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权门娇宠:将军夫人不下堂

权门娇宠:将军夫人不下堂

权门娇宠:将军夫人不下堂

来源:微阅云 作者:鱼夭夭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05 10:27:08

《权门娇宠:将军夫人不下堂》小说的主角是苏倾澜顾霆小说精彩试读:说着,唐婉倒是抬头看了看苏倾澜,这下诗会众人倒是无人不知唐婉意有所指,她有个恶毒表姐是苏倾澜,不肯带她来诗会了。苏倾澜在一旁都快要笑出声来了,如此明显的居心,都快要挂在脸上了,唐婉当真是为了嫁得贵婿出人头地而不择手段啊。

在线阅读

听到这声音的苏倾澜的瞳孔忽而收紧,猛地站起身来,攥紧了拳头。

只见慕容南侧过身去,那人的面目也变映在了苏倾澜的眼前。

是他!

苏倾澜早知在诗会上会见到顾霆,可却未曾想到他会来打招呼。

“顾将军不必多礼,顾将军年少有为啊!能光临寒舍参加诗会,实在是寒舍之幸啊!”慕容南拱手说道。

“世子谬赞。”顾霆淡淡地说了一句,说完便侧过身,看着苏倾澜说道:“这位,想必就是丞相府家小姐,苏倾澜了。”

苏倾澜缓缓抬头,撞上一双如鹰般的眼睛,苏倾澜微微一愣,那眼神她认得,是顾霆该有的眼神,却不是在他现在这个年纪。

“久闻苏小姐才华惊世,京城贵女无人可出其右,今日诗会不知是否得见风采?”顾霆继而说道。

苏倾澜微微皱眉,依稀记得上一世初见顾霆是他倒是不善言语,怎的如今这样会说话了?

“顾将军谬赞,久闻顾将军沙场杀伐决断,手上鲜血无数,一介武夫怎的对诗会有兴趣?”

苏倾澜这话不无贬低之意,一边的慕容南脸色霎时都尴尬了起来,生怕顾霆动怒,谁知顾霆却微微一笑:“臣子报国乃是分内之事,苏小姐折煞我了。”

如此隐忍?

年少时的顾霆颇有些轻狂之感,是不把皇家贵胄放于眼中的,可自己说他“一介武夫”居然没有惹他生气,实在是奇怪。

见苏倾澜不语,慕容南赶紧打圆场说道:“顾将军,已然给您安排好了坐席,您上座。”

顾霆彬彬有礼地点点头,便领着侍从离开,离开前还与苏倾澜行礼拜别。

慕容南掐了一把冷汗,转身对苏倾澜说道:“苏小姐,即便是你父亲与顾将军父亲朝堂不和,你也不能奚落他一介武夫啊,还说他满手鲜血,苏小姐啊,您没看见嘛,人家带着佩剑呢!”

皇帝特许顾霆佩剑上朝,先斩后奏,这是京城无人不知晓的事情。

苏倾澜也认得那把佩剑,正是刺向自己的那把,想到这里,苏倾澜眼中便多了三分仇恨,可看着顾霆的背影,心中也浮上来了疑惑,正想着却被人打断。

“澜儿一向心直口快,世子无需担心,想必顾将军也是大度。”太子宇文明的声音忽然传来。

苏倾澜扭头,看见太子温润如玉的模样,倒是暂时把刚刚的疑虑放在了一边。

“澜儿,我在楼上就坐,位置到大,不如随我一同去吧,我自己一个人到孤单。。”说着,便示意了一下兖承王慕容南,随即带苏倾澜上了楼去。

刚一上楼,便见太子隔间便是顾霆。

顾霆微微颔首,算是对太子打过招呼,宇文明倒是不介意他对自己不行礼,毕竟顾家现在风头正盛,今日又不是在宫里,不计较这些。

苏倾澜在一旁只当做没看见顾霆,和太子同席而坐。

“今日是京城三年一次的诗会,诚邀各位王公贵女,不甚荣幸。时间已然不早,不如我们即刻开始对诗?”慕容南坐在主位上说道。

所谓对诗,便是主位给出上句,在场接出下句,以接的快且接的好为准。

说完,慕容南便拿起侍从地上来的纸条,打开后微微皱眉,不过很快收敛了神色,说道:“上句:京华月冷,门前歌舞新,谁念流年殷殷与勤勤。”

苏倾澜听到这句,当下也是一愣——她对诗词极是敏感,虽说是上一世的事情,可记忆犹新,当年诗会并不是这句子。

正疑惑着,便见楼下唐婉一袭丫鬟模样,端着茶水进入诗会正厅,苏倾澜顿时就明白了——这是要一鸣惊人啊。

众家公子贵女正思考应对诗词呢,便见唐婉匆匆到主位给慕容南倒水,似是低头看了看他手上的诗词,然后开口说道:“世子,我有一对诗句,可堪对上,能否让小女一试?”

慕容南倒是不在意,说道:“既有下句,对上便是,不必拘礼。”

唐婉福了福身子道:“簪花对星,暖酒送春情,折尽桃花无限红。”

“倒是不错——”

众人抬头一看,原是二皇子宇文然匆匆来迟,也到了诗会。

只见他大摇大摆的上了二楼,对太子宇文明视若无睹,倒是对顾霆打了个招呼,便坐在了他旁边。

见宇文然入座后,唐婉随即赶紧行礼,说道:“多谢二皇子赏识。”

“你认得我?”二皇子打开折扇,一脸玩味地说道。

唐婉有些愣了,自己一身婢女模样,到底是解释不过怎么见过二皇子,于是便行了大礼说道:“回禀殿下,小女是汝州道台家二女儿唐婉,几年前曾随父亲远远地看见过殿下,殿下风姿卓绝,小女过目不忘。”

“哦?是吗?”二皇子微微一笑,又看着慕容南说道:“兖承王世子,如此才女怎的在你家做起了婢女了?想来兖承王府如今也威风了,五品官家女儿也使唤地动了。”

慕容南一脸难看,他是太子一党,太子与二皇子素来是不和睦的,这朝野皆知,二皇子这次前来诗会怕也是来者不善。

唐婉听到这话也干忙跪下,娇滴滴地说道:“二皇子不要责怪世子,是臣女心切,满腹诗词无处施展,又怕表姐嫌弃,所以才……”

说着,唐婉倒是抬头看了看苏倾澜,这下诗会众人倒是无人不知唐婉意有所指,她有个恶毒表姐是苏倾澜,不肯带她来诗会了。

苏倾澜在一旁都快要笑出声来了,如此明显的居心,都快要挂在脸上了,唐婉当真是为了嫁得贵婿出人头地而不择手段啊。

那看来自己可要帮一帮她。

苏倾澜起身,对着二皇子也行了一道礼说道:“吾家表妹献丑,还望二皇子见谅。”

献丑?

唐婉的脸色忽而变了。

那诗可是找了进士给看的,怎会献丑?

二皇子也皱了皱眉:“我瞧着那诗不错啊。”

只见苏倾澜捂嘴偷笑,然后说道:“二皇子莫不是打趣我表妹?这是下句平仄不对暂且不说,辞藻堆砌亦是寻常,可‘春情’二字……这闺阁中的女儿,既用了这二字,怕是贻笑大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