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大佬,我想要你的信息素

大佬,我想要你的信息素

大佬,我想要你的信息素

来源:网络 作者:济海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08 21:03:54

《大佬,我想要你的信息素》是本以齐江冉、余鸿兮为核心的言情小说,这本书为“济海”的最新力作,该书又名《长官,我想要你的信息素》,小说主要内容为:一朝穿到星际元年,齐江冉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全星际稀有的Omega幻形兽。据星际百科记载:幻形兽能力强大,可以吞噬其他种族的信息素积蓄能量,从而随时随地幻形成任意种族。齐江冉:“哇!”然而他发现星际居民

在线阅读

一声**爆炸的轰鸣,熊熊的火焰擦着齐江冉的头发丝朝着车厢内涌去,一个猛刹后,改装过的军用越野车彻底熄了火。

后脑勺撞上车厢壁的剧烈疼痛感,逼的齐江冉闷哼一声,缓缓睁开了眼眸。

入目是一个昏暗狭窄的空间,视线里几乎只有无尽的黑暗。他试着抬手向四周触碰了一下,一声轻微的镣铐响,指尖的触感是铁笼般的钢筋栏杆。

这显然不是他所熟悉的医院病房,也没有家人、医生的悉心照料。

被富养着长大的小少爷瞪大了眸子,听着忽远忽近的爆炸声,无暇去想自己究竟是到了哪儿。

凭着本能,摸索着发现铁笼似乎被刚才那一声爆炸炸出了一个半人高的窟窿,他屈身小心翼翼地出了笼子,跳下车,打开了车前座的门。

两个穿着松垮绿色军装的人倒在座位上,看着方向盘上滴答的鲜血,齐江冉便知道,他们应当已经故去了。

在医院重症监护室见惯了生离死别的少年仅仅是愣了一下,便屏着呼吸,轻轻在两人的口袋里摸索起镣铐的钥匙。

随着一声金属落地的声音响起的,还有一本小册子掉在血泊中的声响。

齐江冉拾起册子,低声念到:“幻形兽,星际稀有物种,贩卖给研究所,至少价值2亿星币。”

“其可依靠吸收其他种族的信息素,获取能量,从而幻形成任意物种。鉴于其危险系数极高,使用特制镣铐,防止暴起伤人……”

汽车破碎的后视镜上映出了怔愣在原地的少年模样。

一身雪白的囚服勾出纤瘦单薄的身子,哪怕染了点点血渍赃污,也丝毫不减少年的俊秀挺拔。

墨色的短发黑如鸦羽,衬着少年白皙莹润的肤色。骨相秀致漂亮,杏眼泛着淡淡的水色,鼻梁挺秀,唇如桃瓣,像是造物神精雕细琢而成的。只是少年的眼瞳是淡淡的茶褐色,耳尾略尖,是不同于人类的样貌。

炮火轰鸣让齐江冉回过神来,他意识到,自己不知为何到了这个所谓的星际时代,而小册子上写着的幻形兽,或许指的就是他。

不论怎么说,身患癌症的他如今能穿越到一具健康的身体上,已经是一种幸运了。

少年沉默着用钥匙解开了镣铐,目光不经意间划过后视镜,才看到自己颈后一小点凸起。

用手轻轻触碰一下,便是一股极淡的柠檬清香蔓延在鼻翼间。

“报告少校,前方发现一辆星际海盗的军用越野车!疑似有生命体存活!”

不远处传来的冰冷机械音让少年身子一震,神思刹那紧绷起来。脑海中顿时浮现出小册子上“贩卖给研究所”的字样,茶褐色的眼瞳刹那浮满了恐慌。

他弯下腰挪着步子,侧身躲进了车厢里。

军靴踏在土地上发出的轻响,不紧不慢地朝着他逐渐靠近。

心跳快得几乎要跳出胸腔,齐江冉用手死死地掩住口鼻,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儿声音,却绝望的发现那个冰冷的机械音越来越重。

“确认有生命体存活,确认有生命体存活——”

