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堂上欢:装傻王妃不好惹

堂上欢:装傻王妃不好惹

堂上欢:装傻王妃不好惹

来源:微阅云 作者:织梦美人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2-05 09:35:08

《堂上欢:装傻王妃不好惹》小说的主角是姚鶴晴,楚莫麒小说故事简介:一朝穿越,姚鶴晴成了一个又胖又丑的傻子,皇帝赐婚,所有人都感叹好白菜让她这头猪拱了。   她一边要装傻,一边要应付那几十个各怀鬼胎的男宠,忙的不可开交。   等等,那个好白菜未婚夫呢?   皇后,朕在这……   

在线阅读

啧啧,真是我见犹怜,姚鹤晴暗暗撇嘴。

骨节分明的大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脊背,算是安抚:“她不懂事,别跟她计较。”

姚鹤晴心里不是滋味,听他的意思,合着这件事的从头到尾都是她一个人的错?

真当傻子好欺负呢?

“要抱抱……”

肥嘟嘟的小手一把揪住闻诺诺的衣领,然后将人推到一边,姚鶴晴一屁股就坐进了楚南倾的怀里。

“起来!”

怀里多了一个不速之客,男人冰冷的俊脸立刻结了一层寒霜,阴沉的脸色变得惨白。

该死的女人,他刚愈合的腿,怕是又坏了。

身旁的侍卫立刻上前,想要将姚鹤晴拉开,可是姚鹤晴紧紧搂着楚南倾的脖子就是不肯松手,一时间他们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鹤晴郡主,请你自重!”闻诺诺隐忍着,语气有几分尖锐。

姚鹤晴暗暗点头,扭了扭肥胖的身子,她是挺重的啊。

楚南倾额头直冒冷汗,右腿剧烈的疼痛让他有些吃不消。

如果他的腿真的有什么问题,他一定不会饶了这该死的胖女人!

几个人下人手忙脚乱,终于将狗皮膏药一样的姚鹤晴从楚南倾怀里拉出来。

“蝴蝶……蝴蝶!”

正巧几只颜色鲜艳的蝴蝶飞过,整件事情的罪魁祸首跟没事人一样,蹦蹦跳跳的跑到一旁捉蝴蝶去了,把这烂摊子丢给了别人。

“我让人送你回去看大夫。”楚南倾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语气温和的对闻诺诺开口。

狼狈的闻诺诺一边拍打身上的泥土,一边委屈的点头:“嗯,南倾,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改天我再来看你。”

看着那抹黄色身影消失在门口,楚南倾原本柔和的目光恢复清冷。

“主子,之前也没见闻小姐对您这么热情,如今您进了郡主府,怎么反而对您上心了?”

冷清有些弄不明白,原来楚南倾没有未婚妻,闻小姐怎样也算正常,可是现在他和姚鹤晴已经有了婚约,怎么反而热络起来?

楚南倾没说话,只是回头冷淡的看了他一眼,冷清立刻低下头:“属下知错。”

“三皇子,您的院子已经打理好,小的带您过去吧。”

这时,苏青洲带人从远处走过来,朝着楚南倾拱手。

楚南倾迟疑了一下,他身份尊贵,又是姚鹤晴的未婚夫,可是这衣食住行却要由未婚妻的男宠来安排,这事让人知晓岂不是会笑掉大牙?

“好。”淡淡的应声,目光落在不远处姚鹤晴的身上,原本清冷的目光又变得复杂。

晚饭后,姚鹤晴把玩着手里的茶杯,朗月正在给她铺床。

直到现在她也没弄明白原主的死因,想起屁股上正在结痂的伤口,她暂时把这件事怪罪在恩将仇报的楚南倾身上,到了她的地盘,她是不会让他好过的。

反正皇上已经给两个人赐了婚,人也送到她的府上,那她从今以后岂不是可以光明正大的蹂躏他了?

‘啪’的一声脆响,姚鹤晴手里的杯子掉在地上摔个粉碎。

呆滞的目光闪过一抹算计,姚鹤晴拍着桌子蹬着腿嚷嚷着:“俏哥哥……要跟俏哥哥睡……”

“郡主,三皇子腿上有伤,不然奴婢请苏公子来陪您好不好?”一旁的星辰弯腰收拾地上的茶杯碎片,一边耐心的对姚鹤晴开口。

姚鹤晴摇头,抬腿就往外走:“俏哥哥……和他睡……”

两个侍女见了立刻追了出去。

“朗月姐姐,这可如何是好?”星辰跟在后头,一脸为难。

朗月笑了笑:“反正三皇子已经住了进来,郡主再过分这也是郡主府,他不会怎么样的。”

星辰点头赞同:“对啊,我们郡主可是未来的皇后,三皇子为了皇位,也不会为难咱们郡主的。”

姚鹤晴在前头走着,跟在后面的星辰又开始纳闷:“奇怪,郡主怎么知道三皇子在韶华阁?”

脚步一顿,姚鹤晴心里咯噔一下。

大意了,她是个傻子,路都不认得,怎么会知道楚南倾住在哪里呢?

“猫猫……猫猫……”姚鹤晴指着树丛里的野猫兴奋的开口。

朗月笑着道:“郡主哪是来寻三皇子,是在捉猫呢。”

姚鹤晴松了口气,也不急着去找楚南倾报仇,反而跑到树丛里去抓野猫,戏总要做足了。

“郡主,郡主您慢一些,天黑小心摔倒……”

房间里,楚南倾正在沐浴,想起那个肥胖的女人把蚂蚁倒在他身上又坐在他怀里的样子,一双剑眉皱的紧紧的。

“郡主,当心脚下!”

听见声音,楚南倾立刻问:“外面什么情况?”

冷清进门拱手道:“郡主来了,正在院子里捉猫。”

男人神色一凛,想起那个肥胖的又痴傻的女人,脸色黑如锅底。

“更衣。”

院子里的姚鹤晴已经跑的满头大汗,正好借着野猫消化肚子里的积食,但原主体质十分不好,才这么一会儿就已经累的腰酸背痛了。

喘了几口粗气,姚鹤晴又想起了正事:“俏哥哥……俏哥哥……”

朗月立刻抬手指了过去:“郡主别急,三皇子就住在那处。”

姚鹤晴眼睛一亮,上前就推开了门。

水汽氤氲,摇曳的烛火下,楚南倾一身单薄的白衣整坐在一旁写字,抬头望了一眼不请自来的女人,黑曜石般的眸子不辨喜怒。

他一头墨发犹如瀑布一般垂下,发梢还有些许水珠滴落,那张完美至极的俊脸,在昏沉的光线下更显棱角分明立体。

“郡主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