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乡野小狂农

乡野小狂农

乡野小狂农

来源:奇热联盟 作者:神话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04 09:35:36

《乡野小狂农》小说的主角是周二狗小说精彩试读:周喜莲读高二,是村里唯一的高中生,是她爹玛的掌上明珠,也是她爹妈吹嘘的资本,不过喜莲却不太搭理二狗,她嫌二狗说话太荤了,总拿他哥开玩笑。这丫头身材很高挑,因为长得高,腿也显得特别长,她很少做农活,皮肤非常的水嫰,跟周喜娃这个矮坨坨、黑木炭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差地别,真怀疑他老娘走假了。

在线阅读

“二狗,这样不行的,给你大柱哥知道了会打死我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斗。

听到这话,周二狗总算是明白了,原来王香妹并不是拒绝,而是怕她老公知道。

“嫂,你放心,这事你知我知,你这屋里就我们两个,没人会知道的!”

“你那张嘴,就喜欢到处胡咧咧,被人知道就惨了!”

王香妹忽然躲开了,周二狗顿时两手空空,有些尴尬的看着王香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二狗子,二狗子……”

二狗本想继续再努力一下,远处却传来了周长贵的喊声。

周长贵是建筑队的包工头,是周二狗的衣食父母,他叫自己,肯定是要出工干活去了。

二狗急忙说道:“嫂,那我先走了,改天要挑水了记得叫我!”

这个时候他站起来,就要往外面走。

“呃,二狗……”王香妹急忙喊了一句。

“嫂,怎么了?”二狗回头问道。

王香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叫住周二狗,她只知道自己很想让二狗再坐坐,但是这话她没敢说出口。

“哦,没,没什么?干活小心点!”

“知道了,放心吧嫂!”

周二狗兴高采烈的朝外面跑了出去。留下王香妹,一下子感觉心里空落落的。

远远看着二狗从大柱家走出来,周长贵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小子,周大柱的媳妇也敢泡,够种啊!”

“没有,刚才在路上碰上了,帮她挑了一担水回去!”二狗低头一边走路,一边说道。

“哈哈哈,那娘们够水嫰,她不喜欢搭理我们这些大老爷们,就爱和你这样的毛头小子说话,努力一把……”

周长贵这样的包工头,说话一向带荤,周二狗只是听着,没有说话,心里还在回味着刚才的滋味。

“喂,小子,想什么呢?下回再给她挑水,记得叫上我!”

说着话,两人已经走到了村长周三宝家。

周三宝家里需要砌一堵院墙,今天叫二狗来挖地基的,二狗人长得高大,力气也猛,是干这活的好料子。这小子吃百家饭,喝百家奶,倒长成了这样一副牛高马大的形象。

“二狗,你和喜娃在这里挖着,我去去就来!”

这是周长贵常说的一句话,他现在是包工头了,不想干活,经常就是一句去去就来,至少等半天,到东家开饭时才会出现。

“喜娃,这几天没活,干什么去了,看到**妹洗澡没有?”周二狗一边用力挖土,一边笑哈哈的问道。干这样的体力活,开几句玩笑时间会过的更快一点。

“去你的死二狗子,你才看**妹洗澡了!”喜娃的脸都红了。

他确实有个妹,才17岁,要多水灵就多水灵,和喜娃这样的憨相比起来,就像不是一个爹妈生的一样。

“老子是没妹,有妹老子也看,哈哈哈……”

“笑屁,有本事把村里的女人都看一遍试试!”喜娃嘴里也不留情,但是他却犯了个错误,没有把自己家里的女的给排除,这点恰恰被周二狗给抓住了。

“好好好,今天晚上记得叫**洗白了,就从她开始了!”

“怎么又扯上我妹,曰你仙人板板!”喜娃把妹看得很重,最烦二狗总是占他妹的便宜。

“你去曰吧,我先人咱也不认识,曰完告诉我,让我也认识认识!”二狗从小就在女人堆里混,脸皮也是磨得相当的厚实。

喜娃不做声了,他骂不过二狗,二狗独树干干一根,骂什么都和他沾不到边,对他无效。

“**来了!”

“**才……”以为二狗又挑戏他,喜娃刚想发飙,抬起头,发现他妹真的就来了。

“妹,你,你咋来了,有事么?”喜娃脸都红了。

周喜莲读高二,是村里唯一的高中生,是她爹玛的掌上明珠,也是她爹妈吹嘘的资本,不过喜莲却不太搭理二狗,她嫌二狗说话太荤了,总拿他哥开玩笑。

这丫头身材很高挑,因为长得高,腿也显得特别长,她很少做农活,皮肤非常的水嫰,跟周喜娃这个矮坨坨、黑木炭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差地别,真怀疑他老娘走假了。

“哥,妈叫你回去一趟!”喜莲说话了,声音非常的甜美,她在村里是很少说话的。

周二狗继续挖自己的地基,眼睛时不时的往那边瞟。

今天是周末,喜莲还穿着校服,现在的学校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校服的裙子也太短了吧,这不是引入犯法吗?

周二狗这边的地基已经挖下去了一些,站的比较低,而喜莲正好站在一块堆起的土上,这角度,非常的合适,喜莲的大褪比一般人都要白。

“叫我回去?我这里正忙呢!”喜娃抓了抓头,立刻在头上留下了几道黄泥印记。

“很快就回来了,先回去一下,妈有事情跟你说!”喜莲说话时有些神秘。

“到底啥事?”喜娃不想被扣工钱,虽然辛苦,但是他还指望这钱娶老婆的。

“回去就知道了,保准是好事情,快点!”喜莲伸出玉手拉了喜娃一把。

有妹真好,看着喜莲白嫰的玉手拉住喜娃黑乎乎的胖手,周二狗心里的酸味很浓,感叹连喜娃这样的憨货都有妹疼,而自己却什么也没有。

“二狗,长贵叔来了,记得说我上茅房,别说我回家了!”喜娃放下锄头,和二狗说道。

“去吧,去吧,去滚榻单吧!”二狗闷头挖土,酸味十足的冲了一句。

“你个二狗子!”喜娃作势要捡土块打人。

二狗急忙说道:“打吧,打吧,打完了我就去告诉长贵,说你回家偷懒!”说话的同时,脸上露出阴笑。

“不许胡说,否则兄弟都没得做!”喜娃扔掉了土块,转身和他妹走了。

看着喜莲的背影,二狗的口水咽了又咽,心里想着一定要讨喜莲做老婆。

正闷头挖土,忽然锄头上传来一下“当啷”的声音,以为又是挖到石头了,二狗也没在意,等到翻开土时,一块圆圆的东西才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