“砰砰”两声枪响,在汽车的前座处响起。

脚步没有丝毫停顿,继续朝着车厢而来。

怎么办,要是再被人抓住……

研究所,一听就知道不是什么好地方。

茶褐色的眼瞳倒映着掉落在脚边的小册子上,忽然掠过了一丝希冀的光亮……

一双骨节分明的手云淡风轻地撩起了车厢的军绿色帘子,深黑的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齐江冉的眉心。

暗淡的天光映出青年墨蓝色的挺括军装,牛皮腰带显出宽肩窄腰、双腿修长的漂亮身形,再往上便是一张棱角分明的俊美面容,眉目冷冽若寒星,亚麻色的短发压在军帽下,在挺直的鼻梁间落下些微的阴影。

齐江冉几乎能嗅到枪口处未曾散尽的火药味,和青年指尖的血腥气息。

只是旋即,手枪缓缓放了下来。

青年半蹲下身子,探出手,托着齐江冉的小腹,将他整个从车厢里抱到了怀里。

“正在检测生命体——嘀,布偶猫幼崽!”

齐江冉的脸正对着青年,那双漆黑如墨的狭长凤眸里清晰地显现出他的身影。

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一小只,雪白松软,咖啡色的毛发散落在脸颊和耳背处,湖蓝色的眼瞳蒙着一层薄薄的水汽,清澈透亮,只是蓬松的尾巴蜷缩起来,明白地昭示着他的内心。

紧张、恐惧,又楚楚可怜。

“布偶猫幼崽?”

清冷的嗓音尾调微沉,透着军人特有的凛冽。

觉察出青年对自己暂时没有杀意,齐江冉微微松了一口气,配合着自己此时幻形的身份,微弱地“喵呜”了一声。

细微的声响被战场上疾劲的冷风一吹,几乎什么也听不出来。

青年锁着眉心,忽然轻笑了一声,深邃幽冷的眼瞳深不见底,看不出情绪。

“星际海盗大费周章运送的,就是一只布偶猫幼崽?”他一手把齐江冉揣在怀里,一边细细地查探过整个车厢,“还是说,他们运送的‘货物’已经跑了,你这个小东西,是自己跑到这里的?”

齐江冉被那声“小东西”低哑的语调听得耳朵一酥,三角形的耳尖微动了几下,蹭过青年的下颌,一阵温热的触感。

“喵呜~”

你就当我是自己跑过来的叭,一只猫咪幼崽,你总不至于想把我卖去研究所吧?

许是他的声音实在太过微弱,奄奄一息,加上这几日被囚禁在铁笼子里,身体里储存着的能量已经所剩无几,只够他幻形成一只出生不久的布偶猫幼崽的体型。

青年竟就这么抱着他,一步步离开了这辆报废的越野车。

温暖干燥的掌心很懂猫咪的心,在风沙席卷间轻柔地捂住了他的两只耳朵。

呢制的军装衣袖贴着他的脊背,挡住了大半的沙尘,身子彻底暖和起来。

齐江冉跳得如同擂鼓的心脏终于松缓了一些,湖蓝色的大眼睛放松地眯了眯,忽然瞥见了远处一艘停靠在荒地中的小型军舰。

“少校!”两个列兵恭敬地敬了个军礼。

青年微微点了点头,按下怀里探头探脑的布偶猫,顺着军舰垂下来的梯子上了舰仓。

“少校,您不是去搜寻那辆运送不明货物的车辆了吗?怎么……难道此次任务不顺利吗?”

紧跟着青年进了主驾驶仓的列兵递过一份纸张,表情肃穆。

“这是元帅刚下发的军令,请少校签字!”

齐江冉眨着眸子,眼尖地瞟到了青年握笔签上纸张的飘逸字迹。

余鸿兮。

“驾驶那辆车的两名星际海盗均已死亡,运送‘货物’的笼子被炮火炸开了,‘货物’疑似逃走,带去的搜寻器无法在有效范围内找到生命体。”

余鸿兮修长的手指缓缓解开军装的第一粒扣子,喉结滑动了一下。

“再派遣两艘小型军舰,扩大搜索范围吧。”

“是。”列兵立即敬了一个礼,刚欲退下,忽然瞥见了少校左手的衣袖下一撮白毛。

他疑心是自己看错了,又定睛仔细地看了一眼,那撮白毛动了动,露出一对尖尖的小角,咖啡色的,还会动。

余鸿兮侧眸看了他一眼:“怎么了,还有什么事要禀报吗?”

