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神医娘亲今日和离了吗

神医娘亲今日和离了吗

神医娘亲今日和离了吗

来源:微小宝 作者:鹿一一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04 14:53:37

《神医娘亲今日和离了吗》小说主角是叶兰溪南宫辞小说试读:传闻:护国公府大小姐叶兰溪,婚前失贞,惨遭休弃,怀着一个野种嫁给了瘫痪在床的烨王冲喜。 传闻又说:叶兰溪生子后自觉无脸见人,带着孩子灰溜溜地跑了。 传闻还说:烨王苏醒,即将与邻国公主大婚。 她一袭白衣,牵着两个萌宝出现在大婚典礼上,示意他们看礼堂上的男人:“宝宝,叫爹。”不要脸啊

在线阅读

沐心棠敛了多余情绪,道:“李管家说的是,只是世子还小,我也是怕他独自出门会遇到危险,这才急了一些,你看他一个小孩子,哪能请到什么有真本事的大夫。”

管家笑道:“沐姨娘这话说错了,世子这回并非无功而返,确为王爷寻回一名大夫,正在里间为王爷诊治。”

沐心棠一愣:“真找着了?”

“是的,据说是一名云游的医师,世子此番也是其送回府上。”

沐心棠目光往不远处的房门瞥,对于管家口中的医师一说,却并未放在心上。

这几年上门来为王爷看诊的医师大夫不计其数,却没一个有真本事的,那些自找上门的更大多是招摇撞骗的庸医,他们懂什么?

王爷这病可是连宫中御医都束手无策的疑难病症!

放眼整个皇城,稍微有点名气本事的大夫都早已上过门了,沐心棠根本不认为小宝还能找回什么正经医师,八成又是一个想来浑水摸鱼讨赏金的。

沐心棠心中鄙夷轻视,甚至都懒得进门去看一眼,拉着小宝道:“我先带世子下去洗漱一番吃点东西,瞧这一身,定是吃了不少苦头的。”

小宝被沐心棠拉着离开,临走还不舍地频频回头往后看。

管家目送二人离去,转身回屋,叶兰溪还在榻边诊治,管家安静地等了一会儿,见着叶兰溪动作停下,才在身后小心翼翼询问:“姑娘,我家王爷他……”

叶兰溪收回检查的手,转身给出结论:“中毒。”

管家惊了一下,道:“没错,我家王爷是中过毒,当时便寻到名医解了,却不知为何至今昏迷不醒,姑娘可知其中缘由?”

叶兰溪眸光微敛,只道:“我还需要些时间。”-

叶兰溪受邀在王府住了下来,制定了救治方案后,每日早晚给南宫辞扎针,辅以汤药调理。

短短几日,管家就看见自家王爷病情有了明显的起色,脸色不再青紫,稍微有点活气,对叶兰溪更是敬佩。

简直是神医啊!

说不定王爷真的能被她医治好!

叶兰溪将全部心思都放在了解毒上,她很喜欢也很擅长解毒,这是前世便遗留下来的爱好。

南宫辞体内的毒很复杂,好几种夹杂着,勾起了她极大的兴趣,最让她觉得有趣的是一般身中七八种杂毒的人早该中毒身亡,他却能硬扛到现在,也是一个狠人。

可惜这个狠人,命不好。

床上的男人五官深邃立体,有着上天偏爱、精心雕刻而出的脸庞,叶兰溪看着都有几分入迷,而后,她叹息摇头:“你说你长得这么好看,命咋就这么惨呢?”

“体内中七八种毒就算了,腿还是个残的。”叶兰溪坐在他的身边,低声又道:“更可怕的是你还戴着一顶绿帽子,简直人间大惨男!”

面前的这个男人就是她那名义上的相公,烨王南宫辞,没穿越过来前她被南宫翎叶沐雪算计,皇室碍于护国公府之势,为她另指了一门婚事,以侧妃之位,将她送到烨王府冲喜,结果成婚没多久,她的肚子就大了。

众所周知,她怀了南宫翎的孩子。

而身中奇毒的烨王就这样被戴了一顶人间大绿帽。

真惨!

似乎比她穿成孕妇被剖腹还要更惨一点。

起码她还可以主导自己的身体,为自己报仇,而他整个无法自理,在床上一躺就是好几年,若不是她来,再耗下去必死无疑。

叶兰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完全没有发现面前的男人动了一下手指,眼皮更是颤了颤。

南宫辞模糊间,看见自己正和一个穿着里衫的女人,衣衫不整。

他把女人抵在墙壁上,像是发了疯似的纠缠再纠缠,他能听到自己粗重的喘息,耳边全是女人嘤咛的声音,鼻端萦绕着她身上清净的药香,勾得他神魂散乱。

突然之间画面一转,女人不见了,而他浑身发烫,急得四处去找,腿却是软的,猛地从高处摔落。

倏地,他睁开了眼睛,入眼就看见戴着面纱的女人,扑面而来的清冽药香竟与梦中之人别无二致。

南宫辞瞬间寒了一张脸,大手用力扣住她的手腕,奋起一掀。

叶兰溪只觉得天旋地转,而后,她居然就被人压在了床上!

男人暴戾又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彻:“说!谁派你来的,是谁派你来爬本王的床?”

他俊脸上带着不正常的红,手掌心滚烫,气息都是灼热的,漆黑的眼眸尽是冷戾,带着森森的杀意,身体明明还很虚弱,微微颤着,手下的力道却是越来越重。

很明显的有想要掐死她的意图!

叶兰溪连忙出声:“……等等,别掐,你、你可能是做春梦了!”

像是验证了她的猜测,眼前处于暴戾的男人微微怔了下,垂眸看了眼彼此身上的衣裳,又侧过脸看了下周边的事物,渐渐松了手下力道。

趁他愣神的空档,叶兰溪一把掀翻身上的男人,直接回转反跨在他身上。

掀起的面纱一角露出一张清丽无双的面容,南宫辞一愣。

怎么是她?!

叶兰溪已经恨声道:“你什么意思?我救了你,你却要杀我,我要真想上你,还费力救你?直接就上了,奸、尸!懂不懂?”

救个人差点把自己的命救没了,真是越想越气!

听着她露骨的话,南宫辞脸色一僵,瞬间怀疑自己看错了人。

记忆中那个人素来大方守礼,言行得体,断不会说出如此不要脸的话。

她还说,她救了他?

心思转到这上边来,南宫辞很快察觉到自己身体上的变化。

此前仿若大山压顶不得动弹,浑身上下疼痛无比,承受着噬心之苦,更加使不上力气,可如今除了虚弱,他的身体状况比起之前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难道真是眼前的女人救了他?

思及此,他身上杀意渐渐消退。

他体内毒素多种,皆是重毒,几乎药石难医,她居然能医治好。

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