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重生之鬼医倾城

重生之鬼医倾城

重生之鬼医倾城

来源:微小宝 作者:八只蜗牛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2-03 11:40:48

《重生之鬼医倾城》小说主角是钟离逸钟离逸小说故事简介:一朝重生,她从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鬼医变成了令人唾弃的丞相府嫡女。 本想着报仇之后,好好的过一过她的纨绔千金生活,可是谁能告诉她,这个带了一个小包子的面瘫男,到底是谁? “既然是你先来招惹我的,你若负了我,穷尽一切,我也要让你下地狱!” “我发誓,绝不会!”

在线阅读

容氏面色一僵,刚刚被云水扶起来坐下的苏冰雪也是面色懊恼。

容氏连忙说道:“奴婢…并不曾被抬房…”

苏冰遥面露疑惑:“既没有被抬房,那为何二妹妹称呼娘子你为姨娘呢?这可是不合规矩。若是让爹爹知道了,可是不妙。”

苏冰雪再冷静心中也有些急了,说道:“都是妹妹的错,妹妹一时失言了,大姐姐不要怪罪娘子!”

苏冰遥掩唇浅笑,眸中却是寒意森然:“啧啧啧,容氏,你瞧瞧你都教了二妹妹一些什么啊?生生把个好好的丞相府小姐教成了这般小家子气的样子。竟是一点礼数都不懂了!来人啊,把二妹妹带回丹雪阁去,禁足一个月,找一个礼仪姑姑好好的教导二妹妹礼数!”

“至于容氏,毕竟是爹爹的通房,还为爹爹诞下了女儿,本小姐也不好处置你,这样吧,就按照家规,先打二十板子,关在自己的院子里,等待爹爹回来之后再发落吧!”

话音刚落,就有丫鬟婆子来拉扯容氏和苏冰雪。

容氏不声不响,沉默的被丫鬟婆子扭送出去,但她那一双眼,毒蛇一般的死死盯着苏冰遥,整张脸都显得有些扭曲。

苏冰遥浅浅一笑,微微侧身,将完美无瑕的那半张脸面向容氏,同容氏对视过去。

心里明镜一般,今天的这般羞辱,让这条隐藏已久的毒蛇,终于忍不住吐出蛇信子了。

丞相府中人口简单,除了她这个名副其实的嫡女,还有一个她嫡亲的大哥哥苏乘君。不过苏乘君在边境军营里,常年不回来。

再有就是容氏和苏冰雪。

细细想来,这丞相府中能够觉得苏冰遥是绊脚石的,就只有容氏母女了。

但苏冰遥不认为光凭着这母女二人就能有那么大的本事弄到美人面,背后肯定还有旁的人相助!

和容氏的沉默比起来,苏冰雪就闹腾多了。

一边挣扎一边委屈啜泣,哭得梨花带雨,一众下人看了心中都感叹二小姐真可怜。

“大姐姐,你为何如此对冰雪?您可是冰雪最敬爱的姐姐。”

“大姐姐你难道忘了冰雪曾在你被人嘲笑容貌丑陋的时候帮你解围,被李家小姐当众侮辱的事情了吗?姐姐难道看不到冰雪对姐姐的真心吗?”

“大姐姐你好狠的心啊…”

云水听了直皱眉。轻声问道:“小姐,奴让人把二小姐的嘴堵住吧。二小姐在这乱说一气,有损小姐的名声!”

看着人都出去了,苏冰遥摘下了脸上的面具,摆摆手,满不在乎的说:“无妨,让她说去,传到爹爹耳朵里,有她的好果子吃。”

见她这么说,云水只好作罢,但想了想,又贴在苏冰遥耳边轻声说道:“大小姐,虽说老爷平时对容娘子不怎么样,但是二小姐毕竟是老爷亲生的女儿,老爷平日里对她也不错的。小姐今日平白无故罚了二小姐,恐怕老爷心里不快啊…”

一听云水这话,苏冰遥心里就有点懵了,她看的真真儿的,苏青云对原主的疼爱假不了,就算苏青云对苏冰雪还不错,但是他难道还会为了一个不得宠的通房所生庶女把她如何不成?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苏冰遥并没有直接问出来,而是一仰头,骄傲的说道:“云水,爹爹待我如何,你还不清楚吗?别说我惩罚了一个庶女,就算是我想要天上的月亮,爹爹都会给我摘下来!”

却不料云水一番话让她陷入了沉思。

“小姐,老爷平常确实疼您入骨,可是小姐忘了上一次,二小姐和您拌嘴,您不过说了她几句,她就去老爷那告状,老爷还训斥了小姐呢!”

苏冰遥眼珠一转,恍然大悟一般:“我都不太记得此事了!你快仔细与我说说当时的情况!”

云水不解:“小姐,您当时可是计较的很!怎么没两年就给忘了?”

“不过说来也奇怪,当时老爷冲进来训斥了小姐一番之后,旁的话一句没说,直接就走了。第二日就仿佛没有这回事一样,白白惹小姐生了三日的气。老爷也是觉得莫名其妙的。”

“你可记清楚了,是见过了二妹之后,爹爹才突然这样的?”苏冰遥发问,心里已隐隐有了猜测。

云水肯定的点点头:“奴记得真真儿的!二小姐从小姐这跑出去就直接去找了老爷,随后老爷就过来了!”

苏冰遥凝眉,云水这一番话说出来,她心中的猜测已经被证实了七八分。

但是她现在没有证据,是以就没有同云水多说,随便找个理由将这事搪塞了过去。

苏冰雪和容氏被婆子扭送回了丹雪阁,连说句话的功夫都没有,就已经被关进了各自的屋子里。

“**!苏冰遥这个**!”苏冰雪坐在厅堂里脸上可怜柔弱的表情瞬间消失殆尽,每说一句话,就摔碎一个瓶罐,看的一旁侍候的侍女心惊胆战的,不知道哪一下那飞溅的碎片就砸到自己身上了。

“夏槐!你躲那么远干什么?!本小姐难道还能吃了你不成!”

听到主子喊了自己的名字,夏槐忙从柱子后面跑出来,战战兢兢的跪在一小块空地上:“二小姐,奴婢没有!”

苏冰雪在司遥阁受了好大的侮辱,此时看着夏槐低眉顺眼唯唯诺诺的样子,突然就气不打一处来。

她站起身来,缓缓走到夏槐跟前,突然一巴掌就扇了过去:“混账!你做什么离本小姐那么远?跪到本小姐面前来!”

“这...”夏槐惊恐的盯着苏冰雪面前那层层叠叠的碎瓷片,踌躇着不敢动。

“本小姐的话对你不管用了是吗?**!”看着夏槐跪着不动,苏冰雪更生气了,直接拽着夏槐的衣领,就将夏槐拖到了那一片狼藉之上,顺势狠狠的往下一压。

夏槐的惨叫声,丹雪阁的院子里都听的一清二楚。

小丫鬟夏陶另一个丫鬟夏荷对视一眼,心照不宣。

“快走,咱们也帮不上忙,被发现了,一个都跑不了!”说着,夏荷连忙拉着夏陶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