“少校,你怀里……”

一对小巧的猫耳朵彻底探了出来,还有一双湖蓝色的清澈大眼睛,眨巴两下,又扒拉出一双软乎乎的前爪,搭在余鸿兮一丝不苟的军装衣袖上,竟然莫名没有违和的感觉。

列兵惊讶地瞪着眼睛:“这这这,这是?”

“喵呜~”

齐江冉饿着肚子,早就瞄准了桌子上一盘精致的巧克力点心,他伸着爪子,从余鸿兮怀里跳到了桌案上,两步凑到了巧克力蛋糕旁边。

“少校,您带回来一只布偶猫——去,走开,猫怎么能上桌子呢!”

齐江冉没留神,后脑勺被列兵的手呼了一巴掌,一个踉跄,身子一倾,大半耷拉在了空气中,只剩下粉嫩的小爪子还扒住了桌子边缘。

“喵呜!”

地面离他至少有一米半,他还是只幼猫呢!

后颈皮刹那被人揪起,齐江冉吓得一身松软的毛都炸了起来,被拎着回到桌子上,才战战兢兢地转身看去。

余鸿兮的手还停留在他的脑袋上,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耳尖,像是一种无声的安慰。

“这只布偶猫,以后就养在我身边了。”

修长的手把那盘小点心分出了一大半,挪到了他的面前。

略带薄茧的指腹有一下没一下地挠着他的耳根,舒服得让齐江冉几乎忘了刚才的惊吓。

列兵被余鸿兮慢条斯理的语调惊得出了一声冷汗:“属下知错,还请少校宽宏!”

“吩咐下去吧,以后瞧见这只布偶猫,都不必讶异,按时送来适合幼猫吃的猫粮和水——退下吧。”

齐江冉目送着那个列兵出了舱室,才坐下来,低头舔了一口那块蛋糕。

嗯?怎么没什么味道?

他咂巴了一下嘴,又用小尖牙小小咬了一口。

就像是吃进了一块塑料,不仅没有任何预想中的香甜,还泛着淡淡的苦涩味道。

他忍不住干呕起来。

怎么回事,他怎么吃不出巧克力蛋糕的味道了?!

“怎么了,糕点不好吃吗?”

余鸿兮看着小布偶猫皱着脸,眼瞳蒙着一层水汽,看起来委屈得要哭了,凤眸眯了眯,端起剩下的一小半蛋糕,小小抿了一口。

齐江冉仰着脸,盯着浅淡的薄唇沾上的一小点蛋糕屑:“喵呜?”

怎么样,是不是很难吃,没有味道,还是苦的!

“你是不是肠胃不好?”

清冷的嗓音顿了一下,眼前的俊美青年伸出手,轻轻擦拭去了齐江冉嘴边黑乎乎的巧克力。

“还是说猫咪不可以吃巧克力?”

齐江冉愣了一下,微不可察地往后挪了挪脑袋,忽然嗅到一股冷淡的薄荷香气。

香得几乎让他想要猛吸一大口。

他犹豫一下,被饥肠辘辘的肚子逼迫着,大着胆子,顺着余鸿兮的手臂,沿着薄荷香,蹿上了青年的肩头。

薄荷味浓郁起来,是一种清冷中略带冷涩的奇妙味道,萦绕在他鼻尖,让他的爪子都兴奋地抖了起来。

他盯着余鸿兮被衣领覆盖着的后颈,一时没忍住,舔了一口。

唔……好香!好好吃!

再舔一口!

等等,是谁抓住了我命运的后颈皮?

被薄荷香迷得五迷三道的齐江冉被拎着到了余鸿兮跟前,对上一双幽冷的凤眸。

“Alpha的腺体不可以乱舔,知道吗,小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