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豪门大亨

豪门大亨

豪门大亨

来源:网络 作者:千秋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2-03 13:48:10

主角是叶天莫倾城的小说《豪门大亨》是由作者千秋精心创作的,主要讲述了:他是被豪门遗弃的废少,流落在三线城市苏海,机缘巧合认识莫倾城,从相识到相爱,因为他没背景,遭到莫倾城家族嫌弃,在一天夜里,莫倾城的身体给了他,却被莫家抓个正着,告他强奸,判刑七年。五年之后,北冥战神归来,得知自己已经有一个女儿……

在线阅读

苏海航空机场轰动了。

一个大早,上万兵卒镇守,实弹上膛,只为迎接一人。

机场外,十万之众,顶礼膜拜,所有苏海名流,都在这里了。

然而,无人能够靠近机场半分。

约莫九点钟左右,一架专机盘旋虚空,百架战机为此护航,场面壮观。

人生如此。

不枉来这世上走一朝。

“到了!”

几个肩扛三星的将官带人来到通道门口。

“将军!”

山呼海啸之声,震颤虚空,标准军礼敬起。

这是最高的迎接礼仪。

因为这位是举国神话,军中信仰,也是历史上最年轻的一位将星。

所以他受得起这种崇高礼仪。

这还算低调的了,否则全市区封路都很正常。

北冥战神,横压当世。

北境一战,克敌百万,一战封神,世界震惊。

……

叶天站在长荡湖边的一棵枫树下,巍峨的身躯犹如一座山岳。

五年了。

这一离开就是五年,这里有着他无法抹去的回忆。

只因他的未婚妻子就住在这个城市。

她还在等我吗?

叶天不敢回去,五年过去,他怕五年来挂念的女人已经把他忘了。

“将军!”

贴身护卫龙五刚想开口,却被叶天出言打断。

叶天道:“我已经退伍了,不再是什么将军,北冥战神这个封号,就让它沦为历史吧,以后你就叫我大哥!”

有些事情,军方不便插手,所以他选择退伍,不牵扯军方,北冥战神只是一个封号而已。

“大哥,这个封号是你双手打拼出来,不可能沦为历史,即便以后的历史上也会有重重的一笔,况且……”

龙五跟了叶天五年,了解叶天的一切。

“我会打造全新的实力,让那些高高在上的人看清楚六年前的决定是多么可笑!”

叶天目视荡漾的湖水,风衣飘袂。

京都叶家是顶级豪门。

叶天本是豪门少爷,有着无上的身份背景,因一个神棍的一句话,改变了他的一生。

从此,他被母亲视为这一生最失败的作品;被父亲视为扫把星。

自从疼他的**病死之后,叶家大权落在***手中,奶奶怕他夺走哥哥继承人的位置,在六年前更是毫无情面的赶他出家族,犹如过街老鼠流浪到苏海这个二线城市。

天无绝人之路。

在苏海这个二线城市,他认识了莫倾城,并且相知相恋,就差谈婚论嫁了。

然而,幸福的日子并不长,他在莫家根本不受待见,莫家也不同意这门亲事,更不会答应他入赘莫家。

在一天夜里,莫倾城的身体给了他,却也被抓个正着,被叶家人打断双腿,像野狗一样被扔在街头,并且把他告了,从那以后入狱了,沦为囚犯,判刑七年。

不过在狱中,他拥有过人的表现,被提了出来执行一项秘密任务。

五年后,北冥战神横空出世。

这次退伍回来,他不恨莫家,因为这是莫倾城的家人,若报仇,如何面对莫倾城?

“少爷,还有一件事情!”

龙五顿了顿才道:“嫂子并没有嫁人,而且,还为你生了一个女儿!”

“你说什么?”

叶天心头猛颤,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我查了,你确实有一个女儿,叫叶可可,是随你姓的,可见这五年来,嫂子依旧在日夜想着你,只是……”

“只是什么?”叶天立即问。

“只是,嫂子因为未婚先育,所以在莫家的情况很糟糕,甚至已经被驱逐莫家,而且还为你背负着未婚先孕的骂名!”

龙五认真说着,他不敢骗叶天。

轰!

这句话对于叶天来说,就是一道晴天霹雳,五年来,倾城带着女儿是怎么过来的,他不敢想象。

未婚生女在当今这个社会虽然没有什么,但也要看是在什么地方。

莫家是传统家族,古板守旧。

可想而知,这五年来,莫倾城身上背负着担子有多重。

“你去忙你的吧,一切按照原计划进行!”

叶天摆手,示意龙五离去。

他虽然人在疆场,但心系仇恨,所以这五年来,他一直有所准备,这次回来,第一件事便是打造属于自己的势力。

至于他本人,归心似箭,恨不得第一时间和家人团聚。

“就是这里?”

苏海市郊区,一栋破旧的平房,叶天站在百米之外看着,心中酸楚难明。

怎么说莫家在苏海都是一个二线家族,财产过亿,自己的未婚妻却住在这种地方,他心中能好过才是怪事。

“倾城,我回来了!”

叶天踩着沉重的步伐朝平房走去,内心除了紧张之外,便是愧疚。

刚到门口,却见一个五岁左右的小女儿在卷着袖子洗衣服,身后还有一个中年妇人,手中拿着一根藤条在监视着。

小女孩面黄肌瘦,却长得非常标准,尤其是她那一张脸,很像一个人。

叶天心中莫名触痛一下。

“外婆,可可累了,能不能让可可歇一歇再洗衣服!”

小女孩转过脑袋,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中年妇人,眼底满是哀求。

“你个*种,歇什么歇,不是因为你这个小*种,我们一家会在这里住着吗?赶快给我洗衣服,否则中午没饭吃!”

中年妇人拿着手中的藤条扬了扬,要打小女孩,小女孩吓得眼泪汪汪。

但她还是弱弱道:“我爸爸知道了……”

“哼,还敢提起**爸,他就是个罪犯,说不定现在都死在外面了!”

中年妇人,名唤白玉珍。

“你说谎,我爸爸不是罪犯,我妈妈说他没有死,他一定会回来找可可!”

突然,小女孩倔强了起来。

站在不远处的叶天,心中触痛着,眼角也湿润了。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他现在流泪了,真真切切的流泪了。

“你个小*种,还学会顶嘴了是吗?看我不打死你!”

白玉珍怒不可遏,扬起藤条朝小女孩背上抽去,可却被一只大手攥住了藤条。

叶天满脸怒意:“她是你的外孙女,你怎么下得了手?你还是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