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余烬燎原

余烬燎原

余烬燎原

来源:晋江文学城 作者:伊水十三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18 14:18:33

伊水十三著作小说《余烬燎原》是以梁枝,秦瞿作为主角进行描写,小说讲述了梁枝一直都知道,秦瞿娶她,不过是为了反抗家族的安排。她即使如愿以偿成了人人羡艳的秦太太,也永远无法走进他的心。所以她小心地藏匿长达七年的暗恋,低眉顺眼扮演好“挡箭牌”的角色,没有半句怨言。她还知道,秦瞿心中有个白月光。白月光归来之日,便是她乖乖让出秦太太位置之时

在线阅读

时值深秋,公司窗外的银杏萧瑟,随着阵阵秋风,掉得七零八落。

空旷的走廊上突兀响起一阵脚步声。

十厘米高跟鞋的细跟踏在干净得几乎不染一丝尘埃的瓷砖上,响得清脆利落。

“嗯,好,没事,我来就可以,你放在那里吧。”

……

结束一通电话,梁枝理了理自己鬓边碎发,突然发现发型好像比之前乱了点。

大概是午睡的时候没注意,给睡乱了。

她于是转身进到旁边的卫生间,借着洗手台的镜子把头发重新盘了一遍。

给后脑碎发别上最后一个发夹时,她听见有两道声音自女卫生间传出。

“我今天在停车场碰见秦总了,真的好帅啊,跟他打招呼的时候我差点要窒息了……”

“还有这么好的事?你怎么不假装一个晕倒,说不定秦总他会伸手接住你?”

“你又在瞎说什么呢?人家早就结婚了,不过说真的,我好羡慕秦总他老婆,每天能近距离观察这样的盛世美颜,也太幸福了吧!”

“而且秦总把她保护得好好,也不知道上辈子是不是拯救了世界……诶梁秘书——”

两人的交谈声在此戛然而止。

私底下的谈论被抓包,两个年轻女孩儿一下顿在原地,满脸写满尴尬和手足无措。

……

梁枝停下手上的动作,打量了他们几秒。

随后,她极为浅淡地勾起一抹笑:“下不为例,回去工作吧。”

“啊……好!”

两个女孩儿如蒙大赦,匆忙离开。

梁枝隐隐还能听见她们的絮语——

“还好碰见的是梁秘书,不然我俩铁定完蛋。”

“是啊,公司里也就只有她对人那么温柔了……”

……

梁枝轻轻弯了弯唇,把目光对向镜子。

上辈子拯救了世界……吗?

镜中女人眉眼精致柔和,尤其是一双眼,仿佛蕴着水光,粼粼生波。

头发被高高盘起,露出的脖颈纤细白皙。

再往下,领口处一点浅淡的红印若隐若现。

好像触发了什么回忆,梁枝耳尖微红,将衬衣领口向上拉了点,遮得严严实实。

也许吧。

-

轻敲三下办公室门,得到许可后,梁枝推门而入。

秦瞿应声看了过来。

男人姿态矜贵,一双微挑的桃花眼,看谁都似含情,看谁都带着一股自然的风流蕴藉。

——如果忽略他眼底的淡漠与散漫的话。

他向后靠了靠,手放在桌面上,有一搭没一搭敲着桌面,节奏慵懒。

目光相触,梁枝心跳无端加快一拍,微微低头。

办公室里除了秦瞿,还有另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

这人梁枝认得,这段时间经常与秦瞿商谈合作事宜,姓王。

她稍一鞠躬,礼貌地唤人。

大腹便便的男人盯了她半晌,蓦地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秦瞿在梁枝面前从不避讳这种场合,见她进来,指了指手边的文件,便继续与对方交谈。

梁枝意会地上前去整理资料。

没有抬头,她也能感觉到对面那道视线时不时落在她身上。

她稍一拧眉,不太舒服地加快了动作。

这时,一句半是调侃的玩笑话入耳——

“还是秦总会玩,要是哪天有机会,我也要像您一样,找个漂亮秘书,整天低眉顺眼地围着我转。”

这话说得十分轻浮暧昧,轻蔑的意味昭然若揭。

梁枝整理文件的手微不可查顿了一下,假装没听见。

秦瞿沉吟片刻,淡声开口:“梁秘书的工作能力,公司上下有目共睹。”

轻飘飘一句,仿佛在为她解围。

“是吗?”男人呷了口茶,故作不经意道,“梁秘书本科学的建筑设计吧?怎么会想到在这儿来当秘书?”

