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美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美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美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来源:微阅云 作者:风中的阳光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07 21:20:00

《美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小说精彩试读:高飞唧唧歪歪的说着,却觉得右臂一沉,低头看去,就看到沈银冰再次蹲在了地上,就没好气的问:“又怎么了?”沈银冰的声音中带着哭腔:“我、我脚疼的走不动路。”是吗?那我咋没感觉到疼呢?”高飞说着风凉话,向她的右脚看去:那只被穿着水银镶钻高跟鞋的美足,脚踝处已经明显肿了起来,看来应该是脱臼了,疼的她浑身

在线阅读

高飞正要远离这个是非之地时,就听到那个妞儿在背后娇喝一声:“你、你给我站住!”

**,你谁啊,你以为让我看了你穿什么颜色的内裤,就可以随便命令我啊,真是幼稚,可笑——

高飞心中冷哼一声,不但没站住,反而加快了脚步。

只是走出十几米后,他下意识的扭头看了一眼,看到那个妞儿已经坐在了台阶上,黑色的秀发垂下来,挡住了她脸,但却能看到她的双肩一耸一耸的,看样子是在疼

的哭——在她前面四五米的地方,有个白色的手机。

看来,刚才她喊高飞站住,应该是想让他把手机给她拿过去的。

当然了,在此期间,也有人经过过街天桥,可谁会,或者说谁敢停下来问问怎么回事啊,这要是被讹上了,咋办?

“唉,我这人最大的缺点,就是太善良了,就不能看到有需要帮助的人没人帮助。”

高飞重重的叹了口气,转身走了回来,拾起地上的手机,蹲下身子递向了沈银冰:“喂,你刚才叫我,是不是要我替你拿手机?”

沈银冰吸了一下鼻子,也没说什么,一把就把手机夺了过去。

高飞不满的说:“你抢什么嘛你?我又不是不给你。态度这样恶劣,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该回来管你。”

沈银冰根本不理他说些什么,只是飞快的拨打了一个号,放在耳边哽咽着叫道:“黑子,你快带人过来,有个臭流氓要欺负我,我就在——喂,喂喂!?”

沈银冰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她现在的位置,手机却恰好没电了,气的她用力喂喂了几声,然后抬手就把手机撇了出去!

啪——的一声,手机砸在地上,摔成了好几瓣。

摔出手机后,沈银冰才看到一双冒火的小眼睛,正在死死盯着她,好像恶狼看到小白兔那样,吓得她浑身打了个激灵,缩了一下脖子颤声问:“你、你要干嘛?”

“我要干嘛?”

高飞脑袋猛地向前一凑,鼻子几乎碰到了沈银冰的鼻子,狞笑着说:“好啊,我好心好意的回来给你拿手机,你却要搬救兵来收拾我!哼哼,你说我要干嘛!?”

“你——你别乱来啊,你知道我是谁吗你?”

沈银冰被高飞那阴险样子,给吓得牙齿都开始打颤。

“你谁?苍井空,还是小泽玛利亚?毛啊,老子是不愿和你这种恩将仇报的货色一般见识,切!”

高飞眼神中满是不屑的撇了撇嘴,正要站起来闪人,顺便再把那个被摔成几瓣的手机拿走时,沈银冰却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襟。

高飞真烦了,用力一甩手:“怎么着,大姐,你还有完没完啊?”

沈银冰摇头:“没完——哦,不对,我、我是想请你帮我一件事。”

高飞冷冷的道:“想让我借给你手机用用?对不起,欠费!想让我给你找**来抓我?对不起,不去!”

“那、那你能不能把我扶上车?我的车子就在那边停车场。”

沈银冰眼巴巴的问道。

高飞再次干脆的拒绝:“对不起,不扶!”

沈银冰那双大眼睛里,再次有泪水淌下:“可、可我脚疼的厉害……”

脚疼?

活该!

谁让你不讲道理了?

你还指望我管你脚疼手疼的啊,你又不是我亲妈,不是我亲老婆!

高飞心中冷笑一声,刚要说活该时,就被沈银冰的一句话给堵了回去:“我可以付费的!”

高飞的眼睛登时一亮:“付费?切,大丈夫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说说,我要是把你扶到那边停车场,你掏多少钱?”

沈银冰很优雅的伸出了一根中指,就在高飞反唇相讥之前,又伸出了一根食指,两根白花花的手指,葱白那样,在他眼前晃了两下。

“***,美女就是美女,连手指头都这样诱人,真想啃一口!”

高飞心中暗骂了一声,眼珠子一瞪:“什么?二十块钱,你就想让我扶你走那么远的路!?”

沈银冰结结巴巴道:“是、是两百。”

“两百?哈,飞来横财哦,这傻妞脑子肯定进水了,要不就是特有钱。”

高飞心中大喜,表面却淡淡然:“先付款。再加五十。”

“哦。”

沈银冰乖乖的点了点头,从小包中摸出钱包,找了两张一百,一张五十的,递给了高飞。

“拿钱拿的这样痛快,不会是假的吧?”

高飞举着钱看了一眼,装进口袋中,这才伸出了援助之手。

沈银冰轻咬着嘴唇,双手挽着高飞的手臂,翘着左脚慢慢站了起来。

因为沈银冰紧紧抱着高飞的右臂,让他明显感觉到了一团很有弹性的丰满,心中一荡,赶紧默念‘收人钱财,替人消灾,别生妄想,以防遭雷劈’后,抬头向东边看

去:“停车场就在那边吧?那么远,收你两百五可是便宜到家了。”

高飞唧唧歪歪的说着,却觉得右臂一沉,低头看去,就看到沈银冰再次蹲在了地上,就没好气的问:“又怎么了?”

沈银冰的声音中带着哭腔:“我、我脚疼的走不动路。”

“是吗?那我咋没感觉到疼呢?”

高飞说着风凉话,向她的右脚看去:那只被穿着水银镶钻高跟鞋的美足,脚踝处已经明显肿了起来,看来应该是脱臼了,疼的她浑身都在打哆嗦。

“不就是脱臼了嘛,有这样夸张?”

高飞眉头皱起:“要不你再给我点推拿费,我替你复位?”

高飞敢拍着胸脯发誓,这种脱臼对于他来说,完全是小菜一碟,分分秒秒的就能搞定的。

不过,沈银冰却当机立断的拒绝了:“我、我才不用你呢!”

“不用拉倒,你以为我还稀罕摸你那臭脚丫子呢。”

高飞知道她不信自己能给她复位,也没坚持,反正疼的又不是他,只是撇了撇嘴问道:“那你说,咋办吧?”

“我要去看医生!”

“怎么去?你又没法走路。”

“你、你……”

沈银冰紧咬着嘴唇抬头四下里看了一眼,低声道:“你、你把我背到停车场那边吧。”

高飞一瞪眼,大惊小怪的嚷道:“啥,你让我把你背过去?你有没有搞错——想我背你过去可以,但你得再加两百,否则免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