耻的极限,所有的委屈一齐涌上心头,终究没忍住“哇”一声哭了起来。

“我现在还没对你怎么样呢,哭什么。”

顾南方拿这个女人没办法,本来想着等她收拾好了下楼,但又怕她一个人洗澡摔倒,没忍住进来看看,没想到这丫头昨晚上都被他看光了,今天还这么害怕。

顾南方过去将程瑾书打横抱起,没顾她身上现在湿淋淋的全都是水。

“昨天晚上,是你么?”

程瑾书红肿着大眼睛望向顾南方,这个男人长得好白,白的有些病态,眉清目秀得像是那些教书的先生,就是看起来有些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