梁枝微哽,想要开口。

张张嘴,却又听秦瞿唤她:“没别的事的话,先出去吧。”

……

她只好再次低头,应了一声后,抱着文件离开。

关门前,她故意停顿了一会儿,没把门关严。

自门缝处隐约传来高谈阔论——

“秦总,你还挺维护她啊,你不用解释,我见多了,都明白。”

“不过啊,听你王叔一句劝,商场水深,你要真想宠着这小情人,还是不要把她安排在这种地方比较好。”

……

轻轻合上门,梁枝抿了抿唇,思绪忽然沉了下去。

她和秦瞿,明明不是这样的关系。

感受到手机震动了两下,她从沉浸的思绪里抽离,点开通讯列表。

【今天很忙,下班不用等我。】

来自秦瞿。

梁枝习惯般回了个“好”字,随手往上翻了翻过往的消息。

近三个月的消息少得发指,无外乎工作上的一应一和,有的时候甚至比纯粹的上司和下属更陌生。

——让人根本看不出,他们是一对夫妻。

也是。

秦瞿娶她,不过是急需一个妻子来脱离家族的掌控,领证后没有婚礼,甚至不愿对外公开,足以看出他对她这个妻子有多不上心。

更何况,梁枝一直知道,他心里有个白月光。

自始至终,这段感情都只是她的单向奔赴。

他对她,又怎么可能花费多余的心思?

手机再次震动,又是一个消息提示。

敛去眸中的失神,梁枝退出与秦瞿的对话框。

对着那边的请求回了句“我马上到”,她深吸一口气,抬步离开。

-

夕阳从窗外洒落,染红桌上层层叠叠的各类文件夹。

梁枝终于从桌前抬起头,一边伸懒腰,一边向窗外看去,眼底划过一抹惊讶。

已经这个时间了吗?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憋着一股气的原因,她今天的工作效率格外高,但耐不住公司里临时出了点状况,使得本该处理的事务几乎翻了个倍。

最后竟然还是折腾到了现在。

起身,她拔下手机充电线,解锁屏幕后,先打了个车。

走出公司大门,约好的车已经在门口停好等她。

回去路上正值下班高峰,川流不息的车辆在高架桥上堵成一片。

喇叭声此起彼伏,透过半合的车窗钻入耳中。

梁枝时不时看向窗外,计算到家时间。

司机见状,忍不住多嘴:“小姑娘,这个时候回家,其实坐公交地铁都比打车要快得多,你下次记住咯!”

梁枝怔了下,点头“嗯”了声。

公司门口多走几步就是一个地铁站。

习惯了出门回家都有人接送的日子,居然忘记了还能坐地铁这件事。

不知不觉,已经一年了啊……

车停在别墅前,天色已然一片漆黑。

梁枝下车时,脚下高跟鞋支撑不稳,一下子跌在了地上,脚踝处倏然有刺痛传来。

好像扭着了。

回头给满脸关切的司机说了声自己没事,目送汽车远去后,她勉力忽略痛觉,索性支撑着站起,小心翼翼地坚持着走到门前。

在包里东翻西翻一阵,梁枝突然发觉,自己好像没有把钥匙带回来。

婚后她不习惯有人伺候,所以别墅里除了她和秦瞿,没有别人。

夜风阵阵,如凛冽的刀片一般劈头盖脸刮过。

梁枝被冷得浑身颤了颤,思绪疲惫间,今天的遭遇如潮水一般涌上脑海,几乎没有一件好事。

她蓦地感觉有点委屈。

裹紧外套,她自暴自弃地踢掉高跟鞋,坐在了地上。

反正没人会看到,在这儿休息一下也没什么大不了。

却不想,她坐在原地刷了一会儿手机后,再抬头,便猛地撞进了一道漫不经心的眼神中。

秦瞿下颌紧绷,站在她的身边,居高临下睨着她。

分不清是喜是怒。

……

梁枝身体僵硬片刻,旋即只觉脸上泛起热意。

她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一定无比狼狈。

“你回来啦,我……”羞窘地扶着手边的门,梁枝努力想要站起来,却因忽视脚上的扭伤,猝不及防又疼了一下。

失去平衡的瞬间,她下意识闭上眼。

——摔就摔吧,反正已经够狼狈了。

下一秒,腰肢被人轻松揽住,她还未反应过来,便已跌入了一个坚实的怀抱。

门一开一关,“咔哒”两声后,重新归于平静。