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全能农场主

全能农场主

全能农场主

来源:微小宝 作者:张玄五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2-18 09:54:21

《全能农场主》最新章节由玖陆文学提供,《全能农场主》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乡村少年张波,回家乡自主创业,成为灵县第一农场主。然种地,他赔的血本无归,唯一的亲人也郁郁而终,走投无路时,偶获后土灵体。育万物,掌幽冥,人生之路也插上了翅膀,起飞喽!

在线阅读

村里的乡亲们行动还是蛮快的,再说张波要用的东西也不难找,有人很快便拿着张波要的东西过来。

张波手不由自主的在老张身上按压,嘴里继续道:“白酒,帮我拿过来白酒点燃。”

恰好老张家柜子上就放着半瓶老村长,村里老刘头迅速上前,拿起这白酒在碗里倒出来些,点燃后将瓶子里剩下的酒居然喝了一大口。

张波可没顾上看老刘头喝酒,他见白酒开始燃烧,迅速拿着缝衣针放在火上去烧。

张波心里也闹得慌,看到淡蓝色的火苗攒动,他心想自己怎么能做这么愚蠢的事情?手连同缝衣针一起在火上烤,还不得变成烤猪蹄子呀?

可他想将手缩回去,却又无法控制。

好在村里这帮乡亲没注意张波手是不是被火烧,他们全都目不转睛的看着老张。

缝衣针烧的通红,张波拿起两根针顺着老张脑袋上刺了进去。紧接着张波又拿起玻璃杯,在火上烤了烤,然后拿起另外一根缝衣针,在老张颈部左侧位置刺进去的瞬间取出,随即将玻璃杯吸在了老张颈部。

如此简单*作,张波起身不过五秒,老张忽然张开嘴,长喘了一口气,脸上带着几分茫然问:“咋回事?我这是怎么了?脖子上……”

老张说着,伸出手便朝着脖子上摸了去。

张波眼前的画面出现了很大的完成两个字,随即这画面消失了踪影。看着老张手即将触碰到水杯上,张波忙阻止道:“先别动。”

村里不少相亲看到这情况,先是傻眼,反应过来后这才纷纷围到了老张身边。

“老张,你感觉咋样?”

“是呀,好点没有?”

而张波,直到现在还处于懵逼状态,他心想自己也不是学医的啊,这怎么还会治病了?那画面又是怎么回事?自己的双手怎么就不受控制了?

看着老张面色逐渐红润,鼻孔鲜血停止流淌,意识状态清醒,动作并不僵硬,张波心中暗想,难不成这脑梗自己居然都给治好了?

就在众人询问老张的时候,没想到偏房传出来一声惊呼:“不好了,巧妹……巧妹那里流血不止啊!”

这一嗓子,又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到了巧妹所在的偏房。

同样,张波也顺着巧妹所在的房间看去。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暗,巧妹房间中白炽灯暗黄色的灯光从窗户投出来。

屋子里听动静乱糟糟一片,院子里还有周围的乡亲进门。

张波来到偏房门口,屋子里田大嘴哇哇乱叫着:“男人都死光了吗?出人命了,都还不快点帮忙?就没个人去将王婶请来吗?”

田大嘴可是村里出了名的话唠,说话大大咧咧,遇到什么事情都口无遮拦。可有一点,那就是心眼好,看不得别人受罪。

院子里七八个男人面面相觑,马志此时也从人群中窜出来,为了表现出自己是队长的特殊身份,他特意走到众人最前面,对王婶子老公毫不客气的说:“老蔫,人命关天的,你还不快点去将你家婆姨喊来?”

“队长,这……出了事情可咋办?”

“出了事情……出了事情再说!”马志有些犹豫,嘴里吞吞吐吐的说。

老蔫也怕招惹事情,不说别的,去年就是这个时节,三队刘安富家娃发烧,三个月的小孩,发烧39度8,马上四十度的高温。三根半夜,村医早就回家去了。

没办法,他婆姨好心去给娃看了病,经过治疗,还好退了烧。次日早晨走的时候刘安富硬塞给了王婶子二十块钱。结果不知道被那个缺了德的给告了,说王婶子没有行医资格证非法行医,还收取别人的钱财。

派出所**来了,罚了二百块钱,教育了大半天,差点没被抓去拘留。

自那以后,村里人但凡是有个头疼脑热的,王婶子也不敢给瞎瞧了。这次更别说女人生娃这种事情,没事情不说,万一要是出了事,那还得了?

老蔫站在原地,不说话,只是低头不语。

马志看老蔫这样,屋子里的人还在大声叫着:“咋办啊?这可咋办啊?血根本止不住啊!”

马志这时候一咬牙一跺脚,气急败坏的说:“出来两个男人跟我走,今天抬也要将王婶子给抬来!”

话刚说完,屋子里又是田大嘴一声惊呼:“不得了了,巧妹……巧妹她不喘气啦!”

老张在上房自然也听到了偏房的动静,还没走到偏房门口,被田大嘴这么一嗓子,吓得老张差点没再次昏厥过去。

“老天爷啊,这是造了什么孽啊!”老张两腿一软,跪在地上失声痛哭。

人群乱嚷嚷一片,院子里灯火通明,就像是老张家要办什么重大的事情。

张波站在人群中,虽然有人想到张波刚才给老张治病的场景,可这些人刚打起这个念头,他们便取消了。

在他们看来,张波是个男的,怎么可能会给女人接生呢?

甚至于刚才给老张瞧病,也指不定是瞎猫碰到死耗子,被张波给碰巧遇上了。

然而,就在众人七嘴八舌商讨办法时,张波居然三两步走到门口,对着屋子里三五个女人喊道:“都出来!田大姐,你去打一盆热水,马队长,你有村里卫生室的钥匙,开门给我将酒精拿来还有手术刀找到拿来,对了,银针,我看卫生室有扎干针用的银针,也全都带来。老蔫,你和马队长一起去,王婶子之前是接生婆,你应该知道会用到什么东西。能用的全都带来。其他人去上房陪着老张叔,别大声吵吵了。”

张波一改常态,嗓门很大。

兴许这帮人都被吓坏了,村子这么大,以前生娃死人的事情也是发生过的。

可自从镇上有了卫生院,生娃死人的事情不知多少年没出现过了。

现在听到张波的指挥,慌了手脚的马志也顾不及自己队长的身份,顺着老蔫瞄了眼,大喊一声走,迅速从院子迈步而出。

田大嘴也行动起来,找来了洗脸盆,又去厨房提暖水壶。

而张波,站在门口稍作犹豫,便硬着头皮朝屋子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